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新娘不是我

第十章:新娘不是我

自从这事过后,黄剑波经常抽时间回家陪我,带我出去吃饭,陪我逛街,有时候我们也会买点菜在家做饭,我不再像以前那样的无聊了,觉得日子过得幸福又开心,这样的日子并没有延续多久。

他两天没有回来了,只是每天打两三个电话,问我吃饭没有啊,在做什么。我在家呆得好无聊,想去找毛姐她们耍,只是她们也要做生意,都没有时间陪我。燕子的母亲病重,刘建明陪燕子回老家看他未来的丈母娘去了。说到看丈母娘,这让我想起一件事来,我都跟黄剑波在一起也有一段时间了,他却从来没有说过要带我回去见他的父母,或是去见我的父母。我自己也搞不清我们这样到底是什么关系,真不知道我是那根经搭错了,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跟他住到了一起。

我一个人躺在沙发上看台湾剧,看到好笑的剧情,会笑得眼泪直流,看到悲伤的剧情,也会伤心的苦上一阵,感觉自己就像是剧情里的主人公。正看到一段很伤感的剧情哭得稀里哗啦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是燕子打来的,她和刘建明从老家回来了,叫我一起吃午饭。

我挂了电话,换了一身衣服就出门了,打的到约好的地点,他们早到了,把菜都点好了。

“怎么就你一个人啊?”燕子看了看我身后,不解的问道。

“还会有谁啊?身边有一个了,还想我再给你带个帅哥啊?”我**道。

“好啊,你带来多少,我照单全收,反正一个不嫌少,十个我也不嫌多。”燕子打趣道。

我看着刘建明说:“那我就只有等着挨砍刀咯!”

“你不把你们家黄剑波带来,不怕他跟别的女人约会哦?”刘建明可不会放一个可以洗刷我的机会。

“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现在就妇唱夫随啦!”我不满意的说。

“谁叫你不把你们家的黄剑波带上的。”燕子得意的说。

“又不是我不带他,是人家业务繁忙,我见他比见皇帝老子还难呢!”我有些失落的说。

“看来有些人被男人冷落了!开始想男人了”刘建明阴阳怪气的说道。

“什么叫想男人,我看是在思春才对吧。”燕子也附和着。

他们两还真不嫌恶心,在我面前演示一番夫妻恩爱的画面。

“喂,用得着配合的这么默契吗?”我白了他们一眼。

我问了一下燕子母亲的病情,她说没什么事了,就回来了。我们吃完饭,燕子说想去逛街买点衣服,要我陪她去挑一下。我们就去逛街买了很多的东西,不过刘建明就惨了,就像个小跟班似的,跟在我们两女人的后面给我们提东西,我看着都觉得好笑,不过他的耐心倒是挺好的。陪女人逛街是男人最怕的事,就像前几天黄剑波陪我逛街一样,不耐烦到了极点,我看上的东西,还没有讲价,他就把钱给付了。

逛够了,燕子说找个地方坐一下。我们就到商业街对面的肯德基休息一下,我和燕子走在前面,刘建明提着东西在后面,正好是行人通行的时候,我们挽着手大步走了过去。

“刘建明。”有个女的在叫刘建明的名字,我们同时向声音的方向瞟了过去,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从路边停着一辆车上伸出头来,刘建明笑着走了过去。

看样子他们应该很熟的,我看了燕子一眼,她的脸色很难看。我用手拐了一下燕子打趣道:“看来你们家刘建明要开桃花咯!”

燕子不紧不慢的说:“我说你这个女人是不是眼睛有问题啊?明明是你家黄剑波在开桃花。”

我偏着头看了看,不看还好,这一看确实让我看傻了眼,开车的不正是黄剑波吗?他也看见了我,难怪我看那车这么眼熟呢,看来我这个人不只是神经大条,而且还少了一根经。

“喂,你没事吧?”燕子拐了我一下。

“没事。”我假装镇定的说,心里却很难过,刚刚我打电话叫他一起吃饭的时候,他还说有事很忙,现在却带个美女。

“好啦,也许是他的同事或者是他哪个表妹也说不定啊!”燕子看出了我的不爽。

“管他呢,关我鸟事。”我故作轻松的朝前走去。

绿灯亮了,车子通行,刘建明走了过来,燕子一把扯住刘建明的衣领,瞪着他:“说,那女的是不是你的相好?”

刘建明讨好的说:“亲爱的,你别误会,那不是我的相好,是剑波的老相好。”

刘建明的话像钉子一样的把我钉在了原地。

燕子这才放开他,刘建明赶紧解释说:“思雅,我是乱说,你别去乱想啊。”

“我乱想什么啊?他的事跟我没关系。”刘建明的解释让我更确定他们之间有关系,那天晚上虽然我没有看清和黄剑波在车上的女人是谁,但是从侧面看过去跟那天晚上在黄剑波车上的那个女的很像。黄剑波说过她就是他以前的女朋友,但是他说那天晚上已经跟她说清楚了,他们已经是过去式,他现在爱的是我,怎么才几天的功夫他们又在一起,而且他还瞒着我,一定有鬼。

我的心里好乱,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你们慢慢逛吧,我先走了。”说完,我转身就走了,我想找个没人看见的角落好好的哭一场。

“思雅。”燕子着急的想要叫住我,又转身对着刘建明气愤的说:“你是猪变的啊?”说完便追了上来,留下一脸茫然的刘建明。

刘建明指着自己说:“怪我,我又不是故意的。”

刘建明想了一下,还是告诉黄剑波吧,这可是他自己捅的漏子,拿出电话给黄剑波通个信:“喂,老兄啊,你们家的母老虎发威了,小心回家跪地板。”说完赶紧挂了。

燕子追了上来,拉住我的手说:“思雅,你别多想,那些应该都是以前的事了,说不定他们是在路上遇到的一说不定,还是问问他怎么说。”

燕子的话也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我就是受不了他骗我,我转身对燕子说:“你回去吧,我没事的,你也不要怪刘建明,我知道他是无心的,我会找黄剑波问清楚的。”

回到家,一直都在等黄剑波的电话,可是我等到第二天早上他还是没有回来,也没有打一个电话,看来他是连给我解释都免了。既然他都这样了,我还有留下来的意义吗?

我把东西收拾打包好,拿着行李走到楼下,有些不舍的回头看着我曾经以为很幸福的家,现在是该我离开的时候了。就像杨霞说的,我们根本就不可能,他们两个本身就是一对。现在,我倒成了别人的第三者,我走了,没有带走黄剑波给我的任何一样东西,只要是他的钱买的我一样都没有带走。

妈妈看见我带着行李回来,就问:“怎么?在外面受气了,你们这些娃儿就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就是不听妈老汉的话,我们家用得着你出去打工吗?”

我们家虽然是农村,现在国家对农村的政策很好,农民的生活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我父母都是很勤劳的农民,我们家的生活水平在我们村里还是算得上一个小康之家,日子虽然不是很富裕,但也饿不死人,我是家里的独生女,父母都很疼爱我。

“好了,妈,我只是想自食其力而已,我都已经长大了,不想啥事都靠你们。”说完,转身进了我的房间,妈***唠叨让我觉得很烦。

我在家里呆了几天觉得很无聊,除了看电视还是看电视,家里也没有什么事做,爸爸没事就出去打麻将,妈妈在菜地里挖地,我闲得无聊就逛到菜地帮我妈种菜。

妈妈边挖地边数落我:“小雅,你也老大不小了,在外面逛了那么久都还没有遇到合适的。”

“我才20岁,你就怕我嫁不出去了。”我和黄剑波的事情从来没有告诉过他们,要是父母知道我跟男人未婚同居的话,不把我的腿打断才怪。

“20岁,你觉得你还小得很哦,要把握住青春找个好婆家,你看我们村里好多像你这个年纪的女娃儿都当妈了。”妈妈提醒道。

“20岁就当妈了,有啥好羡慕的,这大好的青春还没享受过就葬送了,再说了,这也是要靠缘分的啊!”我不想再跟妈妈争执下去。

“就不说别的了,你和萧萧是同学,又一起出去打工,人家萧萧都要结婚了,你还连个男朋友都没有,你是怎么搞的啊?”妈妈一脸羡慕的表情说道。

“萧萧要结婚了?”我很吃惊的问道。

“你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连她要结婚了你都不知道?”妈妈很奇怪的问。

“哦,她可能还没来得及告诉我吧。”我并不想让妈妈知道我跟萧萧闹翻的事。

听到萧萧要结婚的消息,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要是没有她的横插一脚,我和李刚会成吗?那我就不会跟黄剑波在一起,现在就不会这样了。

这天中午,我在睡午觉,妈妈跑进来说萧萧找我。她怎么会来找我,是来向我炫耀?还是有什么别的目的,我心里正想着,人已到了门口。

“嬢嬢,你去忙你的,我和思雅好久没有在一起聊天了,我们聊聊。”萧萧对我妈妈礼貌的说。

“那你们耍到起,我还要去种菜。”我妈妈说完就走了。

“找我有啥事?”我不耐烦的说。

她走到我的床前,拉了根凳子坐下,低着头,不敢正视我。愧疚的说:“思雅,对不起!我知道你很恨我。”

“你不用给我说对不起,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我对你也谈不上恨。”

“思雅,你听我把话说完好吗?”萧萧抬起头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我。

我点一下头,我倒是要看看她到底要对我说什么。

“思雅,我真的希望你能原谅我,我不是故意跟你抢李刚的。其实,一开始我就喜欢他,但他喜欢的是你,看你对他总是不冷不热的,我看他爱得很辛苦,我同情他更爱他。所以,我背叛了我们俩的友谊。”萧萧难过的拉住我的手,恳求的说,“思雅,李刚心里爱的还是你,可是我怀了他的孩子,我是真的没有办法。”

萧萧的话让我很吃惊,她怀孕了,我对她又是恨,又是同情,嫁给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真的会幸福吗?

我甩开她手:“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还有什么意义呢,他喜欢的是你还是我都不重要了,你们上了床,连孩子都有了。”

“思雅,我们要结婚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希望能得到你的祝福。”

“我的祝福对你们就那么重要吗?没必要吧!”我讽刺的说道。

“当然,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再说李刚也希望你能原谅他,我们只有得到了你的祝福才能过得幸福。”

这话听起来好讽刺,我是她最好的朋友?当初他们怎么就没有想到我是她最好的朋友,现在跑来告诉我说我是她最好的朋友,太可笑了。

“思雅,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我不希望我的孩子生下来就没有爸爸,你能明白吗?”

“你们都要结婚了,还怕你的孩子没有爸爸?”我冷笑道,这是哪门子道理啊。

萧萧激动的一把抓住我的手说:“思雅,你难道不明白吗?只有得到你的祝福,李刚才会认为你已经不爱他了,他才会好好的跟我过日子,再说了,你本身就不爱他。”

萧萧的话也不无道理,我本身就不爱他,君子有成人之美,我点了一下头。

萧萧激动的一把抱住我说:“谢谢你思雅,那你就给我做伴娘咯,就这样说好咯。”说完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转身就跑了,根本就不给我拒绝的机会。

我摸着自己的脸,这是什么世道啊!自己的好朋友跟自己的前男友结婚,还要去给人家当伴娘?

到了萧萧结婚的日子,我妈妈和爸爸一早就去她家帮忙去了。妈妈走的时候还跑来提醒我说:“小雅,你早点过去,今天可是伴娘哦。”

看把我妈高兴得就像是她自己嫁女儿似的,没办法我只好去了。到萧萧家的时候,她家很热闹,我们村里的人都来帮忙了,我们这里的人就是热情,只要哪家有事,不管是红白事,不用说别人都会来帮忙的。

我刚进门,就看见李刚在忙着招呼客人。他今天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看上去很帅,看见我来,很是吃惊。我走过去递上我准备的礼物说:“新婚快乐!”

他并没有伸手接过我的礼物,而是傻傻的看着我。

萧萧穿着一身大红色的旗袍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我们的面前,接过礼物说了声谢谢,然后拐了一下李刚说:“思雅就是我们的伴娘。”

萧萧不去管李刚惊讶的表情,而是拉过我的手说:“思雅,走我们化妆去,看看我为你准备的伴娘服吧。”

来到萧萧的房间,有几个同学也在,萧萧拿出一套粉红色的旗袍要我换上,然后叫化妆师给我化了一个淡妆。

几个同学打趣道:“今天的伴娘和新娘都太漂亮。”

“还是思雅比我漂亮。”萧萧言不由衷的说着。她都已经得到李刚了,就算别人说我比她漂亮,她也无所谓了。李刚已经是她的老公了,这是个不争的事实。

客人陆陆续续的来,我和伴郎陪新郎、新娘站在门口端着喜糖迎接客人,这让我很不自在。因为,李刚不时的在盯着我看,还有就是那伴郎,他是李刚的表弟,一个很帅气的小伙子,总是没话找话跟我说。

“哎,毛姐她们到了。”萧萧兴奋的说道。

我顺着看过去,真的是毛姐、小米渣、猪猪、燕子,在燕子的后面还跟了一个跟屁虫——刘建明,我没有想到萧萧会请她们。

“哎呀!你们家还真难找。”小米渣抱怨道。

她们看到我也吃惊不小,我知道她们为什么吃惊。萧萧要我带她们到屋里坐,我很乐意的带着她们进去了。因为,终于不用再面对李刚的眼神和那伴郎的纠缠了。

“思雅,你今天真漂亮。”小米渣羡慕的说。

“是吗?谢谢哦!”我有些不好意思。

“爱人结婚了,新娘却不是你。”燕子讽刺道。

我知道燕子的意思,有哪个女人会像我一样的蠢啊!前男友结婚了与好友结婚了,两背叛我的人,我却做了人家做伴娘,这多讽刺、多可笑。

“你们都别这样说了嘛,我就觉得思雅做得对,女人就应该这样大度一点,不要让别人看扁了。”毛姐很有气魄的说。

“幸亏你丢掉了这颗歪脖树,前面还有一片大森林在等着你呢。”小米渣打趣道。

“你走了也不打个电话给我,也不留个联系电话给我,我还以为你死了呢!”燕子抱怨道。

“对不起,我忘了。”我抱歉的说道。

燕子说话虽然毒了点,但我知道她是真的为我担心了,她那人就是这样。其实,我并不是真的忘了,只是不想告诉她,怕黄剑波通过她和刘建明找到我而已。

“思雅,你这几天可过舒服了,你都不知道,我差点被黄剑波那小子宰了,丢到金沙江去喂鱼咯。”刘建明委屈的说道。

听到黄剑波这个名字,我的脸色一下就变了,走的时候,没有带走一样他的东西,包括他当初给我买的电话,就是怕他找燕子要我的联系方式。其实,燕子倒不会被黄剑波收买,只是刘建明就不好说了。

燕子用手狠狠地在刘建明的肚子上拐了一下,“哎哟!”刘建明疼的抱着肚子叫了出来。

我看着刘建明的样子就觉得好笑,燕子这女人老是欺负他,但他就是服燕子整,要是换了别人,他早把人家的胳膊扭断了。

“我要去帮忙去了,一会儿再来陪你们。”我向大家打个招呼便转身走开了。

吃饭的时候,新郎、新娘要给每桌的客人敬酒,伴郎、伴娘也得陪着端酒。萧萧现在怀孕了不能喝酒,我就只能替她喝了,一席吃下来,我也喝得不行了,就回家休息去了,也没有招呼燕子她们,她们吃过午饭以后就走了。

晚上,我们村里一些没有结婚的年轻人闹洞房,他们闹得可起劲了,尽想些绝招闹他们。他们用一根线吊着一颗糖,一个人高高的提着,要新郎、新娘用嘴来一起吃糖,她们刚要吃到的时候,提糖的人就往上一提,他们没吃到,就嘴对嘴的亲到了,大家哈哈大笑起来。他们还想了很多招准备今晚好好的闹上一场,看样子今晚是要闹到很晚了。

我对李刚虽然没有了感情,看到他们已经结婚了,我也真心的祝福他们。但是,看见自己的前男友结婚,自己处在这里始终不是很自在,我就自己回家了。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熊显华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