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9章 去哪里找房子

那人也挺同情她们的,答应载她们到县里去坐车,自然就不会拒绝这点要求,刘云抹了抹眼泪,下车朝小雨跑了过去。

“妈妈……”小雨冲进刘云怀里,哭的直抽抽。

刘云心疼的要命,却忍着难过,和周老汉说道:“我后悔了,孩子不能留给你们,反正你也看不上小雨是个女孩儿,既然这样,不如让我把她也带走。”

“谁说我看不上的?”周老汉吹胡子瞪眼地说,“怎么说我也是小雨的爷爷,她是我周家的孩子,凭什么给你带走?”

“你周家的孩子?你看顺眼过她一天吗?李淑芬的儿子差点儿把她淹死,你管过吗?!”刘云厉声质问,眼睛里迸射出怨恨的光芒,抱住小雨就往拖拉机那儿跑,眼泪模糊了双眼,想到两个女儿遭受的一切,她对周家的一切更是厌恶,只想要尽快离开。

小雨还在一抽一抽的,刘云心疼的要命,暗暗怪自己当初脑子被门挤了,竟然要把她丢下。

周老汉见她一副抢孩子的样子,大声嚷嚷了起来:“你干什么你?光天化日的,你抢孩子!”

“小霖,快来接你妹妹。”刘云举着小雨让周雨霖接住,周雨霖觉得她这个样子有种谜之喜感,一边把小雨抱在怀里,一边笑了起来。

刘云三两下爬到拖拉机上,着急忙慌地说道:“她三叔,快点,快点开走,她们不让我把孩子带走,要和我抢呢。”

“诶,这怎么行啊,我帮了你,以后回来他们找我麻烦怎么办?”都是一个村的,他到底还是有点担心,“要不你还是和我叔商量一下吧。”

周老汉在拖拉机后面扬声喊:“刘云,你敢抢孩子,我报案抓你信不信?说好了把小雨留下的,你这是在犯罪,你等着,你今天敢走,我非让你坐牢不可!”

刘云好悬没急哭了,她哽咽着说道:“你先开,我求你了,你先开走行不行?”

“诶,算了。”他早就听说了周家的破事,见状对刘云更是同情,无奈地说道,“反正你们的家事我也管不了,以后他找我麻烦,我权当不知道。”

刘云顿时对他千恩万谢,如果不是他,她以后能不能再见到小雨都两说了。

“没事了啊,没事了。”周雨霖温柔地安慰着小姑娘,“妈妈刚才和你闹着玩儿呢,这不是把你带来了吗?不哭了啊,小雨乖。”

刘云听见这声音,也是难过不已,她把小雨接到怀里抱着,哭道:“对不起,女儿,妈妈不是故意的,妈妈真的也舍不得你,但妈也要生活,我……我鬼迷心窍了,你别难过,别气妈妈好不好?”

“妈,以后真的别这样了。”周雨霖说道,“办法总比麻烦多,而且,不是还有我呢吗?”

刘云破涕为笑:“是,女儿长大了。”

“刘云!”周老汉被拖拉机落下老远,还在那大喊,“你把孩子还回来,听见没有,那是我周家的孩子,你把她们带去哪儿?”

周雨霖看着爷爷的身影逐渐变的越来越小,心中感慨,这样的场面,是她从来不曾想象过的,母亲康健,妹妹可爱,极品亲戚离她越来越远,一切都是最好的样子,简直像场梦。

“妈,咱们去哪儿?”周雨霖心里有打算,但是不好说。

万安村在河北省,离北京不远,坐火车三个小时就能到,如果让她选,她当然想去首都,但她担心的是母亲和妹妹。

“妈也没想好。”刘云说道,“本来我想去你小姨那儿的,但昨天我在镇上给她们那边打了个电话,你小姨又怀了,咱们直接过去不好。你外婆那边,也不是好去处。”

周雨霖也没干涉她,让她自己想,无论去哪儿,都得先去县里坐火车,到时候再说也不晚。

小雨像是被吓着了似的,一直把脸埋在她怀里,哭的一抽一抽的,周雨霖安慰她,把她手里攥着的那颗糖拿出来,剥了塞到她嘴里。

“姐姐的糖给你吃。”周雨霖说道,“别哭了好不好,姐姐给你打两下出气。”

小雨却不打,一边吃糖一边把脸转到一边去,显然还在难过,她眼睛很大,瞳孔很黑,直勾勾地瞧着两边的路,看起来有点呆,眼睛都哭红了,可怜兮兮的。

周雨霖宝贝似的拍她的后背,没一会儿,小孩儿哭累了就睡了。

嘴里的糖没吃完,化成口水顺着嘴角淌了周雨霖一肩膀,周雨霖也不嫌弃,拿衣袖给她抹了抹脸,让她平躺在自己怀里睡。

没一会儿,几人来到火车站,周雨霖让刘云看着小雨和行李,自己挤进去买票,刘云本来还没打定主意,周雨霖就说道:“反正咱们钱也不多,妈你给我二十块钱,我去买这个价位里最早的那趟,买到哪是哪儿。”

“也、也行。”看到那么多人,刘云有些紧张,“你注意点。”

之前她听说火车站总有偷东西的,所以整钱都装在荷包里贴身藏着了,零钱装在外面衣兜里,她拿出两张十块的给周雨霖,让她去买票,周雨霖也没照她说的那样考虑,而是直接买了两张到北京的。

小雨年纪小,不用买票,售票员找了两块钱,周雨霖回去给她妈,刘云让她自己装在身上。半个小时以后,候车室的大钟指向十点半,周雨霖母子三人登上了去北京的火车。

面对未知的旅程,刘云是紧张,周雨霖满怀期待,小雨什么都不懂,只窝在刘云怀里好奇地乱看,三个人的命运,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82年的北京和周雨霖印象里的完全不一样,没有严重的污染,没有恼人的堵车,没有拥挤的人潮,她雍容而亲切,像个和蔼的贵妇人,踏足在这片土地上的时候,既令人诚惶诚恐,又让人与有荣焉。

从火车站出来,刘云显然更紧张了,望着马路上呼啸而过的汽车,她心头狂跳,要知道,在这之前,她还仅仅只是听过小轿车的存在,对这种铁皮物体十分的戒备。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落月冰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