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章 万华酒肆

我们在一家酒肆门口停下。

一进门,店小二小五笑嘻嘻的迎上来地说道:“盛公子可好些时日没来本店了,这不,盛公子前脚将将踏入,咱家小店顿时蓬荜生辉。”

小五的个头虽纹丝未动,但拍马屁的功夫倒是精进不少。

既然人家这么热情,我也得以礼回之了。

我眯起狭长的丹凤眼,轻轻扯开嘴角,笑曰:“多日不见,小五不但长得越发乖巧,嘴巴也越来越甜了。”小五怔了怔,我继续说,“我吃什么,不知小五是否还记得。”

“记得,记得!”小五点头哈腰大答着。

“如此甚好,那就烦劳小哥按以前的上菜。”

“二位公子稍等片刻,马上就好。”说完小五速速离开。

我转头看向屋外。我一向喜欢二楼靠窗的位置,因为坐在此处,屋外形形色色的人们跟京城热闹的景象,一切尽收眼底。

珠蓉终于按捺不住好奇,拉着椅子坐到我跟前,伸过来脑袋问道:“少爷跟店小二怎会这般熟?”

我扭头看她地说道:“很想知道吗?”

珠蓉忙不迭地频频点头地说道:“嗯嗯。”

我优雅的用扇子推开面前这颗明晃晃的脑袋,抿嘴一笑,转头继续看向窗外,幽幽地说道:“天机,不可泄露!”

珠蓉可爱的小脸像是霜打了的茄子,蔫了,不过提醒我地说道:“江湖险恶,公子可要小心。”

我之所以对这里这么熟悉,是因为哥哥在的时候经常带我出来玩,而万华酒肆是我们的必来之地。可是哥哥从来不让我喝酒,他说,我年纪小,不能喝酒,而且酒对女孩子百害而无一利。他还说,醉酒的男孩子都很坏,让我离他们远远的。

我一边不情愿的捏着筷子往嘴里送菜,一边眼馋巴拉的看着哥哥举着袖珍的酒杯喝几盅。就算哥哥不让我喝酒,但是孩童的好奇心总想尝尝鲜。

记得有一次,趁哥哥不注意,我偷偷喝了一大口,结果还没有来得及咽下去品尝出味道,就被呛着了。我辣的眼泪直流。

看着我狼狈的模样,哥哥一边为我抚背顺气,一边小声嗔责地说道:“月儿,以后还听不听哥哥的话了?”他眉头微皱,看似在瞪我,可是眼底的宠溺隐隐可见。

我后怕的缩了缩脖子,赶紧点头认错地说道:“听话,月儿听话。”

哥哥被我逗乐了,给我夹了一筷头我最爱吃的红烧狮子头,柔声催促地说道:“月儿,赶快吃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回家的路上,我故意放慢了脚步,一脸怏怏然的跟在哥哥的后面一边走,一边踢着林中的树叶。

哥哥估计感觉到了我的异样,遂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我地说道:“是谁惹到我家月儿了,如此不生气?”

我气嘟嘟的盯着他,说道:“哥哥也喝酒,如果哥哥喝醉酒了,会不会对月儿坏?”

我曾亲眼目睹,来万华的男人很多都喝得醉醺醺的,东倒西歪,要么讲胡话,要么大哭大闹,好生吓人。

每每想起来,我都不禁打了个寒颤。

哥哥安静的看着我,嘴角有浅浅地笑意地说道:“哥哥每次只喝几小杯,不会醉的。再说了,哥哥这么爱你,怎么舍得对你坏呢?”

我仰起小脑袋,拉着哥哥的手,开心地笑了地说道:“哥哥对月儿最好了。”

哥哥蹲下身子亲了一下我的面颊。

哥哥亲完,刚要站起来,我却急忙扯住他的衣袖,一脸认真的看着他,说道:“哥哥,师傅说,要礼尚往来。”

哥哥怔了怔,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地说道:“好,你要亲哥哥,哥哥自然愿意。”

“我才不呢。”我撇了撇嘴,“我要哥哥背我回家。啊……我好困呀。”说着我靠着哥哥的怀里打了个哈欠。

哥哥扶正我的脑袋,转身蹲下。不待他邀请,一弯腰,我爬上他的脊背,勒住他的脖子。

“哥哥的背真舒服,比爹爹的背还要舒服呢。”

“既然月儿喜欢,哥哥背你一辈子,好不好?”哥哥背对着我说,我看不到他此时的表情,但我能听得出,哥哥的心情很好。

“好呀好呀!”我开心的在哥哥的背上甩手甩脚。

这一背,就是八年。而如今,哥哥已经离开我已有两年。

两年了,我真的好想哥哥啊。

可是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突然,一个尖细地声音打断了我的回忆地说道:“客官前脚将将踏入,咱家小店顿时蓬荜生辉。”

我想事儿的时候,就算是胡思乱想,也极不乐意被人打扰。我眉头紧锁,一脸愤怒的转头看向小五,却见他如活蹦乱跳的小猴子似的正屁颠屁颠地跟在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子后面咿咿呀呀乐不开支的说着话,可惜至始至终都是他一个人的独白。

我本想微微瞟一眼来者何人,这么大爷,一点儿都不理会小五的“盛情款待“。不想,不看不打紧,一看眼睛竟然拉不回来了地说道:来人着一身的淡蓝色蟒袍,发束青色丝带,脚蹬藏青靴;长长如黑色流苏般的睫毛遮挡住了不断流转的如潭水般幽深的黑色眸子,一闭眼,有说不出的风情。而此时,他正以他那颠倒众生的微笑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眼中有说不出道不明的意味儿。

突然一个想法一闪而过地说道:难道他之所以不理会小五的热情招待,是因为专心看我的缘故。

我被自己莫名其妙的想法吓了一身汗地说道:大哥,你现在可是男人!

不过,面前的男子的确长得玉树凌风,没见到他之前,我坚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人长得比哥哥更好看了。

但,另一个声音告诉我,两年未见,也许哥哥现在长得比他更胜一筹。

看到我变化不定的表情,男子的模样也跟着变了又变,不过最终眼梢挑了挑扯,开嘴角笑了地说道:“请问阁下介意在下与你同坐否?”

他这么一说,我突然不高兴了,脱口而出地说道:“不好!”

来人愣了愣,好看的笑魇瞬间僵在那张颠倒众生的脸上。他估计没想到我会拒绝他,更没有想到我想都没想回答的这么干脆。

怔了半响,他扯了扯嘴角,再问道:“为何不好?”

我本想实话实说,只是无意中瞥见身侧的珠蓉双手撑着下巴正目瞪口呆、口水巴拉、色迷迷的垂涎面前的美男,突然觉得自己多虑了。虽然根据我多年行走江湖得来的宝贵经验来看,大凡一上来就跟美女献搭讪者皆居心不良,动机不纯,但此时我女扮男装,他绝非此意。

我坐直身子,一本正经地瞥了他一眼,指着对面的空座说道:“你坐我对面就可以了,同坐,那就不必了。”

他面上瞬间有了光彩,拱手笑曰:曰:“多谢公子!”

我摇着折扇,满不在乎的回答:地说道:“客气!”

“客官,您想要点什么?”小五摸了一下额角渗出的几颗汗珠,半弓着腰,站在美男子的身侧。他虽然脸上挂着微笑,但面露忧色。

我这才发现他还没有走,这人可真有耐心啊。

“他是我的客,自然我吃什么他吃什么。你下去吧。”

美男子还没讲话,我就替他做了主,欲撵走小五。岂料他还站在原地,一脸茫然。

“客官,就按盛公子说的,跟他要一样的菜么?”

我来了气:地说道:“你听不懂我说的话么?他是我的客!我吃什么他吃什么!”

我说得这么明确,可是一向聪明伶俐的小五今日难得糊涂,似乎没明白我的意思,依旧杵在原地。但见豆大的汗滴从脸颊滑到下巴,再“吧嗒”掉在地上。

我“啪”地合上折扇。天气不热,他怎么老出汗?

小五支支吾吾眨巴眨巴眼睛,嗫喏地地再次问道:问道:“到底……要,还是不要啊?”

美男子一脸悠闲地看着我,我郁闷地看着小五,小五可怜兮兮的看着我,又问了一次:地说道:“还要吗?”

“哐当”一声,我一激动,锃亮的脑门磕到了坚硬不平整的桌面上,痛得我呲牙咧嘴,眼泪满眼盼。

“盛公子,你没事吧!”

美男子的关心让我感动。小五的痴呆让我愤怒。

我紧抿着嘴,艰难地挤出一丝笑容:地说道:“没事……”

“哎呀,少爷,你怎了撞桌子了?痛不痛啊?”被帅哥迷得元魂出窍的珠蓉终于被我大的动作换回了现实,粗鲁地一把扭过我的脑袋,捏着我的下巴上下左右瞅了又瞅。

我拍掉她的手,扭了扭下巴,没好气的瞪她一眼:地说道:“你还知道我是你家少爷啊?”

我拨开挡住我视线的脑袋,看向珠蓉身后忐忑不安的小五,十二分耐心地对他说:说道:“我们的菜做好了没?仁兄饿得肚子都敲锣打鼓了。”

小五愣了愣,半响才极不情愿的转身走了,不过他的身影看起来极其沉重,不知他今日这般失神落魄是为哪家姑娘。

珠蓉又恢复先前的花痴样,撑着下巴,眼馋的看着帅哥,好似他是烧鸡。而帅哥则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今天这几个人太奇怪了。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妮朵依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