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12 震惊

12震惊

正午火辣辣的太阳下,林叔带着一身黑衣的林炎,缓缓出现在演武场入口处。

林炎目光呆滞,脸上带着永久的痴痴的笑,行动有些笨拙,一步一步,进入演武场。

周围那些林家子弟自行为他让开一条狭窄的通道。

他们都像看戏一般看着着这老族长的独生子,这个族长继承人,这个傻子。他们脸上的表情不外乎戏笑,嗤笑。

他们已经不再说嘲笑的话了,因为他们早已经说够了,如今连对这个傻子嘲笑一番也已经不屑了。

他们的希望是这个傻子赶紧在三才阵中被打败然后让林子长继承族长之位。

林落见林炎过来,嘻笑着对林炎说:“炎弟,今天便是你破阵的日子了,你可要努力啊。”

林炎痴痴地笑,目光呆滞:“呵呵,呵呵……”

林子长和三位长老坐在凉棚之中,不动声色地看着林炎,就像是四尊石雕。

演武场中央早已搭起了一个三尺高的擂台。

林落将林炎扶上了擂台,似乎十分关心地对林炎道:“炎弟,虽说破阵很关键,但如果实在破不了,就不要硬撑,以免受伤。”然后便跳下了擂台。

林炎呵呵地对着林落傻笑,又转过头对着凉棚之中的林子长和三位长老傻笑。

在擂台之上,分三个方位,已经站定三个林家子弟。

这三人分为水,火,风三才。

水借风势,浊浪滔天。风助火势,烈火炎炎。水火融风,三才霸天。

这三才联手,攻防兼备,威力比普通的六人联手还要大。这便是林家赫赫有名的三才阵。

三才阵分为大三才和小三才。

小三才很简单,就是三个人,而大三则是九人,在每一个方位上都有一个小三才,威力更是强悍数十倍。

此时,稳坐于凉棚之中的林子长面无表情地站起来,对林炎说道:“林炎,今日你正好满十五岁。按照族规,你必须破掉小三才阵才能继续享有继承族长之位的资格。如果破不了,就只好被剥夺这项资格,我们林家不会容许无能之人继承族长之位。”

林子长威严无比,哪怕是咳嗽一声,也没有一个弟子敢说一个字敢动一下手。此时说出这番话来,台下更是静得落叶可闻。

“鉴于你没有灵力,今日我所安排的三才阵,是最低等级的一级灵者三才阵,阵中的都只是一级灵者。时辰已到,现在便开始破阵。”林子长说完,便不动声色坐了下来,威严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代族长对这废物太仁慈了,照我说,摆个二级灵者三才阵,直接将这小子打他个半死不活扔出家门都算是轻的了。”

“代族长是老族长生前最得力的助手,对老族长忠心耿耿,自然会对这废物网开一面了。”

“即使是这样,这废物要想破掉三才阵,也根本不可能,我们就等着代族长继承族长之位吧。”

……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林炎脚步拖沓,走入三才阵中。

那三人分三个方向将林炎围定。他们面上都带着轻松写意的表情,对付林炎这种连灵者都不是的废物,派出三才阵来简直是暴殄天物,随便他们任何一个人都能轻松将其解决了。可是既然代族长安排了,他们也没办法,只能应付差事,快速将林炎解决了。

当那三人开始运转灵力时,林炎立即觉得自己四面似乎充满了水火风之声,时而炎热,时而寒冷,时而窒息。

这便是我们林家的三才阵么?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出什么来,只有进入阵中,才知道这阵的厉害之处,决不是二级以下的灵者能破得掉的——林炎暗自想着。

水火风三才阵,风是关键。要想破掉三才阵,首先要打掉风。

此时,那风正带着戏谑的笑看着林炎,说道:“林少爷,我劝你还是回去,免得受皮肉之苦,三才阵,一般的灵者都破不了,更不要说你一个连灵者都不是的废物傻子了。”

话音未落,他突然看到林炎眼里的目光竟然从呆滞转为清冷——清明,冷凛。

这一瞬间,他想到一种可能,心中一惊,忙要全力催动三才阵。

可是——

在这一瞬间,林炎右手成拳,中指关节突出,将所有力量集中于指关节,吐气开声,一拳轰出,以迅雷不及之势击中风的胸口。

龙虎十三式第一式——猛虎出山!

怦——

一声闷响,风直接飞出了擂台,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摔落地面。

火与水见此,知道不好,当即全力催动灵力,向林炎攻来。

林炎猛然后退,一步跃出一丈,在落地的一瞬间双脚猛然一蹬,借助反弹之力突然蹿了回去,双拳正中火与水胸口。

龙虎十三式第二式——猛虎跳涧!

怦怦——

又是两声闷响,火与水再次飞了出去,再次砸落在地面上,尘土飞扬。

……

震惊!

全场皆惊!

寂静!

落叶可闻。

太阳将他灼热的光芒抛在演武场上,发不出半点声音。

那三人砸落地面溅起的尘土在空中飘荡。

就连惹人心烦的蝉声在此时也戛然而止。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一个个像一座座雕像一般矗立在寂静的演武场上。

林子长的目光里写满震惊,右手因为太过震惊,下意识捏紧了坐椅的扶手,扶手竟然被捏得粉碎。

三位长老终年没有表情的脸上,也演绎起了目瞪口呆这四个字。一个长老本来正在漫不经心地喝茶,这一惊之下,茶水泼洒出来,溅了一身,他却浑然不觉。

林落吃惊地盯着擂台之上,满脸难以置信,牵着歆儿的手下意识紧握,痛得歆儿忙甩脱开来。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走动,甚至——没有人呼吸。

所有目光都集中在台上那个一身黑衣的少年身上。

没有人会相信,两招破掉三才阵的,会是这个一直以来是他们嗤笑嘲讽的傻子。

就在刚才,他们还在议论着这傻子会在今天被扫地出门,永远滚出林家。

可是,事实摆在眼前,不由他们不信。

即使许多人将眼睛揉了再揉,几乎揉出红眼病来,结果仍是如此。

擂台上,那个黑衣少年目光清冷,身躯挺拔如枪……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我是码字狂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