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9章三少想睡我

“唔!你……”拒绝的话还没出口,就被他吞了下去,长舌直入,疯狂且霸道的在我口中攻城略地。

滚烫的气息喷洒在我的脸上,粗重的喘息充斥着我的听觉神经,麻痹了我的大脑。我的身体像是过电一般,开始不住的颤抖。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好像所有的氧气都被抽走了,无助的攀上他的肩膀。

他似乎也不再满足,双手开始在我身上游走。

“嗯……”我虽然做了两年,但我从不陪睡,身子异常的敏感。本能的被他带领着,发出了无助的嘤咛。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股冷气及时唤醒了我。

“不,三少。”我睁开眼,看着埋首在我胸前的人,双手推开了他。

他的眼中欲火通红,但却在我推开他的一瞬间,冷却下来。

我的衣服已经被他褪去,两个人就这么赤裸裸的对视着,半晌,他拿了浴巾,围在自己的腰上,转身走了出去。

我在洗手间里待了一会,对于刚才的一幕,我并没有生他的气。细细想来,我好像还有那么一点期待,期待成为他的女人。

整理了一下自己,衣服已经不能穿了,还好我有浴袍挂在浴室。

出去的时候,三少坐在床边,粥碗已经空了。

“还有吗?”

“有。”我又去厨房给他盛了一晚,他接过去头也不抬的继续吃。

我拿了一身运动服去洗手间换上,出来后他已经吃完了。

我嘴角抽了抽,这吃饭的速度,也太神速了吧。

“你伤口没事吧?”我很担心,他的伤口会沾上水,也担心因为刚刚……会不会拉扯到。

他低头看了一眼,“没事。”

“那你休息吧,我去买鸽子。”

他站起身,冷着脸一句话也不说,长臂一伸,拦腰把我拖到床上。

“先睡觉。”说着他自己也上了床,直接把我搂在怀里,我挣扎了几下,几乎动弹不得。

“鸽子汤要熬两三个小时呢,我回来再睡也一样。”

“我让你睡觉。”他霸道把一条腿压到我身上。

“我……”

“不想让我现在就办了你,就给我闭嘴。”

……

我本以为我会睡不着,但没想到这一觉却睡的出奇的安稳。

三少的体质不是一般的好,一个星期,他的伤口就完全愈合了。期间杨杰过来换了三次药,打了两针。

我们两个的关系似乎也不再那么僵硬,虽然他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不过我已经不再怕他。

只是他的离开,却是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

他住在我家的第八天,我像往常一样出去买菜,回来后,家里便如曾经一样冷清,没了他的踪影。

他走的很干脆,就像他来时那样,悄无声息。

空气中,还残留着他特有的男人气息。我走近卧室,坐在床上,抱着被子,把头深深的埋进去。

七天的相处,点点滴滴,没有太多的话语,但却在我的心里留下了烙印。我就这样坐着,看着窗外日落,从黄昏到午夜。

我不是一个矫情的人,我承认,我对上官逸动心了。如果是平常的十八岁,正是大好年华,情窦初开,有资格去追逐一段感情,即使没有结果。

就我这个身份来说,我就早已经失去了爱与被爱的资格。别人谈恋爱,我,只谈钱。

我没有太多的时间给自己颓废或是祭奠这份暗恋的心情,我还要赚钱。只当是一场梦,醒了,我该做回我自己。

第二天晚上,我像往常一样,打扮好自己,走进夜色港湾。

虽然三少包了我一个月,但是现在他走了,我当然希望能再多赚点。

红姐对我的出现很惊讶。

“小悦,你怎么来了,三少不是……”

“来上班。”我打断她,以前对她我心里还有点感念,现在,彻底没有了。不想跟她解释什么,对她,只想保持面子上过得去就好。

“今天外面很热闹啊,来了不少贵客?”我进门的时候,看到大厅里比平时人多了一倍。

红姐听我这么一问,立刻笑了起来,忽然又想到什么似的,看着我有些尴尬。

“杨哥出来了,今天在咱们这接风洗尘。”

“出来了?”

“你还不知道?上次三少把你带走后,就去了一帮警察,把杨哥他们都带走了,蹲了拘留所,还被罚了一大笔钱,据说还查出点别的什么,不过杨哥托了关系消了灾,今天刚出来,在咱们这摆局庆祝,好多老板都来捧场了。”

“我知道了。”

点点头,我知道这个时候我不适合出现,但是既然来了,就没有回去的道理,更何况,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我既然在这里做事,他又是常客,早晚都一样。

在化妆镜前照了照,我今天穿了红色的斜肩包臀连衣裙,衬的身材完美极了。我的皮肤很白,而且因为年纪小的缘故,我又不抽烟,所以很嫩。

尤其是露在外面的锁骨,很性感。绽放出一个魅惑十足的笑容。自信的扭着腰,走向大厅。

我端着酒杯,游走在男人中间,应付自如的打招呼,最后,来到正对舞台的座位。

杨子浩和几个朋友坐在那,满嘴的荤段子。

“呦,这不是小悦吗?自从跟杨哥出去,就再没看见人啊。”

顺着声音,我看到迟娜和潇潇走了过来。迟娜满脸笑容,但看着我的目光,却像是淬了毒一样。

呵,来者不善。我心里已经有了数,今晚,恐怕又难熬了。

“听说是爬上三少的床了,怎么?这是又被踢下来了?”说着已经走到我身边,潇潇一把把我推向杨子浩。

“还是杨哥最疼你的。”潇潇阴阳怪气的说。

本来杨子浩在和朋友谈笑,并没有看见我,但被潇潇这一推,我整个人直接趴在了他的身上,连同手里的酒,一滴没剩的全洒在了他的裤子上,悲催的是大多洒在了裤裆。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暮小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