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九章 自掘坟墓

“盛公子,微微为您作一张画如何?”坐在我对面的微微浓妆淡抹,红妆素裹,此时正低着头一面研磨,一面小心翼翼的问我。

“这样甚好,我早些就听闻微微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画画方面,堪称一绝。今日能见,可谓三生有幸。”我也学着那些文人文绉绉的腔调,礼貌有加的跟她说着话,心里也挺美的。

都说自古英雄爱美女,虽然我不是英雄,但我同样爱美女。突然感慨,做女人真好,做美女更好。

“公子今日来,要从微微这里得到什么消息呢?”微微一边专心致志的画着画,一边轻声问道。

微微果然是个冰雪聪明的姑娘,知道我来一定有其他的事儿,并不是一睹她的神秘容颜。

“微微姑娘真是聪明,我今天的确想了解一些事情。”我实话实话。

微微稍稍抬了一下头地说道:“公子所指的可是郑王一事?”

看似她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嘴角噙着笑,但眼底分明藏着一种怪怪的东西,说不出道不明,却叫人不安。

“姑娘怎会晓得?”我装出一脸的惊讶,想探明她的真正用意。

“近日里,那些豪门子弟找我十之八九都为这事儿,所以我想着盛公子估计也是。”微微笑脸盈盈,她笑得时候,嘴角的两颗酒窝深陷,煞是好看。

这样?看来我是多虑了。微微姑娘之所以有适才那般神情,是不是说的次数多了,反感的缘由?

的确,那些公子哥,有有权有势的老爹罩着,衣食无忧,闲得没事,就跑到这里净扯些八卦的事儿,也不关心国家大事,现在战争纷乱,他们竟然有这种闲情逸致,若是我是皇帝,一定把他们统统抓去打仗。

就在我适才我上楼的时候,还听过那些吃饱了撑的的公子哥们讲着王爷洞房之事儿。看来那事我闹得挺大的,以后见了他一定绕道而行,免得找我算账。

微微说的跟我听到的所差无几,不过纠正了一些事实地说道:月小三不是抓走了苏蝶飞,而是狸猫换太子直接跟苏蝶飞掉了包,月小三也没有**王爷,而是封住了王爷的Xue道,支开了丫鬟逃走了而已。

我满眼星光一脸佩服的看着面前看似娇弱实则骨子很硬的百达通。我曾听过,醉仙楼的微微姑娘无所不知,知无不尽,所问必答,而且她个人很中肯,讲话从来不掺杂个人感情,搬弄是非。看来传言果然。唯一没说的便是那块玉佩。看来只有神偷月小三自己知道了。

“姑娘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跟我先前听到的不甚相同。”我继续虚心求教。

她先淡淡说了句“三人成虎“我还没来得及拍手称赞,人家又冷不伶仃的补充了一句“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下一刻,我被说得一个大张口,她是在说我么?

正在我愣神的当即,微微提起画纸,冲我一笑,说道:“您的画作好了。公子您瞧瞧,可否满意。”

我激动地接过来画,瞅了瞅,称赞地说道:“栩栩如生,微微姑娘果然妙笔回Chun!”还不忘竖起大拇指以表示自己的佩服之意。

只是,我觉得这画……

我忘了给姑娘赏钱了。

我从怀里取出适才偷来的锦带,搁在桌子上,推到微微姑娘面前,摆出一个请的姿势。爷今儿高兴,就全部赏给她了。

微微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话,转头收起笔墨纸砚。

看来她不好意思,自古清高的人,绝不会自己动手,那我亲自双手呈上了。

我松了松锦带的口,伸手摸了摸,奇怪,手感忒不好了,银子再零碎,摸上去都是光滑的,只是这次……

下一刻,我就傻眼了,因为不是银子,是石头!

我错愕地看着桌面上形形色色的石头,心头一痛地说道:我最近是怎么了,偷啥啥不顺。我对自己的偷技产生了强烈的怀疑,明天我就上山找师傅缠着他给我传授他的独门绝学。

下次我若再失手,干脆跟随师父师母隐姓埋名得了。

我面上一阵燥热,还没来得及收起来,就被微微看到了。她好像并不怎么吃惊,只是笑着说道:“盛公子真是警惕小心,我听说最近人们上街都把银两收起来,怀里不会装银子。”

我不解地说道:“为何?”

微微掩口一笑,说道:“公子糊涂了,还不是为了防月小三。”微微顿了顿又说,“公子到底是体面之人,漂亮的锦带里装的是石块,如果月小三偷去,定会被气死,有些人更过分,要么是牛粪,要么是鸟屎。”

我现在真的很生气,我这不是断自己的后路么?

早知道我就……师傅说,一旦一步走错,就步步错,那我怎么办呢?看来我明天必须见师父一趟了。

我又问道:“那微微姑娘可知道,他们上街的时候,都把银两放在哪里了?”

微微姑娘笑了,笑得特别开心,她示意我过去,我走过去,她凑到我耳边低声说道:“女的在上面,男的在下面。”

我一脸茫然的看着她,摇头地说道:“不懂!”

“额,就是,女的裹在胸前,男的包在胯下。”

囧啊……这叫我如何是好……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妮朵依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