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九章 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许佳佳虽然人在大理寺,但是皇上夜宿皇后那里的事情不胫而走,风声还是传到了她的耳中,她一直都知道;宫珀琰对于皇后的态度,只是恨不得永远不用见她才好,可是这么突然的转变了态度,不用想她也知道是为了自己的事情。

许佳佳暗自恼怒,自己一时同情陈贵妃,没有好好的思量,考虑不周全,现在自己被关在了大理寺,让宫珀琰为难了,自己真是太不应该了,暗暗发誓,一定要想办法扳倒皇后。

清晨的清风徐徐吹着,一辆贵族的马车早早的从大理寺驶出,哒哒的马蹄声异常的欢快。“娘娘,奴婢可是担心死了,您在里面没有受到委屈吧?奴婢急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皇后娘娘心狠手辣,奴婢真是担心她在暗地里下阴招,连带着算计了您肚子里的龙嗣。”只听到马车中传来了李媚儿略显着急的声音。

初Chun的清晨天气还是微冷,许佳佳披着薄绒披风半倚在马车上的小卧榻上,她喝了口茶,微微的笑了,面对着自己这个急脾气的近侍,她很多时候都会觉得温馨。好脾气的安慰道,“好啦好啦,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皇后没有拿到证据不敢把我怎么样的,况且还有皇上在呢,她不敢胡来。”

“回到宫里咱们就赶紧的让御医来给娘娘您好好地瞧上一瞧,娘娘就会安慰奴婢,那可是牢房,娘娘这么娇弱的人怎么能不受委屈呢,得好好瞧瞧您的胎像是不是稳,身体是否安康奴婢才能放心。”李媚儿还是不不放心的说道。

“好啦,我的小祖宗,你从见到我到现在就一直在念叨,我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全都听你的好不好。”许佳佳一脸受不了的表情。

一大早天刚蒙蒙亮,许佳佳还没有睡醒,就被牢头叫醒,说是宫里来了圣旨,没有参与陈贵妃逃走的证据,暂放归宫配合皇后娘娘调查陈贵妃失踪一事。大理寺门外早有宫珀琰一早就着人准备好的马车,等许佳佳从大理寺走出来的时候,她的近身侍婢李媚儿已经在马车旁焦虑的等着了,看到她健步如飞的迎了上去。

许佳佳心里很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才能从大理寺放出来的,暗暗下决心这次自己不小心被皇后算计,日后一定要加倍小心,其实她的心里非常介意宫珀琰去皇后那里过夜,虽然知道宫珀琰的心里没有皇后,但是作为一个独立有新思想的现代人,她心里还是接受不了,觉得无比的难受。

回到了宫中,自然又是惹的宫中一通忙乱,好歹是终于回到了宫中,此事暂时揭过了。皇上人没过来就差人送来了好多东西,说是要给娘娘好好补补,晚上皇上自是过来看望平安归宫的许佳佳。

陈贵妃走了,许佳佳在宫中平日里没有聊天闲玩的姐妹很是无聊,这日午睡过后闲来无事,许佳佳在李媚儿的陪伴下到处闲逛。

远处的桃花开的娇艳欲滴,许佳佳玩心大起,想要走过去看看,李媚儿想着大白天的两人走过去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事,随后两人追寻桃花林而去。

不知不觉间到了常云殿的门外,原来是常云殿内的桃花,这里住着赵妃。这位妃子平日里为人低调,和善温和,因为出身卑贱,在宫中虽然身居妃位,但是也不受宠,但是好在她也没有心思投入到后宫争风吃醋的那个大染缸中,许佳佳内心很是欣赏这样的赵妃。

既然已经到了门外了,就顺便去拜访赵妃。可能是因为赵妃为人比较低调,大白天的宫门虚掩着,李媚儿在许佳佳的示意下推开了常云殿的大门。映入眼帘的是大片大片的桃花,午后的阳光正好,微风吹拂下,娇艳的花瓣纷纷扬扬,煞是好看。再看宫门口落英缤纷,许佳佳跟李媚儿对视了一眼,两人都觉得不对劲,太清净了,而且一般的宫里就算是现在的季节,怎么会让地上那么多的花瓣,而没有宫人打扫呢。

许佳佳觉得异常奇怪,决心去一看究竟。偌大的宫中竟然没有几个人当差,她们来了这么半天也没见着宫人,许佳佳径直走向了常云殿的正殿。

隐隐约约听到了呵斥的声音,“哟,赵妃娘娘,您想喝水自己倒是起来烧水啊,太后娘娘老人家赏了一个虚名,您还真是当真了呢。”原来是一个刻薄的宫女的声音。

“就是,真当自己是大家小姐出身呢,有些人就是没有自知之明。”另外一个清脆的宫女声音传来。还有她们刺耳的笑声。

许佳佳听不下去了,她隐隐约约的知道了她们在欺负赵妃。正要推门而入的时候一个面黄肌瘦的小宫女从宫门外冲了进来,看到了正殿前的许佳佳,倒是很机灵,虽然跑的满脑门的汗,气喘吁吁的,倒是赶紧的立刻跪下请安,“奴婢见过皇贵妃娘娘。”

许佳佳正想找个宫人问问这宫里怎么到处都透着奇怪呢,“这宫里怎么回事?门前可罗雀就算了,怎地连宫人都如此之少,我进来半天也没看到半个人影,当差的呢?”一口气问了这个小宫女这么多问题。

小宫女因为紧张说话有些结结巴巴,但是意思表达的倒是清楚,原来赵妃因为不受宠的缘故,在宫里得到的分例向来都是最少的,浣衣局都低看一分,好在娘娘是穷苦出身,不跟这些狗仗人势的奴才们计较。

可是现在赵妃娘娘生病了,她们根本请不来太医过来瞧病,眼看着赵妃的病越来越重,她的贴身宫女就是再着急也苦于不能传递消息出去。她们去不了太医院。

许佳佳听到小宫女哭哭啼啼的叙述,知道了赵妃抱病在身,宫中无人问津,连太医都没有办法请,只能拖着,病的一日重于一日。

“刚才奴婢就是去求了人想要给我家娘娘请个太医来瞧瞧,但是无功而返。”小宫女说道,许佳佳听的悲从中来,心里不自觉地就想帮她,自己孤身一人来到了这个不知名的朝代,她太清楚孤苦无依的感觉了。

“李媚儿,立刻命人去太医院请太医来给赵妃娘娘瞧病,哪里能这样拖着呢。”许佳佳痛心的说道,边使了个眼色,打算进门去看看赵妃。

“谢谢娘娘,奴婢谢谢娘娘了,我家娘娘终于有救了。”小宫女听到了许佳佳吩咐李媚儿之后感激涕零。

小宫女边陪着许佳佳边说道,“宫人们看到赵妃娘娘无心争宠,皇上也从来都不过来,所以很多都想法子去了别的宫里当差,娘娘也是没有办法,随便他们胡来。如今宫中去了大部分的人,只留下了奴婢和一个小太监。”

进了门,许佳佳果真看到了赵妃卧在榻上,面容憔悴,两个宫女坐在桌前边绣花边苛责赵妃。她很是愤怒的训斥,“大胆宫人,赵妃娘娘面前岂能如此放肆!”

两个宫人没想到许佳佳会到来,吓得魂飞魄散,立刻跪了下来,浑身颤抖,“奴婢参见皇贵妃娘娘。求娘娘恕罪,奴婢再也不敢了。”

“不敢了?我当你们多大的胆子呢,赵妃娘娘的位份都指使不动你们了呢,谁给你们那么大胆子。”许佳佳继续训斥道,心中无比的激愤,真是人善被人欺。

赵妃看到了许佳佳的也很是惊讶,她平日里疏于人情往来,跟这位盛宠的皇贵妃没有什么来往,不知道今日来所谓何事。她挣扎着想要起床来,一边嘴里说着,“我真是不应该,不知道皇贵妃今日大驾。真是失礼的很。”

许佳佳急忙上前,“姐姐快别起来了,姐姐这里的情况我都知道了,好好躺着吧,我已经命人去找太医了,应该马上就到了,给姐姐好好瞧瞧,我们之间可别这么见外。”

赵妃心里非常感激,“谢谢皇贵妃挂心。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不用这么客气,你我同在宫中,应该互相照应才是。”许佳佳心里对这位老实巴交的赵妃很有好感。

很快御医就来了,经过诊治也不是很严重的毛病,就是风寒拖延的日子久了些,好好吃药调养数日就可痊愈。送走了御医,许佳佳在常云殿逗留了半个多时辰,看到赵妃精力不济的样子就约好了改日她病好些再来看她。

许佳佳经常跑到常云殿看望赵妃,并总是拿着很多宫里的东西给赵妃送去,“好姐姐,可别跟我客气什么,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命人传话给我,立刻给姐姐送过来。”

赵妃面对着许佳佳的好意总是特别的感激,在这个宫中除了太后,许佳佳是对她最好的人,她在心里偷偷的把她划为对她最好的人,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的回报许佳佳。

这日赵妃的病症已经减轻了很多了,两人在常云殿中散步,“姐姐这宫中的桃花我最是喜欢。远远的看着心情大好。”许佳佳说道。

“我闲来无事,平日里就喜欢摆弄花花草草,分到这个宫里的时候这些桃树没有这么多,当时着人移植了一些来,慢慢的就长成如今这样,妹妹要是喜欢就经常到这里来。我是闲人一个,倒是随时有空,呵呵。”最近病痊愈了,赵妃气色恢复的不错,人也开朗很多。

每日清晨各个宫妃都有到皇后宫中请安的惯例,赵妃痊愈之后每日都早早的来到凤临宫中。由于头天晚上睡的比较早,这天她早早就起来了,想着没事就提前来到了皇后这里请安,早到总比晚到好,心里如此盘算着,她倒不是想要表现之类的,只是不想惹事。

因为很早,宫人们也都是才开始打扫,在外面值差的宫人很少,她来到了宫中缓缓的走着,没有走到正殿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了皇后的声音,她觉得皇后的声音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很奇怪,就悄悄的藏了起来。竟然还听到了宁妃的声音,她的心里咯噔一声,直觉现在自己一定要藏好,不能被发现。

“许佳佳那个贱 人这次这么好的机会就被她给躲开了,真是岂有此理。”宁妃尖锐的声音刻意压低了说道。

“这次也是我们没有找到证据,她宫中没有我们的眼线,不好找到证据,拖了几天时间皇帝那边也说不过去,就让那个贱 人再逍遥几天吧。”皇后无奈又愤怒的声音传来。

只听得宁妃接口到,“表姐,我们倒是可以再好好想个法子对付那个贱 人。”

“哦?妹妹有什么法子?”皇后的声音变低了些,赵妃听的有些费力。

之后的声音越来越小,赵妃调动了自己身上所有的力量,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宁妃买通了许佳佳宫里一个弟弟在军中的宫女,她在宁妃的威胁下不敢不听话,所以许佳佳的行动都会被宁妃掌握。

听到此处赵妃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她们商议这最近找机会害许佳佳肚子里的孩子,已经让被收买的小宫女在许佳佳的宫中摆放的花盆中种了某种产自西域的不易被发现的药草,看上去很像不易被察觉的杂草。这种药草最厉害的地方就是可以害孕妇于无形。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半城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