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三章 鹿死谁手

夜晚,天高风清,月明星稀,心情一下子舒畅了许多。

正当我站在林中透过层层树枝望着头顶那一轮满月的时候,突然看到前面不远处的站着一个人。

我挺好奇,大晚上的不睡觉,跑出来做什么?

我眯起眼睛,但见那人身穿银白色铠甲,腰佩长剑,挺胸昂首往前前方,沐浴中银白色的月光中,威风凛凛,煞是挺拔,伟岸。

我正要走近细看,岂料他突然转身,我立马躲在一棵大树后面。对方应该没有察觉到我,慢慢的朝他的营帐中走去。

噢,原来他就是我们的老大。

只是他走的时候,有时快有时慢,好像有心事似的。

营帐的缝隙中有隐隐的光亮,我本想躲在门口一睹将军的容颜,但又担心别人发现,把我当小偷生擒,多不好。

于是乎我拿出月小三的身手,施展我的轻功,脚尖轻轻一蹬地,跃上了帐篷的顶儿。我从帐篷顶上的一个小洞往下看去,看到将军手握毛笔,正在案头写着什么。

他在写什么?我好奇的瞪大眼睛往下看。突然他猛地抬起头一脸凶神恶煞的瞪着我。

我吓得赶紧转身逃走。怎么会是他?

只是我的速度还是慢了些,左腿猛地一疼,我中了暗器。我顾不得那么多,要是被人家知道我在他的军营中,还不废掉我!

我忍着剧痛往营帐中逃去,进门的时候,瞥见辛启翔也出了门,手里提着明晃晃的长剑朝我这边飞快地奔来,剑刃在月光下发出刺眼的寒光,看得我一阵哆嗦。由于隔得太远,又背着月光,我没能看清他此时面上的表情,但从他飞也似的身形来看,他今天是不会放过我的。

我没来得及脱掉鞋子,也顾不得腿上的伤,就急忙上了床。刚盖好被子,辛启翔就闯了进来。

走了一天的路,此时屋内鼾声入注,除了我,没有人发现有人闯入。

他犀利的眼睛在屋内扫射一圈,好像没有发现什么,只是正要转身离去,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一动不动站在原地,低头紧紧盯着地面。

我心中一紧,难道地上有血迹?

他捏着剑柄,转身朝我这边慢慢走来,他应该发现了我,不然怎么一脸的自信,连头都不偏一下?

我赶紧闭上眼睛,学着其他人假装打呼噜。

他的脚步越来越近,我的心脏跳得越来越猛,以至于床铺跟着我的心脏剧烈跳动。

他停在我的床头,我能感觉头顶一道凌冽的寒光死死盯着我,权当不知,双眼紧闭,打着呼噜。

死猪不怕开水烫,看就看吧,大不了被他抓走,最坏就是杀了。我心里是这么想的,可是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上,后背都被汗水侵湿了。我紧紧捏着衣角,大气不敢出一下。

突然他伸过来,抓住了落在腰间的被子,我吓得慌了神,心疼猛跳了一下,感觉下一刻就会在剧烈的心跳下猝死。

他僵硬的手帮我掖了掖被角,转身走了。

待屋内恢复鸦雀无声,我慢慢睁开眼睛,他已经走了。我松开已经麻木的手,掀开被子,坐了起来。腿下猛地一阵揪心的痛,我才记起来自己被他射伤,只是适才生死攸关的时刻,我竟然忘记了痛。

我脱掉鞋子,脱下坚硬的军装,撩起裤腿,但见一枚小小的飞镖扎进了我的肉里,我的指甲太短,掐不住。

从怀中取出了师傅送我的一柄很袖珍的短剑。拔下剑鞘,我咬了咬牙,忍着剧痛将飞镖从肉中剜出来。在伤口中洒了一些治愈伤口的药粉,用丝巾包扎好伤口,此时我已经痛得体力不支,倒头沉沉睡去……

吃完早饭,我们便上了路,我以为辛启翔今日定要揪出我来,只是没有,他像是没事似的,骑着高大英俊的战马走在最前面,看起来特威武,只是我的腿真的好疼啊!

第一日,我还能坚持;

第二日,我的脚上开始化脓;

第三日,一到边疆,还没有按扎驻营,我眼前一黑,就晕倒了。

醒来的时候,却看到辛启翔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黑脸一张脸,冷冷地瞧着我。

我吓得当即坐起来,这是什么情形,按理说,他应该惩治我才对。

见我一脸惶恐的看着他,辛启翔冷哼一声,面上满是轻蔑地说道:“你还真是情深意重啊!”

情深意重?我不明白他的意思。

他不理会我一脸的茫然,继续嘲笑着地说道:“如果辛启昊看到你为了他连死都不顾,他一定会很感动。”

无缘无故,好端端地他提辛启昊做什么?

突然他伸手捏住我的下巴,黑着脸质问道:“说,你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我望着他,他怎么知道的?真聪明了。我连自己都不知道何时笑了。

“你竟然还笑!”他加大了手上的力道,捏的我下巴的骨头咯咯直响。我赶紧收敛笑容,本能地抓住他的手臂,紧张的连眼睛都不敢都眨一下。

他凑到我面前,问道:“是不是辛启昊让你来监视我的一举一动?”

他有一张俊朗无匹的容颜,眼睛黑白分明,但此时看起来叫人有些毛骨悚然。

原来他以为我是辛启昊派来监视他的。

知道他冤枉辛启昊了,我赶紧说明地说道:“不是,我是来……”

“别说了!”他一挥手,打断我,“我知道了!”

他知道了?我冲他嘿嘿一笑,激动的一把抓住拉住他的手地说道:“王爷,既然你知道了,那你会不会帮我啊?”

辛启翔甩开我的手,面上黑了三分,瞪我一眼地说道:“休想!”

这人……

我嘟着嘴,一脸的不开心。辛启翔没有理会我的小情绪,没好气的瞪我一眼地说道:“明日我们就跟鲜卑开展,你回去养好了伤明日上战场。本王绝不允许手下有废物。”

“打仗?”我脑子一抽,一高兴站起来抱住他的胳膊大笑一声,“放心吧王爷,明天我一定一定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

一想到能为哥哥报仇,我就激动地手舞足蹈,若是打了胜仗,我也许就能找到哥哥了。我越想越开心,越笑越大声。

辛启翔怔怔地看着我,问道:“你就是这么博得辛启昊的喜爱的?”

他怎么总是提起辛启昊?我高兴跟他有什么关系?莫名其妙!

我胳膊搁在辛启翔的肩膀上,向他承诺地说道:“放心吧王爷,明天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

辛启翔黑着脸死死瞅着我地说道:“你究竟是何居心?”

这人这么年轻,什么记Xing啊?

我好心提醒地说道:“王爷不是知道吗?怎么还问我?好了,王爷您好生歇着,咱们战场上见!”

辛启翔的眼底幽幽生光,嘴角不断抽搐。我没有理会王爷长得这么好看,为何总是板着脸,提着腿一瘸一拐的出了帐篷。

吃完饭我正要回屋休息,突然看到一个东倒西歪的人影朝军营这边走来,我还没有看清那人长什么样,上来几个士兵大叫一声“来着何人,竟敢夜闯大辛军营”然后将那人反手绑住,押往辛启翔的营帐。

我顶好奇,遂跑上前去,只见他衣衫褴褛,头发凌乱,面上污浊不堪,除了滚动的眼睛,他的模样根本看不清。

我走到一士兵的旁边满心激动地问道:“喂,他是干什么的?”

两位士兵像是办了什么很大功劳似的,趾高气昂的根本没鸟我,继续挺胸抬头向前走!我不泄气,亦步亦趋的跟在他们身后,伸出细长的食指戳了一下被俘获的那人,问道:“喂,你是干什么的?”

人家耷拉着脑袋拖着松垮的身子像是累极了似的,吭都不吭一声!

我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三个进入辛启翔的营帐中。

我摸着下巴思肘着地说道:你们不告诉我,我不会自己前去探明啊?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妮朵依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