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四章 偷梁换柱

白天经历了那么多事儿,晚上还要面对父母。娘是个叱咤风云的人物,喜欢动不动开家庭会议,所谓家庭会议,说白了就是批斗会,而批斗的对象十之八九就是我。

家里有三个孩子,有哥哥,姐姐。我跟姐姐虽是孪生姐妹,可我们没有半点像似之处。姐姐Xing子随了娘,霸道,泼辣,蛮横不讲理,一旦发起火,整个家像是经历了一场浩劫。而我跟谁都不像,既不是娘那般泼辣,也不是爹爹般和蔼,也不似哥哥的温柔。

姐姐不知为何,总是与我针锋相对,娘处罚我的时候,不但不帮我说话,反倒在一旁煽风点火,惟恐天下不乱。不过,哥哥跟爹总向着我的。

爹的确将我在醉仙楼的风流事说给了娘,因为一进门,娘就指着我破口大骂,说什么丢人现眼,不知廉耻。姐姐还是一贯的作风,一边悠闲地品着茶,一边时不时冒出一句附和娘的意思。

娘骂完,就让管家大叔把我拖到太庙面壁思过。

从小到大,我一犯错,这里是我的必来之地。小时候有哥哥陪我,哥哥走了以后,爹趁娘熟睡之际,跟我换班,让我回屋休息,天快亮时再换回来,可是今天爹好像真的生了气,现在已经三更天,除了屋里偶尔跑出来在我面前转上几圈嘲笑我的几只大耗子,再无其他。

二月,北方的夜,Chun寒料峭,太庙外面北方呼啸而过,一丝风从门口挤进来吹在身上冷得我直打哆嗦。

我冷得受不了,不得已在屋里蹦蹦跳跳。

桌子上有好多贡品,我舔了舔嘴巴,冲着它们摩拳擦掌,要不要……

咕咕咕,肚子叫了几声,晚上没吃饭,这会儿的确很饿。

吃吧吃吧,没人看见,再说了,我不吃,耗子们也会吃的,那岂不是很可惜?

我蹭蹭蹭溜过去,取下盘子,盘着腿坐在跪垫上眼馋的看着面前的东西。

我提起酒壶笑嘻嘻的递到嘴边,不过还没有张开嘴巴,哥哥的话在耳边响起,我只好依依不舍的放下酒壶。没关系,还有馒头水果可以吃。

我左手拿起红通通的大苹果在衣襟上随便擦了擦,咬了一大口,哇,真甜。左手拿起大馒头跟苹果就着吃。

人饿的时候,吃嘛,嘛香!

一半的贡品被我消灭掉。

我满意的拍拍鼓鼓地肚子,将食物残骸放回到盛贡品的盘子里,放回原位置上。

虽然吃饱了,但是还是冷。

我想如果睡着了,应该感觉不到冷,于是我把跪垫拉到供桌的下面,抱着身子蜷缩着睡在。

只是哪有那么容易。

过了很久,我有了困意,打了个哈欠,阖上了沉重地眼皮……

迷迷糊糊中头痛得了不了,浑身滚烫,冷得时候难受,热了更痛苦。我想坐起来,可是没有半点力气。

冥冥中,感觉有人进来,我睁不开眼,看不到他的脸,只觉得到一只冰冷的手盖上了我滚烫地额头。

我贪婪的拉着他的手,喃喃地说道:“真舒服!”

我隐约听见他对我说,让我再忍耐几天就我接出去。他的声音很熟悉,像哥哥的声音。我低声呢喃地说道:“哥哥,哥哥……”。

他的手僵了僵,但很快抽回手,转身出了屋……

我发高烧在床上昏睡了两天两夜才睁开眼。爹见我终于苏醒,深深地出了口气,放心的去上早朝。娘抹了把眼睛,去叫人给我熬粥。

爹娘走后,珠蓉掩着脸放声大哭,她告诉我,就在我罚跪的那天夜里,家里闯进了贼,他不但打晕了我,把我扔在桌下,还吃了桌上的贡品,走的时候不慎将他的披风遗落在我身上,不但与此,他还射飞镖行刺爹娘,不过吉人自有天相,二老并未伤着。

爹拔下牢牢扎在墙上的飞镖,取下纸条,上面写着“上官明月”四个大字,爹赶紧叫上几个人,急忙往太庙跑,就看到后来的景象。

珠蓉还说,这几日每天夜里,我的屋顶上都有脚踏瓦片的响声,吓得爹在屋外加派了好些人手,爹自己更是寸步不离的守着我。

我一听来了兴致,竟然有这么厉害的贼,既然是同道中人,何不会会他?

晚上,趁家人熟睡之际,我披上衣服爬上屋顶等待神秘人的出现。只是,神秘人没等到,反倒被家丁当成了贼,追着满院子跑,吓得我以后再也不敢上屋顶了。

娘说,只要不去醉仙楼,我哪里都可以去,今后再也不管我了。

我怕娘反悔,此话一出,下一刻我已经跑到了大街上。

我抬头瞪大眼睛瞅太阳,都不觉得刺眼。

我首先想到的便是刑云昊,上次他受了伤,还中了毒,已经过去十多天,不晓得他没有事儿。

他本不会中箭,为了救我,才……

没事,大不了日后找个机会为他挡一次。

我在万华酒肆等了一早上,进进出出好多人,愣是不见人家踪迹。无奈,我只好一脸怏怏然地离开了酒肆。时间尚早,好不容易出来一次,现在回去,心有不甘,想了会儿,还是上山找师傅为好,想来好些时日没见到师傅了,不晓得师傅牙掉了几颗,师母脸上多了几条皱纹。

走着走着,一阵喜庆的号角声从前方传来,抬眼看去,但见身着红色的一对人马正朝我这边晃悠悠走来。瞧这阵势,应该是富贵人家在娶亲。

没有见到刑云昊,本来我心情挺郁闷的,这会儿却特别激动,原因有二,其一,身体里好动的因子使然,二来嘛,也许是我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的缘故,这会儿特想瞧上一眼花轿里的新娘子。

只是就算我想一睹人家的庐山真面目,也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跑上去揭人家的花轿,不被这帮人打断腿,也九死一生了。

于是乎为了满足我小小的好奇,一路跟着他们。

我有做贼的天分,就算白天蹑手蹑脚躲躲藏藏跟在他们后面半个时辰都没被发现,只是走着走着,我有些泄气,何时才能逮着机会?

就在这时,轿子停下了。先是一个年纪约莫四十多岁的妇人被叫道轿子跟前说了些什么,随后一个丫鬟模样的姑娘走了上去将里面的神秘人物搀扶下轿,转头向山坡走去。

我摸着下巴侧隐隐地笑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呀!

我偷偷溜过去,却看到新娘子抱着丫鬟痛哭流涕。

“美眸盼兮,眉如墨,声如莺兮,唇如桃,齿如瓠犀,螓首娥眉,姑娘真美呀!”我看到一袭红妆、泪水盈盈,楚楚可怜的美人,没忍住夸赞了一句。

“你……你是谁?”

丫鬟猛地转过身,愤怒地瞪着我,将她家小姐护在身后,大有护雏的老母鸡的架势。虽是这样,但眼底的惧意却慢慢笼罩了整张脸,以至于单薄瘦小的身子不住的颤抖。新娘子躲在她的身后,颤悠悠地不敢瞅我。

我明白她们为什么怕我,于是咧嘴一笑,说道:“姑娘莫怕,其实在下也是女人。”

“……”

两位神情神似地从我脚底看到头顶,再从头顶看到脚底,嘴角抽了抽,好像并不信我的话。

我朝她们走去,但下一刻,小丫头伸开双臂挡在我面前,瞪大眼睛警惕地盯着我,磕磕绊绊的警告地说道:“你……你别过来,不……不然我就喊人了。”

我摊了摊手,抿唇一笑,说道:“看来二位姑娘真不相信我是女孩子,要不要我脱光衣服验身?”说着我欲撕扯衣服。

“不用!”新娘子叫住了我,但眼底的惧意尚存地说道:“你既然如此,你为何跟踪我?”

我挑挑眉梢,笑嘻嘻的反问道:“难道小姐希望被男子跟踪?”

“你……”新娘子一下子涨红了,没说一句话。

“放肆,你知道我家老爷是谁吗?”知道我是女人,对她们构不成威胁,小丫头嗓门大了起来。

“我对你们家老爷不感兴趣,我只想知道,大喜地日子,小姐本该坐在花轿里高高兴兴等着新郎抱你进门,可为何却在这里偷偷哭泣?”

见我一脸真诚,小姐含泪的眼又一次上了雾地说道:“其实我不想嫁给别人,因为……”只说到一半,小姐难过的已经泣不成声,后面的内容还是那丫头补充完整的。

小姐喜欢的是跟她青梅竹马的邻居哥哥,她本以为将来能跟自己相爱的人长相厮守,不想当朝的二皇子辛启翔看上了她,非要娶她。

得罪谁都行,万万不可得罪了王爷啊,无奈,她爹只好他们拆散,将她嫁给坏王爷。

岂有此理,太过分了!我气得恨不能拧断那该死的王爷的脖子。

看着小姐楚楚可怜的模样,我生了恻隐之心,问她道:“小姐,你真的爱他么?”

一想到他,她脸上的乌云一下子散了大半,低着头娇羞地看着地面,一抹酡红在脸上划开。

“那小姐确定他也像你这样喜欢你么?”我再问。

“嗯!”小姐微微点了下头,眼中尽是幸福的火光。

我一拍手地说道:“那就好办了!”

“你能帮我?”小姐像是抓住了救命草似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咱俩换一下衣服,你跟你的相好从此浪迹天涯,我呢,就替你去。”

“这……这不好吧?我不想害了你……”小姐突然变得为难起来。

“没事,我又不是真的要嫁给他,不过是替你们延长时间逃跑罢了。你别担心,我是不会被他们逮住的。“我冲她一顿挤眉弄眼,勾勾嘴角,阴恻恻的笑道,”再顺便调戏调戏亲爱的王爷。”一想到整治小王爷,我开心的笑出来声。

“……”小姐眼睛一眨不眨地愣愣地看着我,嘴巴动了几下,最终没说出话来。

“我替我家小姐谢谢你,小姐,我们赶紧吧,不然他们起了疑心就不好办了!”小姐还在迟疑,小丫头就拉着我们躲到草丛里换衣服……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妮朵依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