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20章他来了,天翻地覆

“铿铿铿!”就在我快要忍不住的时候,我听到一声巨响,厂房的一面墙坍塌了下来,接着是几声金属碰撞的声音,然后,我看见围着我的几个男人都惨叫着倒了下去。

血!刺鼻的血腥味混着铁锈的霉味让我胃里一阵翻滚,我踉跄着扶着笼子的边缘吐了起来。

“***,上官逸你耍诈。”与此同时,我的头发被揪了起来,然后被用力一推,哐啷一声,笼子的门锁上了。

慌乱中我的头不知道碰到了什么,疼得我眼冒金星,浑身战栗。

但也让我的意识恢复了些。我抬头看去,上官逸高大的身影从坍塌的墙壁后面冲出来,见我被杨子锁进了笼子,直接奔旁边一个黑衣男子飞起一脚,怒吼道:“你他妈二B是不是,怎么不先救人。”

我这才看清楚,在杨子浩的左右各有一个人,我记得他们,都是上官逸的贴身保镖。

被打的保镖也知道自己做错了,神色紧张的看着我。

杨子浩面色狰狞的看着我,又看向上官逸,他带来的人都已经受伤倒地。只剩下两个还勉强能站起来。

“去开门。”上官逸死死的盯着他,对保镖吼道。

“慢着,谁要是敢动,我就让她灰飞烟灭。”杨子浩突然靠过来,倚在笼子上,右手拿着一个黑色的盒子一样的东西把玩。

我离得近,看的很清楚,那是定时炸弹的遥控器。

“上官逸,我知道你厉害,可我也不是傻子,做事总得给自己留条后路不是。你看这个笼子,这里面每一根铁管里都装满了炸药,只要我的手稍微抖一抖。”他阴笑着比划了一个爆炸的手势,“嘭!你就可以欣赏到最美的人肉烟花了。”

上官逸的脸色发青,一双鹰隼发出冷冷的目光,就像是带着冰碴一般,紧紧的锁着杨子浩。

“你说吧,你想怎么样。”

杨子浩仰头笑了起来,目光却凶狠无比,“事到如今,我没什么好顾忌的了,我要你,自废双手,然后,跪到我脚下,求我。”

上官逸轻笑了一声,目光如狼,“好,你想要我的手我给你,但是,她要是有一丝一毫的损伤,我会把你千刀万剐。”

我心里一颤,身体一个趔趄瘫软在笼子里,碰到了额头上的伤口,血水滴了下来。

杨子浩握着遥控器的手紧了紧,我能看到他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吼道:“快点,别他娘给老子废话。”

上官逸伸出手,“你要我的手我给你。”

杨子浩给他的两个人使眼色,“去把他的手废了。”

那两个手下也是红了眼,他们混黑道的都将义气,眼看着自己的兄弟都倒在自己面前,甩着刀朝上官逸走去。

“三少!”

上官逸的两个保镖焦急的冲上前想要阻止,但被他厉声吼了回去。

“滚一边待着,看好君悦,再出差池我饶不了你们。”

“啧啧,这出戏比我想象的还精彩,真是想不到,三少为了这个女支女,什么都不顾了。”杨子浩拍拍手,示意他的两个人快点。

“上官逸,你他妈傻-逼啊……”我终于忍不住对着上官逸骂了出来。我们明明什么关系都没有,甚至认识的时间也不长,他为什么要这样为我。在我心头盘旋多日的答案呼之欲出,但我不相信,也不敢相信。

上官逸被我骂了,不怒反笑,他看着我,咧嘴笑了。

“二十多年都是精明着过来的,是该傻一回了。”

“少他妈废话,你俩快点。”杨子浩不耐烦了,催促着自己的手下。

然后,我看着那两个人一个抓着上官逸的手按在地上,一个拿着刀子在他手腕上比划了一下,横着刀子切了下去。

“别碰他!”我目赤欲裂,心犹如被刀子绞着一样的疼,“杨子浩,你不是要睡我吗?来啊!”我大吼一声,伸手撕扯着自己的衣服。

突然的怒吼,加上我疯狂的举动,让在场的人都一愣神。

但上官逸显然是最先反应过来的那个,他猛的从地上暴起,手腕一翻,毫不费力的挣脱了那两个人的束缚,同时那把本要插进他手腕的刀子落入了他的手中。只见一道寒光闪过,杨子浩哇的一声惨叫,一条血线顺着他的手臂滑下。

与此同时,上官逸整个人像豹子一样扑了过来,速度快的让人完全看不清,炸弹遥控器就稳稳的落入了他的手中。

杨子浩还没回过神,就被上官逸的两个保镖死死的按在了地上。

上官逸也没问杨子浩要钥匙,随手从地上捡了个铁丝之类的东西,三下五除二打开了笼子。

伸手一拉把我抱了出来放到地上,脱下自己的风衣,裹在我的身上。

短短的几秒钟,局势逆转,我身体乏力,加上还有媚药的作用,直接往地上瘫软下去。

“君悦。”上官逸眼疾手快的扶住我,叫了他的保镖,“先把人带到车上。”

保镖会意,这一次不敢有一点闪失,扶着我往外走去。

“上官逸!”我回头叫了一声。

他眼角含笑的看着我,低声道:“乖,出去等我。”

我才刚出厂房,就听到杨子浩凄厉的惨叫,那声音听着让我忍不住浑身一颤。

扶着我的保镖似乎有所察觉,“放心吧,三少的狠只对敌人,他是疼你的。”

我不置可否,坐进车里,脑袋靠在车窗上。

不管是体力还是精神都已经透支了,我瘫软的我在后座上。

我知道刚才之所以能保持意识清醒是因为我的呕吐和头部伤口的流血,导致了一部分药物的流失。

我有些不安的蜷缩起身体,希望能够保持清醒。可是药效却越来越重,惊动了前座的保镖。

“君悦小姐,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由于不断的扭动额头的伤口擦碰到座椅,疼的我直呲牙,我突然灵光一闪,抬头朝车门上撞去。

可是预期的疼痛并没有发生。

“你在干什么?”

车门开了,我的头被上官逸托在手上。

他把我扶起来,坐进车里。吩咐保镖开车。

我看着他,他的神色阴沉,很吓人。好半天他才缓和了些,伸手把我拉进怀里,抚着我的脊背,手指微微发抖,声音有些轻颤的说道:“就让我放纵一次吧。”

我鼻子一酸,止不住的哭了起来。

我真的以为我必死无疑了,可是,他出现了。

上官逸紧紧的抱着我,把我头按在他的胸口。我听着他过快的心跳,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不想让他看到异样。但终究还是被他发现了。

“怎么这么烫?”他抬起我的头,看着我脸颊不正常的红晕,探了下我的额头,“该死,我刚才居然没发现。”说着让保镖加快车速,让另一个打电话叫医生。

可能是因为精神意志处于紧绷,现在窝在他的怀里,经历过危险后的安心,让我松了口气,也让药效更加强烈。

“君悦,君悦你忍一忍,马上就到家了。”他死死的把我搂在怀中,以免我做出更加羞耻的事情。

我迷离的双眼看着他,觉得他好迷人,好迷人……

“嗯,难受,好难受……”

上官逸把我带回了龙庭,我躺在卧室的大床上,开始不断的翻滚。

“君悦,你乖一点,让医生看一下。”

我觉得全身像是着了火一样的难受。我需要降温,我需要……

残存的一点理智,支撑着我用拳头去击打伤口,想要用疼痛和流血保持清醒。

“你干什么?”迷蒙中我听到上官逸的吼声,然后,我再次被他紧紧的固定在怀里。

刺鼻的药水味在空气中蔓延开来,一双手在给我处理头部的伤口。我疼的直哼哼,总算也找回了点点理智。

是上次给我治病的那个医生,他一边给我处理伤口一边交代养伤的事宜,还有关于我的情况。

“三少,这个药是最新研制出来的,还没有在市场上流通,纯度很高,要想解药只有一种方法。”

“说。”

“男女行房,否则,中药者的身体就废了。”

“知道了,你出去吧,交代下去,任何人不许打扰。”

所有人出去后,房间里只剩下我们两个。第一次我们之间没有了那种剑拔弩张,也不再针锋相对互相讽刺。

他的眼中满是疼惜,而我,仅存的一点理智也不知道还能维持多久。

我的身体通红,眼睛都是湿的。

“你,出去,我能挺过去。”

我知道我现在异常的狼狈,我不想让他看着这样的我。

我见他不动,奋力的起身翻下床,往洗手间爬去。

上官逸突然蹲下身,眼神带着探究,审视,疑惑,更多的是疼惜。

“就算你不想让我睡,这次也由不得你了。”

“我不是……”我想解释,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我不是不想给你,而是自知配不上你,你那么的高高在上,而我……怎么可以玷污了你。

“既然逃不掉,就接受吧。”他说着一手伸进了我的脖子下面一手揽住了我的腰,把我打横抱起,走近洗手间。

“你乖一点,别乱动,别再碰到伤口。”他说:“你这个样子需要清洗一下。”

我垂眸看着自己,他的声音再次在头顶响起,“我也需要清洗一下,我不想带着一身的血腥要你。”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暮小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