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5章受辱自尽

杨子浩不以为然,他的车也开过来了,推搡着我上了车,带我去了他的酒店,在车上他已经打电话约了几个朋友。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看这情形,跑是跑不了了。只祈祷我能撑到红姐来救我。

我在离开夜色港湾的时候,特意让一个服务生告诉红姐就说我今晚陪杨哥出台了。

我相信红姐收到这个消息后一定会想办法来救我,只是时间问题。

酒店的房间里已经坐了四五个男人,他们显然比我们早到,而且一切都准备好了。

我看着圆床的旁边摆放着红酒,冰块,还有那些恶心的工具,电视里播放的岛国电影,整个人都不好了。

本以为能拖时间,现在看来恐怕不行了。

“哥几个就等你了。”其中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扯着我的胳膊甩上了圆床上,另几个男人七手八脚的扒了我的衣服上来绑我。

这下我彻底慌了,也不管会有什么后果了,挣扎着叫喊起来。

“放开我,杨哥我求求你,我不玩了,你让他们放开我。”

“哈哈哈,叫啊,再大声点。”

我的叫喊和挣扎引起了男人们的兴奋,那头杨哥已经脱了衣服。

“乖乖的,哥几个今晚让你爽翻天。”

“不,呜呜,你们放开我……”我一边挣扎一边呼喊,用尽全身的力气呼喊,我希望可以引来其他住客或者酒店工作人员的注意。

“叫吧,你就算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的,这一层都被我包了。”杨子浩说着欺上身来,拿起皮带在我身上连抽了四五下。

“啊……”身上顿时出现了几道血痕,疼得我哭喊起来。

“加点冰块,让她体验一把冰火两重天。”

杨子浩对身边的人说。我甩了甩被泪水模糊的双眼,看到一个男人正拿了一只装满冰块的安全套,对着我的身体比划着,另一边杨子浩已经抬高我的双腿。

我心念一绝,知道没救了。

不想被他们折磨死,我心一横。

“杨子浩,你他妈禽兽,你他妈这辈子断子绝孙,不得好死。”用尽全身力气吼了出来,心一横,把舌头伸到牙齿间,用力咬了下去。

一股热流,顺着嘴角滑落,腥甜的味道,充斥口腔。

“***,咬舌了。”

空气中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睁开迷蒙的眼睛,看着白色的天花板,我笑了。

“小悦,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去叫医生。”

是红姐。

我急忙抓住她的胳膊,刚想说我没事,一张嘴舌尖传来的痛感让我惊觉,我的舌头伤了。

于是摇摇头,示意她先坐下。

见我意识清醒,她大概也放下心来。

“都怪我不好,应该让你休息一阵子避避风头的,迟娜和潇潇最近总是找你麻烦,我都知道,但是我没想到她们这次竟然……”红姐说着掩面哭了起来。

对于红姐的自责和伤心,我虽然有一点感动,但我并不傻。我不能昧良心说她对我没有一点真心,但这点真心在自身利益面前就太微不足道了。

我是红姐手下的头牌,我少上一天班,她就少赚一天钱。

迟娜对我的刁难,红姐全都知道。唯一庆幸的是她那一点真心终于让她在最后关头救我一命。本就是虚与委蛇的生活,这一点很难能可贵了。

我拍拍她的手,在她手上写了四个字“这不怪你”,想了想又让她把手机拿给我。

我在手机上打字:谢谢你,要是再晚点我就死翘翘了。

红姐一愣,然后说道:“其实救你的是三少。”

这倒是让我很意外,不是红姐收到我的消息赶来救我的吗?

“三少找到我,让我带他去杨哥平时玩的酒店。本来我也是打算去救你的,不过有三少出面,事情就好办多了。”

我点点头。来我们这里玩的客人大多非富即贵,平日里都是人模狗样的,其实很多都有变态心理。

为了保持平日里人前的好形象,所以大多会在某个酒店包一个房间,专门用来玩应招公主的。这样掩人耳目,即使被发现了也有好多说辞可以把自己洗白。

看着红姐,我突然觉得很累。摆摆手,示意她先回去休息。

她见我如此,只说明天再来看我,就走了。

看着窗外的夕阳,已经是黄昏了。看来我昏迷了好久。

三少为什么又去救我?这个问题在我脑子里不断的盘旋。

我只记得在我咬舌以后,杨子浩那些人咒骂着,然后,我似乎听到房门被重击的声音。我很冷,我不断的寻找热源,然后,似乎有一团火,我不断的向它靠近……

难道?三少!

“你醒了?”

病房的门再次被打开,低沉浑厚的声音,伴着沉稳有力的脚步声。

我看过去,果然是三少。

他一身黑色风衣,趁着高挑的身材更加挺拔好看。“你怎么来了?”我微笑,忍着疼痛模糊不清说了三个字。

他嘴角上挑,似笑非笑,在我身边坐下,拿起床头柜子上的手机扔给我,“用这个。”

我接过手机,虽然他语气冰冷,态度也不好,但我的心里还是有一丝丝的感动。

“谢谢你!”我在手机上打字。虽然我这无妄之灾因他而起,但一码归一码,总归现在人家没赖账,也算救我一命。

“你很聪明。”三少目光如炬的盯着我,“小小年纪心思就这么细腻,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人心险恶,在这种环境里我也是身不由己,只是学了一点小聪明,还不是被三少一眼看穿了。”我可没真的想过要自杀,只不过用了苦肉计逃脱一劫罢了。

我将打好字的屏幕递给他看,他瞟了眼。冷冷的说道,“呵,既然出来卖就卖的彻底一点,你这样很不敬业。”说着又挑起我的下巴,冷硬的目光在我脸上扫视。

“这次算你走运,不想死,就安分点,收起你的那些小聪明,否则,谁都救不了你。别忘记,你还有个弟弟。”

我愣愣的看着他,最后笑了。

别过头,用被子把自己蒙了个严实。

然后我听到脚步声,再然后是开门关门的声音。

呵呵,我在奢望什么?我不过是个夜总会公主而已,南疆城里像我这种人一抓一大把。

他说得对,我是在赌。其实在我咬舌的那一刻,我心里也是没底的。虽然掌握了力道,但是人舌头上血管那么旺盛,我当时把希望都寄托在红姐身上。要是她来的晚了,我还真就死翘翘了,但好在他及时出现。

我不知道这算是巧合还是算自己幸运,反正最终的结果是我赌赢了。

但,这个赌,赢了自己的命,却输了自己的心。

在医院里住了半个月,红姐几乎每天都会来看我。不过每次都只坐一会就被我找借口打发走了。

经过这次的事情,我彻底对红姐失去了信任。我不怪她,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现实的残酷。

自那天以后,三少一直没有出现过。我常常会在黄昏时分,坐在病房的窗前,发呆。

两年以来,难得的安逸,让我贪婪的想要一直这样下去。

舌头上的伤口已经愈合,我自己办理了出院手续。

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红姐。

回到公寓,我刚洗漱完,就听见门铃响。

打开房门,就看到穿着一身西装的三少,平时见他都是一贯的黑风衣,还是第一次看见他穿正装,说实话,很帅。

“你怎么来了?”时隔半个月,他像消失了一样,对于这突然出现在我家门口,我很惊讶。

他的目光在我身上扫视一圈,我因为刚洗漱完只穿了件浴袍,下意识的拉紧领口。他嗤笑一声,看向屋里。

“喝点什么?”我问他,侧身让他进屋。

“水。”他环视四周,淡淡的吐出一个字。

我去厨房,倒了两杯温水,各自加了一片柠檬。

“给。”我将其中一杯递给他,他接过,凝视着杯中的柠檬片半天,一仰头喝了个见底。

“收拾一下,跟我走。”他突然说。

我有些莫名其妙,“去哪?”

“我已经在夜色港湾交了钱,包下你一个月。”

“为什么是我!”这话我既是问他也是问自己,我只是感到很无奈,为什么偏偏是我。“我就知道,这是个连环的麻烦。”我是不是太好利用了?

换了衣服,化了妆,我就跟他走了。

只是没想到这次的阵仗这么大。楼下,清一色的黑色奔驰。

我并不是一个少见多怪的人,却还是震撼了一下,随后跟着三少上了车。

不知道要去哪里,我在车上睡着了,当我再醒来的时候,我睡在一个豪华房间的床上。

看了一眼四周,并不见三少的影子。

黑天了么?房间虽然豪华但是并不大,奇怪的是没有窗户,只有一扇门。

我起身下床,看了眼身上完好的衣服,朝门口走去。

一阵风迎面吹来,夹杂着淡淡的树木清香。这是在山上!南疆城,最不缺的就是山。

出了房门,是一条狭窄的甬道,只能容下两个瘦弱的人并排通过。甬道的墙壁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盏灯照明。

这是哪里?我疑惑着顺着甬道往出走。大约过了七八分钟,前面的路宽了,也明显亮了许多。

“哈哈,来啊,来啊……”

“嗯……”

越来越近,我听到了并不陌生的淫乱的声音。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暮小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