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章 冤家路窄

我们正聊得不亦乐乎,“哐”的一声,门一脚被踹开,我吓得躲进了微微的怀里,脸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胸,软软的,有些舒服。

我没来得及给人家道歉,门口进来一个我欲哭无泪的男人。

不是冤家不聚头,他怎么会在这里?

王爷两手负在身后,趾高气昂的瞪着我,我装作不认识,摆出被他们打扰了我的兴致般也瞪着他,我们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瞪得我眼珠里都快蹦出来,人家没有放弃的意思。

我只好举手投降,转头对身侧的微微说道:“微微姑娘,今日先到这里,来日再聊……”

“王爷,就是他!”此时站在辛启翔身侧缩头缩脑的男子正是那会儿我看见的那个。原来他是通风报信去了。

只是他为什么会认出我呢?我真的真的很纳闷。

我摆出一脸的惊讶,指着自己问这两位欠扁的家伙地说道:“你们认得我?”

辛启翔扯了扯嘴角,可是并没有笑意,眼底满含讥笑讽刺,他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说道:“岂止是认识!”突然他的面色一下子变得阴森,目光异常狠厉,对身后的随从命令地说道:“把她带走!”

就这样我被他们从微微的房间架到了另外一间房,毫不怜香惜玉的把我扔在床上。我的脑袋撞到墙上,痛得我呲牙咧嘴。

适才出门的时候,我转头寻求微微的帮助,只是她还是跟先前一样,面带微笑,不过在看辛启翔的时候又是另一番风味,是钦佩?爱慕?我没太看明白。

我赶紧从床上爬起来,准备跳窗而走,只是我伸开双臂,飞出一半的身子,被人家抱住了腰,重新扔在床上,他担心我故技重施,锁上门,关上窗。

此时我可想哭了,人倒霉了干啥啥不顺,走哪儿哪出事。

见他回来,我赶紧从床上跳下,跟那日一样,围着桌子转圈圈。

跑了估计不到半柱香的时间,我就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我只好一手插着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手提着酒壶提防他,说道:“公子,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抓我,但我敢肯定你一定抓错人了。”

他咬了咬唇,眼中一抹冷冽的寒光射出地说道:“是吗?”

我点头如捣蒜地说道:“是是!”

突然,他眼睛收紧地说道:“我抓的就是你,月小三!”

我愣住了,神情呆滞的看着他,说道:“你怎么知道?”

此话一出,下一刻我恨不得咬舌自尽,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正在我愣神的当即,人家如饿狼般朝我扑过来,把我死死摁在墙上,还不待我反应,辛启翔一把扼住我的下巴,逼迫我直视他的眼睛,只是没有那日那么用力。

正在这时我看到桌上有两幅画,一张是微微刚刚为在下画的,一张便是那张皇榜。我眯起眼睛细看,但见两张上面的人物面孔完全一样,看那线条,笔调,出于同一个人。

我好想明白了什么,愣了一愣,眼睛死死地看着他,说道:“你跟微微……”

辛启翔冷冷一笑,说道:“算你聪明。”

既然辛启翔知道了我就是那个让他颜面尽失的神偷月小三,现在我又在他手上,他定不会放过我,不,既然我不幸落在他手中,我必死无葬生之地。

果然,他另一只手捏住我的两腮帮子,我的脸被人家捏的生疼,再用力一点,估计我的骨头要碎了。

他突然讥讽一笑,说道:“没看出来,你倒是挺有骨气!”说完,松开了手,我左右活动了下嘴巴,幸好还在。

我瞪了他一眼,心里暗骂地说道:不是我有骨气,他捏着我的下巴,叫我怎么说话?

“你敢瞪我?”他眯着眼睛,眼底寒光四射。

我吓得赶紧低头。如若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有意见,对方的每一个动作他都觉得厌恶。

一低头就看到他捏着我脖子的那只大手的手背上的青筋一根根翘起来了,足见他有多恨我。

我吓得头低着更低了。

突然人家另一只原本闲着的手开始我在腰际摸索,我被摸得一阵哆嗦,浑身极不自然,瞪着他,说道:“你、你别摸我。”

可是人家根本不理会我,专心地摸啊摸啊摸啊……突然他手下一顿,好像摸到了东西,继而从我腰侧扯掉刑云昊给我的玉佩。

当发觉不是自己的那块,他慢慢抬起头看我,只是他此时的表情实在太可怕了,我都找不到能形容他此时的词语来。

难道刑云昊没有还给他?我明明交代了他的……

“你哪来的这个?”原来他问的不是这个。那我就放心了。

“是刑云昊给我的。”我一脸轻松的看着他。

“刑云昊?”他眉头一皱,那表情好像压根就不认识这个人。

“你不认识他?”

“他是谁?”他的目光变得冷冽起来。我郁闷,你不认识,关我什么事儿。谁让你交友圈太广,忘记人家的。

“就是刑云昊啊。”我没好气的瞪他一眼,知道他要的不是他的那块玉佩,胆子倒是大了起来。

他把头偏向一边自言自语地说道:“启昊,云昊。”

“我的呢?”他突然又提起了他的,只是这会儿他没有先前那样生气,倒像是松了口气似的。

“是不是刑云昊拿走了?”

“是啊,难道他没有给你?”

“呵呵,你的演技真好!”突然他笑了,同情中带着厌恶,“你真可悲。”

他这话什么意思?我不明白,直到很久之后我才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砰!”门被一脚踹开,我吓得闭上了眼睛,整个身子紧紧贴在墙上,今日到底是怎么了,门频频被踢开,只是可怜了我脆弱的小心脏。

“放开她!”一声怒吼从门口传来。声音好熟悉,好像在哪儿听过……

还不待我睁眼去看,只觉天旋地转,就像撕扯布料似的被人撕来扯去,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在刑云昊的怀中,而此时他眉头紧锁,目光冷冽的跟他一样神情的辛启翔大眼瞪小眼,好似有血海深仇。

我惊喜的大叫地说道:“云昊!”

可是我又觉得很奇怪,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救我,为什么跟自己的朋友翻脸。

他低头目光揉了揉许多,语气更是温柔的我让我觉得自己在做梦地说道:“月儿,我来迟了,让你受惊了!”

为了解救处于水生火热中的我,宁愿牺牲自己的友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英雄救美女么?

我一脸娇羞地看着他俊朗的侧脸,突然很感动。

辛启翔冷笑一声地说道:“好一个郎情妾意,情深意切啊。“转头对被刑云昊打趴下的慢慢爬起来鼻青脸肿的几个侍从说道,“走!”

出门时,辛启翔停下了脚步,背对着我们说道:“辛启昊,我定不会输给你!”

他跟刑云昊讲话,为何提辛启昊的名字?那不是三皇子齐王的名字么?

良久,刑云昊放开我,走过去捡起地上适才辛启翔扔下的玉佩擦干净递到我手中,眼里含笑说道:“别再弄丢了。”

我一边往怀里揣,一边问他,说道:“难道你没有还给王爷吗?还有,他为什么要说辛启昊?”

刑云昊闪亮的眼睛,瞬间黯淡了几分,他深深吸了口气,看着我的眼睛有些复杂地说道:“月儿,我就是辛启昊。”

“哦……啊?”我大惊失色。

“月儿,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刑云昊,不,现在应该是辛启昊了,他看我的时候,看起来好像很痛苦。

我豪爽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大大咧咧的笑着说道:“我明白,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月儿……”我的一番慷慨之词还没有说完,由于太激动,竟然晕倒了,幸好在倒下之前,辛启昊疾呼一声,用他有力的大手一把捞住了我,不然四脚朝天,一定非常难看。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妮朵依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