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四章 怎么会忍心伤害你

“皇上,皇后娘娘她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女人,她会为了你来伤害我,但是绝对不可能伤害你的。太师这么做,都是为了他的宝贝女儿的地位,如果皇后娘娘可以去去劝说太师的话,我相信,太师会撤兵的。毕竟,我看太师也没有谋反之意,只是为了简可心的地位稳固罢了。”

“可是,简可心她,未必会听你的啊。”

“不管怎么样,总要试一试的,不是吗?总不能,还没有努力过,就直接放弃了吧。”

宫珀琰还是有一些犹豫:“可是......我还是不能放心让你去找她,万一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我真的会很内疚的。”

“放心啦,皇上,你应该相信我的能力啊,我一定会说服皇后娘娘的。她不会把我怎么样的,你不要杞人忧天了。”

看见许佳佳这么坚持,宫珀琰知道依许佳佳的Xing格,也劝不住她了,只好勉强同意了她的想法。

“好吧,既然你这么想要去做这件事,那我也支持你,只是,你一定要小心啊,如果皇后一旦有什么不对劲的,你一定不要再坚持了,最重要的,还是你的安全问题,知道吗?”

许佳佳笑了笑,一再保证会好好照顾自己,宫珀琰这才同意了。

许佳佳回去以后,和赵妃商量了一下,赵妃起初也和宫珀琰的态度一样,怎么都不肯答应,但是架不住许佳佳的一番坚持,只好答应了她。

“唉,现在这个情况下,什么人都不可以相信了,朝廷上下,到处都是简太师的人,宫墙内外,又有简可心的十万禁军死死的把持着生杀大权,这事情万一弄不好,可就是永世不得翻身啊!”

思前想后,许佳佳决定兵险奇招,那就是想办法出宫去召集人手,组织一支属于自己的军队,依照如今的行事,没有一点实力作为后盾的话,会被简太师父女吃的死死的,这可不是她想要的结果,细细思量下,一个暗渡陈仓的计划便浮现于她的心头……

“我这是在哪?”

不知道昏睡了多久,许佳佳睁开眼睛之后,瞬间便发现了好像有些奇怪,她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所在的位置,是一个很大的木制台子上,不远处还有几队身着铁甲的官兵,在那里站岗,而那些陪在自己身边跪着的大汉,全都身上穿着写着“囚”字的白衣,每个人的脖子后面都插了一个刻有“斩”字的木牌。

“感情我这是在法场上面啊!”

眼前的这一幕景象,许佳佳并不陌生,因为这正是她的计划之一,靠着生死关头,跟一些江湖人士打好关系,这样才能迅速拉起一支属于自己的忠诚军队。

“喂!小丫头,你没事吧?该不会是看到这阵仗,给吓傻了吧?哈哈哈哈!”

见许佳佳似乎是愣住了,就这么跪在那里,连动也不动,似乎是在一直发呆,跪在她左边的那个光头大汉,便忍不住笑了几声,反正现在也没事可做,闲着也是闲着,找个人聊聊天也好。

“嗯?”

听到有人这么一叫唤,许佳佳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装作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不动声色的说道:“是有一点。”

看到许佳佳回了自己一句,那个光头很是开心的说道:“哈哈!怕就对了,想当年我马四第一次上法场的时候,还不如你呢!我当时吓的裤子都快给尿湿了,后来嘛……”

就在马四口沫横飞的说着话的时候,跪在许佳佳右手边,一个看似非常刚毅稳重的中年人,突然瞪了马四一眼,然后低声喝道:“老四!你不能安静点吗?!”

“啊?是是是!老大,我马上闭嘴!”

马四似乎是挺怕他的这个老大的,那个人中年人一开口,他便立马吓的比兔子还乖,老老实实的闭上了自己的嘴巴,然后漫不经心的盯着前方,一点没有快要被砍掉脑袋之前的那种害怕不安,反倒是显得非常淡定。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都不怕死吗?”

许佳佳再次偷偷的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除了马四口中的老大之外,其他几个大汉的表情几乎都是一直,那就是很轻松自然,仿佛等待他们的不是拿着大刀刽子手,而是一桌子的山珍海味,自己是去赴宴,不是去送死。

“这不对啊……”

许佳佳仔细的回想了一下马四刚刚所说的话,忽然发现一个很诡异的地方,刚才马四虽然是闲的发慌,想和自己闲扯几句,但是他的话,却透露出一个很重要的信息,那就是他这并不是第一次上法场!

许佳佳记得很清楚,马四是说过,自己第一次上法场的时候,差点吓的尿裤子,照此推断,他真要是上过法场的话,早就被人砍下脑袋了,现在还能有命在这里被砍第二次吗?

除非当初有什么原因,让他逃过了一死,所以他才能活到现在,还能大大咧咧的没事找人聊天,而这个原因,估计也是让其他那些人,显得很轻松,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根本就不会死。

“难道是呆会有人来劫法场?”

不过虽说许佳佳从马四的身上猜出来点什么,但她还是不敢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那所谓的有人来救自己上面,毕竟凡事求人不如求自己,况且又是生死攸关的大事,要是那些人来迟了,或者是来了之后,没有打赢官兵,那自己岂不是依旧难逃一死吗?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趁着现在还有点时间,自己再做一点努力,最起码得把绑在自己手上的绳子给弄开,要不然呆会真的跑路的话,也没那么方便。

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下四周,许佳佳发现那些官兵离这中间的斩首台距离还很远,自己有些什么小动作,他们根本就看不到,于是她偷偷的把手在身后狠狠的搓揉了几下,绑了那么久,都绑出白印子了,活动一下,让血液流通起来,呆会也好趁乱逃走。

这一系列的动作,许佳佳自认为是做的很小心,事实上那些站在极远处的官兵确实是没有发现到,但她再小心,也没办法瞒过身边的人,刚才那个让马四闭嘴的中年人,眼睛只是轻轻的一扫,便发现了许佳佳已经把绳子给解开了。

那个中年人很是惊奇的看了许佳佳一眼,然后微微一笑,有些意味深长的低声说道:“小丫头,我就说嘛,跟我们这些亡命之徒搁在一块斩首的人,怎么会是个弱不禁风的小丫头呢,看来你也不简单啊!”

对于那个中年人能注意到自己的动作,许佳佳一点也不感觉到意外,而且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只有让身边的人注意到自己,认为自己是有利用价值的,这样他们一会真的是要逃走的话,才有可能把自己也带上,要不然,傻子才愿意呆个什么都不会的累赘逃命呢!

“呵呵,这位老大,你过奖了!”

许佳佳呵呵一笑,开口试探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和你们放在一起问斩,不过大家都是聪明人,你们不想死,我也不想死,这年头谁都不会嫌自己命长的,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嗯,不错,你说的很有道理!”

那个中年人深以为然的点点头,然后说道:“既然你这么聪明,那有些话也不用我多说,想必你也看出来了,我们呆会铁定是要想办法活着出去的,怎么样,有没有兴趣一起啊?”

“当然!”

许佳佳很豪迈的一口答应下来,能活命傻子才愿意去死呢,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而且她也琢磨出来了,在这里的十来个大汉,都是以这个中年人为首,到时候大家一起冲出去的话,她就可以混在里面逃命了。

在一旁的马四,看到自己的老大,居然会主动和许佳佳攀谈起来,便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之意,扭过脑袋看向许佳佳,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因为他看到了许佳佳居然已经把绑在手上的绳子都给弄开了,这简直就是个奇迹啊!

要知道,针对像他们这样一而再,再而三,能从官府手中逃过Xing命的穷凶极恶之人,这上法场的时候,就连绑着的绳子都是很有讲究了,那个绳子的材质是牛皮混合极细的铜丝,不仅韧Xing十足,越挣脱越紧,而且绑的都是死结,光靠自己的力量,根本就没办法弄开。

现在许佳佳居然能把绳子弄开,她还答应跟着一起逃走,那不就表示自己手上的绳子也可以弄开了,能自由自在的奔跑,跟束手束脚的跑路,这可是两码事情啊,没有绳子掣肘,逃走的希望那就更大了!

想到这里,马四有些讨好的对许佳佳说道:“嘿嘿,那个,小丫头,哦,不不,这位小姐,你看,现在我们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了,大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看你是不是把我们手上的绳子也给弄开啊?”

“嗯?什么?这绳子现在居然能有人弄开?”

本来出来许佳佳左边的马四,和右边的中年人之外,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许佳佳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现在听马四这么一说,那些人的目光纷纷都集中到了许佳佳身上,他们的想法跟马四差不多,都希望许佳佳能把他们自己身上的绳子给弄开,好方便呆会逃走,所以那个动静就不由得稍稍大了那么一点。

“都给我闭嘴!不想活命了是吧?!”

见身旁的动静似乎太大,作为众人老大的中年人,急忙低声喝了一句,让那些人都安静点,要是那些官兵发现这么状况不对,派人过来查看的话,那可就前功尽弃了,他不得不谨慎行事。

听到马四的要求,许佳佳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轻轻往那个中年人身边挪动了一步,手指头飞快的穿插几下,那个绑在中年人手上的绳子,便被她给解开了。

随后她又依样画葫芦的挪到马四身边,把他的绳子也解开之后,才轻声说道:“我只能把你们的绳子解开,你们就学着我的样子,一个接着一个的把身边人的绳子弄开就可以了。”

“NaiNai的,小丫头,你这解绳子的功夫,真是了不起啊,我上官天傲佩服!”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半城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