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32章 落水

尤氏听在耳中,她一贯是听苏娉婷的话,眼眸煞时阴沉下来,“我明白,只是我儿如今需要惊鸿舞,而且侯爷现在也拿她没有办法,不光光是因为今日的事情,还有她受封的昭阳郡主,都是我儿的大敌,早知她会这般耀眼,我当年就该怂恿侯爷,连她的性命也不留!”

“母亲,如今安国公已死,那他世袭的国公,岂不是后继无人了?安国公只有苏鱼这么一个外孙女,现在国公府里头必定没有什么主子的,不如派人去找几个安国公的远方亲戚来,绊住苏鱼的手脚,也能借此控制国公府,我听说,国公府里头金银无数,都是当年先帝赏赐给安国公的。”苏娉婷突然想起来这一件事。

尤氏眼前一亮,不过又若有所思起来,“此事还得从长计议。”

第二日,清晨。

苏鱼刚刚起身,便有人匆匆来找,是老夫人院子里的,“大小姐,老夫人请您过去。”

苏鱼应了一声,老夫人上回想贪她的赏赐,却没有贪得了,想必对她的态度也不会太好。

倒是白砂,有些担心,“主子,听说昨个儿老夫人被宫里的事情气晕过去了,大抵是气得不轻。”

“再生气,她身为长辈,请我过去,我也得坦然相对不是?白砂,去将上回皇上赏赐的那个翠玉盏拿着,咱们去孝敬孝敬祖母去。”苏鱼看了看铜镜中的自个儿,笑了笑,似讥嘲。

白砂应了一声,还是有些忐忑。

路上遇见了苏娉婷和苏珍宝两人,苏珍宝阴阳怪气的率先开口了,“哟,这不是大姐姐吗?昨个儿出尽了风头,今个儿瞧着红光满面的。”

“心情好,气色自然就好了,难道三妹妹心情不好吗?”苏鱼噙着笑说道。

苏珍宝一噎,她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让大姐姐见笑了,她就是这个脾性。”苏娉婷有些歉疚的说道,“大姐姐,是不是心里头在怪罪娉婷穿了你的衣裳?娉婷是不知情的,还请大姐原谅娉婷。”

苏鱼一身白衣,恬淡的笑着,可是那双凤眸却时不时的闪烁着精光,“二妹,我不是说过了吗?不知者无罪,你把我当成亲姐姐看待,我自然也把你当成妹妹看待了。”

“那就好,大姐姐,那惊鸿舞……”苏娉婷说着咬了咬下唇,迟疑着没有说完话,可任谁都知道,她话里未尽的意思。

“我说过了,会教导妹妹的惊鸿舞,二妹不必担心,待会就和我回爱嘉院去,我一一的教导你。”

不是看上了她的惊鸿舞吗?那就教给你,就看看你苏娉婷还有没有那个本事,能够将惊鸿舞据为己有了。

见苏鱼这么爽快,还让她一会儿就去学,苏娉婷这心里头别提多开心了,“那就多谢大姐了。”

“我也要去。”苏珍宝见尤氏和苏娉婷都这么重视那个什么惊鸿舞,她也想要学。

苏鱼却摇了摇头,“我只教导有天分的人,没有天分的人,再怎么教导,也还是学不会,三妹妹,你就罢了吧。”

能教二姐,为什么就不能教她?

苏珍宝冲过去抓住苏鱼的双手,“你必须教给我,不然,我就把你从这儿推下去!”

她们所处的位置,正是花园里头的一处小桥上,前边不远就是老夫人的院子了,苏珍宝紧紧地抓住苏鱼的手,再一次的威胁,“你不答应,我就真的推了。”

凭什么二姐能学,她就不能学?

不就是一支舞,有什么难的?

苏鱼却不慌不忙,任由苏珍宝就这么抓着她的手威胁着她,一双凤眸望向准备看戏的苏娉婷,“二妹妹,你就这么任由三妹妹威胁我吗?这惊鸿舞,我只打算教给你一个人的。你们二人一母同胞,你快来劝劝她,不然真的把我推下去了,我就不教你了。”

苏娉婷心里暗骂了一声苏鱼,柔柔弱弱的上前劝道,“妹妹,你快放开大姐,这水冰凉,可万万不能推下去的。母亲知道,必定会骂你的。”

她要学惊鸿舞,可不能任由苏珍宝坏了她的好事。

见苏娉婷搬出尤氏来,苏珍宝这心里头也是生气得很,她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分明是双生姐妹,可是苏娉婷这么好看,还有苏鱼这个野丫头也是这么好看!

父亲母亲的眼里,就只有苏娉婷的存在,从来就没有她!

她学不了惊鸿舞,凭什么苏娉婷就能学?

日积月累的不满终于爆发出来,苏珍宝恶意的狠狠一推,背后却突然有人用力,还有人抓了一把她的衣带。

扑通!

水声响起来,水花四溅,小桥上的人的衣裳几乎都湿了。

唯独苏鱼,她利用轻功避开了那些水花,瞧着水里扑腾的两姐妹,她大声的道,“快救人啊快救人,这水应该不浅吧?快来人!”

面上焦急,可是心里头却笑开了花。

她武功在身,单凭苏珍宝这么一个弱女子就想把她推进水里头,未免太过天真。

方才苏珍宝推她时,她迅速的挣脱闪开,还不忘推了这个恶毒的苏珍宝一把,又顺手把苏娉婷给带上了。

不是双生姐妹花吗?那就得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咯。

苏鱼眼眸微微弯了弯,瞧着混乱的场面,救人的喊救人,还有几个会水性的丫鬟跳了下去。

折腾了好半晌,这才将两人救了出来,两人的衣裳已经湿透了,又是大早上的,苏娉婷没忍住,打了好几个喷嚏。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尤氏早已去了老夫人的院子说话了,听见下人禀报,匆匆忙忙的赶过来了,瞧见不雅的打着喷嚏的苏娉婷,尤氏一下子着急起来,“你们站着做什么?还不快送两位小姐回去换衣裳?”

下人又急急忙忙的护着两人离开,只是苏珍宝完全是蒙了的,她记得她自己分明是推了苏鱼的,可是她怎么落水了?连带着苏娉婷也落水了?

而最该落水的苏鱼,却站在小桥上好好的,看着她们的狼狈。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麻仓洛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