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5章 想念一个人的滋味

周雨霖她猛地睁开眼,无神地瞧着不远处镂空的窗棂,出了一身的汗,心里更是像被挖空了一块似的,酸的难受。

她终于体会到,疯狂想念一个人的滋味!

如果这一世有机会遇到何牧琛,她一定要对他加倍地好!当然,前提是她必须要站在能和何牧琛比肩的位置,所以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79年刚刚包产到户,现在大多数人都还种地,做生意的很少,可以说遍地都是商机,改革开放给了太多人机会,乘着这个风,她绝不会让自己重蹈上一世的覆辙!

窗外夜色浓重,周雨霖觉得有些饿,正疑惑母亲怎么没喊她吃饭,就听见旁边传来母亲委屈的质问声。

“你自己的孩子不管,却满心满眼地想着弟媳妇儿,你让街坊四邻怎么想?”刘云极力压低声音,但这破庙并不大,周雨霖将她的话听的清清楚楚,“小霖发烧还没好,妹妹还在卫生院,我好不容易借到别人的砂锅,就熬了这么一小锅鸡汤,你不给孩子喝,偏要拿给那毒妇?”

刘云之前是地主家的大小姐,因为“成分不好”,这些年经历了太多的起起落落,但她从来没像现在这么心寒过。

先前小霖说李淑芬勾引了她爸,她还不信,但现在周大明的态度摆在这里,由不得她不信。

“妇道人家,不就一碗鸡汤吗?唧唧歪歪你还没个完了?”周大明恼羞成怒地说道,“那死丫头毁了人家的容,人不送她去监狱已经是看在亲戚的份儿上了,我这个当老子的不去善后,难道任由我们兄弟结仇吗?”

刘云气的眼眶通红,但她自知理亏,只说道:“你弟弟都说李淑芬好不了是活该,轮的到你心疼?周大明,我看你就是心里有鬼!”

“我、我有什么鬼?”周大明把盛着鸡汤的瓦罐放在桌子上,手指着刘云的脸,“我看你又皮痒了是不是?说的什么屁话?”

刘云也忍不了了,狠狠一巴掌打在他手上,怒道:“那毒妇险些杀了咱们女儿,你还帮着她说话,鬼迷心窍了是不是?”

“我先打死你!”周大明左手抓着刘云的肩膀,右手高高扬起,瞪着眼睛要打刘云。眼看着刘云要被扇巴掌,周雨霖突然冲了过来,推开了周大明。

“让他走。”周雨霖站在幽暗的破庙里,看着周大明的同样隐在黑暗中的虚影,冷漠地说道,“爸说的没错,这事儿是我做的不对,替我向小婶儿道歉。”

刘云瞪大了眼睛,周雨霖朝她使了个眼色,她便什么都没说。

“你看看你,孩子都比你懂事。”周大明白了她们娘俩一眼,抱着汤罐儿往外走去,“我晚点回来。”

刘云张了张嘴,想喊住他,周雨霖却一把握住她的手腕,说道:“妈,妹妹一个人在卫生院能行吗?要不咱过去看看吧,反正晚上没什么事儿。”

“可是……”刘云蹙眉望着周大明的背影,叹了口气,“唉,这两天事情多,没顾得上她,对了,缸里还有几块花生糖,你带给她吃。”

家里不富裕,零食什么的很少,几块糖都是稀罕的,刘云通常会给放到米缸里,防潮。

周雨霖依言过去拿了糖,又拿了块馏好的窝窝头在嘴里啃,嚼着嚼着,她突然想到一件事情来,便朝刘云问道:“妈,开学我就上初三了,学费够吗?我听说初三要买不少资料书,交的粮食也挺多的。”

“你操心这个干什么?”刘云看她啃窝窝头,既心疼女儿,又心疼那罐鸡汤,但没明说,只道,“现在咱们有地了,今年的公粮也已经交上了,三千块钱还不够给你交学费的啊?”

周雨霖挑了挑眉,说道:“你还是跟爸商量商量吧。”

“怎么了?”刘云锁门的动作一顿,忧心忡忡地看着周雨霖,“小霖,你是不是又有事瞒着妈?”

周雨霖摇摇头:“他不是一直不赞成我上学。”

“怎么会呢?你爸他……他只是凶了一点儿,怎么会不疼你呢?”刘云道,“你尽管好好学就行,将来当个科学家。”

周雨霖苦涩地笑笑,眼圈又有点酸,她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寄托了她全部希望的女儿,曾经活的像只臭虫……

“妈,我肚子疼,得去趟茅厕。”周雨霖捂着肚子,把兜里的花生糖和半块窝头都塞到刘云手里,脸都皱到了一起,“你先去卫生院看周小雨,我马上来。”

刘云紧张极了:“好好的怎么闹了肚子?”

“没事儿,可能下午睡觉凉着了。”周雨霖弓着腰往回走,片刻后,回头看了看刘云的方向,见她已经离开了,这才直起腰若无其事地往村子后面的田里走去。

她们家农田的旁边有间破木屋,农忙的时候怕别人偷粮食,用来看地用的,李淑芬和周大明每次想避人耳目,都是趁夜来这儿。

两人怕别人发现,根本不敢点灯,只是摸着黑在破木屋里说话,周雨霖依稀听见李淑芬哭着说她小叔现在天天打她。

周雨霖膈应的差点吐了,她稍微离的远些,发现旁边有户人家的麦秆还没烧,顿时冷笑了一声,转身离去。

回家找出来一把锁和一盒火柴,五分钟不要她就重新回到了地里。先是悄无声息地把破木屋的门给锁上,然后抓了把麦秆,点燃了丢进旁边的麦秆地里。

干了的麦秆一点就着,今夜又有点细风,瞬间就卷着火舌往田地的另一头燎原而去!

麦茬儿毕竟短,燃不起大火,只是有很大的烟,不一会儿,周雨霖就听见破木屋里传来了咳嗽声,片刻后,门板也开始剧烈晃动了起来,显然是里面的人开始着急了,想把门打开。

可偏偏就见了鬼似的,怎么也打不开。

“怎么办?怎么办呐!”李淑芬被烟熏得睁不开眼,捂着心口咳的天昏地暗,话更说不清楚了,只能发出古怪的呜咽声,听起来格外的瘆人。

周大明被火烤的满头大汗,后背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束手束脚地站在小破屋的门前,心里无比后悔。麻痹的,早知道就不来了,听她哭了一晚上不说,还倒霉遇到别人放火……

以后还是得离她远点,不然让二明和爹知道了,非得剥了他们俩的皮不可!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落月冰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