•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6章 签署合同

徐萱萱被这冰冷的声音吓得一个哆嗦,赶紧闭上了自己的嘴巴,生怕再说出什么能够惹恼他的话来。

面前的这个男人,就像是无边深渊中蛰伏着的野兽一般可怖。

若有人胆敢踏入他的领地,那便是死。

就在病房内的温度即将降低到冰点时,病房的门被推开了。西装男身后跟随着的两个身着白大褂的女人,看样子是医院的护士。

徐萱萱对这三人投去了千恩万谢的目光。要不是这三人及时进来了,恐怕自己早就在冷枫的威压下变成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白兔了吧……

抬手看了一眼腕表,冷枫面无表情地扭过头去对西装男抛下一句“看好这个家伙,签好了合同直接送到公司”转身走出了病房。

时间宝贵,要不是孩子很重要,让自己在这里处理一个白痴女人的事情,实在是不能忍受。

徐萱萱不敢抬头看冷枫,便一直装作低头看着合同的模样来用余光瞟着他。见他终于出门,徐萱萱这才松了一口气。

护士模样的人将徐萱萱的右手抬起来,皱起了眉头。“怎么这么不小心?”她一边麻利地撕下徐萱萱手背上的白色胶布,一边嗔怪道,“你看,都跑液了。”

徐萱萱看着自己肿胀起来的右手,对着护士歉然一笑,便继续看起了合同。

西装男推了推眼镜看了一眼徐萱萱,没有说话。

一条一条地看下去,字里行间毫无人情味得叫徐萱萱的血液都要凝固了,心底有一个歇斯底里的声音在哀求她:“拒绝!不要让自己堕入深渊!”

西装男看着徐萱萱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苍白的小脸可以见得她在做多大的心里斗争。

“你爷爷在住院是吧?”

徐萱萱捏住合同的手不由得一震。

“希望你能做出最好的选择。”西装男习惯性地推了推眼镜,关于徐萱萱的资料自己也就是顺带查了一下,只不过冷枫还没有详细追究。

徐萱萱点了点头,目光中满是柔弱迷茫。

右手已经被重新扎好了针,她便抬起左手握起了笔。总觉得签字的时候整个手臂都毫无力气,虽然是左手,但徐萱萱还是一笔一划地、认认真真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羁绊便这样成型。

“那么祝愿你们合作愉快。”西装男接过合同,顺带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掏出来一张名片,“顺带一提,我是冷枫的律师,姜南。”

“姜律师好,我是徐萱萱。”说完徐萱萱就忍不住脸红了,对方当然知道自己叫什么,毕竟这份合同貌似就是他按着冷枫的意思拟出来的,不管是对冷枫还是姜南来说第一印象自己也只是有个卖身求荣的风尘女子吧?

“嗯,那么我去处理公事了,请徐小姐好好休息,我会定期来查看您的情况。”姜南这么说,留意到病床上的人一丝局促很快就想到徐萱萱脸红什么。

如此天真,也许是为什么冷枫会选择她的原因吧。

“好的。”徐萱萱回答,收好名片顺带眼熟了一下姜南的样子,就不由得感慨一下不亏是跟着冷枫总裁做事的人,一看就知道是精明能干毫不吃亏的类型。

“嗯,最后顺带我要友情提醒,也是要再强调一下关于合约上面重要事项的第一条。”姜南的语气很是认真,甚至有一点儿警告的意思,“请徐小姐千万不要投入感情,所有的一切终止于您生下孩子的第三个月!”

“好,我知道了。”徐萱萱被姜南异常严肃的表情怔住了,继而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了解。

投入感情?

徐萱萱敢肯定自己绝对没有,至少现在没有,她对于自己要买卖骨肉这件事本来就很唾弃,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她一定会拒绝!徐萱萱现在对于上层社会的世界观很是不理解,生命也是可以用来买卖的吗?

关上病房的门,拐过一个拐角,姜南拨通了电话。还未说话,电话那头便传来凉薄的声音。

“她签字了吗?”

“嗯。”

“行,记得她的身体状况报告出来的时候给我一份。”

“好的,关于王老板那里的资料刚刚秦姐给我发来了一部分,现在去吗?”

想起那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子,电话这头的冷枫瞬间拉下脸,回了一个表示肯定的单音节,便挂断了电话。

这边等到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了徐萱萱这才四周打量起来,床头柜上放着一篮子鲜花,墨绿的花泥砖上插着百合,还有两朵玫瑰,各种互生的绿叶簇拥着点缀一把满天星,篮筐一圈儿还编上了雏菊。

自己住着的病房绝对说的上是豪华,有小沙发也有茶几,周围的细节也重默温馨,也不乏干净的素色叫病人觉得安心。

霎时间徐萱萱突然觉得很难过,因为她想起自己的爷爷。

“和爷爷的病相比我能算什么?”徐萱萱低喃,刚刚签署了灭绝人性的合同,再想想自己现在的样子,浑然像是被锁紧笼子的金丝雀。

不甘,委屈,难过,还有对命运的委曲求全。

可恨的是,徐萱萱却不得不悲哀地承认自己必须感到庆幸,至少爷爷有救了。

“叮铃铃——”徐萱萱纠结的情绪被手机铃打断了,循着声音从被子一角找出手机,来电显示是“秦姐”。

“喂,萱萱你感觉怎么样?”

秦姐那边整理好王老板的资料刚给冷枫的律师交过去,大大小小的情报罗列整理下来,这表面上道貌岸然的王老板背地里做得挑战牢狱的事可不少,虽然牵扯了一点儿“凯爵会所”的皮肉生意,但都被秦姐不着痕迹地抹掉了。

“我现在很好。”徐萱萱回答,心里却是五味陈杂。

“姜南说冷公子要你。”秦姐话说了一半儿,她知道徐萱萱当然知道自己指的是什么。

“嗯……”徐萱萱应了。

“这样你也可以不要下水了,就专心跟着冷公子好了。”秦姐揉了揉太阳穴,至少王老板这个蛀虫要完了,但是又想到别的什么,“和他打交道要谨慎。”

“我知道的,合同上面所有的事项我都不会违背的。”徐萱萱很认真的回答。

“行,你也是比较机灵的。”秦姐说完再交代两句就挂了。

良久,酒吧里的客人们看见这位风姿犹在的女人点上一根烟,吞云吐雾视线不知道看去哪儿。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花朵儿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