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2章 婊子娘养的

1966年的时候国内开始大批量引进红富士,因为品质优越,较平常苹果要更甜更脆,广受好评。而国内也开始大范围推广种植,很多私人承包商也纷纷跟风引入,结果导致红富士大面积泛滥成灾,销售桎梏。

黑心果商趁机压低价格,果农一是不甘心自己一年的心血就这么赔本给卖了,二也是在眼巴巴等着国家出面指望能挽回点损失。

周雨霖越想越觉得可行,连忙找到刘云把自己的打算一股脑儿都说了。刘云听完连连摆手:“不行不行,这不是投机倒把吗?”

“妈,我们这是响应国家号召,现在都鼓励解放经济、自体经营,怎么会是投机倒把呢?”周雨霖见刘云依然有些犹豫,继续劝道,“我们这次就尝试一次,如果不行我们就再做打算!”

刘云依然半信半疑,推拖道:“你再让我考虑考虑。”

周雨霖哪还能不明白刘云的潜台词?她自然知道刘云性格软弱、拿不定主意,不然上辈子也不会沦落到任由周大明糟践,最后不堪隐忍抱着妹妹跳河自尽的下场。

但眼下刘云避着她不肯掏钱,心心念念一直要往玩具厂里钻。周雨霖又气又急,又怕逼急了刘云适得其反,整个人病蔫蔫的,宛如霜打的茄子,抬不起精神。

就在她走投无路之际,突然想起来之前何牧琛留给她的那张名片。周雨霖心下有些犹豫,旋即便把那个念头给否了。

既然刘云不支持,周雨霖就决定自己先开始干。如果自己这里成效还不错的话,到时候刘云自然也就没有什么顾虑!但现在她急缺的是资本钱,周雨霖想了一下午,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出去到处走街串巷,搜罗所有可以变卖的废品和纸屑。

80年代废品回收都是私人承包,还有专门的废品回收员。周雨霖没有门路,只能从路边和垃圾桶里翻找一些遗留的,然后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卖给废品回收站。

连续劳累了好几天,周雨霖才勉强攒齐两块钱。手握着薄薄的纸钞,她蹲在路边忍不住有些发愁:这捡垃圾捡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程飞扬好不容易偷偷摸摸将他哥的车给开了出来,却没想到临时出了事故。被他爸妈连番狠揍了一顿不说,更是严格看管了好几天,今天刚放出来就立刻联系上严文府和何牧琛大倒苦水。

突然他话说到一半,目光死死盯着对面街角一道人影,激动咋呼的用力拍打严文府:“快看,那不就是害得小爷落得这般凄惨的小贼吗?”

严文府下意识的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了蹲在街角的周雨霖,自然没错过她身边的大袋子:“她这是在做什么?”

“这还看不出来?”程飞扬不屑的撇了撇唇,“讹不到钱混不下去了呗,转行捡破烂了。”他兴冲冲的朝何牧琛挤了挤眼,“你说她好好一个小姑娘,家里怎么想的,又是讹人又是捡破烂的,还不要嫁人了?”

原本没指望何牧琛搭理他,却见面容冷峻的少年淡淡扫了他一眼:“与我们无关。”

他顿了顿,“她没有讹诈。”

程飞扬惊疑不定的看了他一眼,何牧琛率先站起身:“走吧。”

不过是个蓬头垢面的野丫头,还不值得他们费心思去注意。

周雨霖完全没发现自己与何牧琛擦肩而过,有些颓丧的搓了搓脸,她强打起精神回家。刚进弄堂听到一阵尖利的骂声,其中夹杂着刘云不知所措的辩解。

周雨霖脸色一沉,加快脚步冲进门去,却发现刚收拾好的家被人砸的一片狼藉。温着粥的炉子也被踹翻倒在地上,好几个中年妇女挤在屋子中央,其中一个穿着碎花袄子,头发及耳的中年女人揪着刘云的头发,打骂不休。

“骚浪的狐狸精!没男人能骚死你!也不打听打听我红云嫂的名头,小贱人,敢勾搭我男人?老娘废了你,让你出门就被人泼粪!”

“我没有……你们误会了……”刘云侧脸红肿,头发乱糟糟的,明显在刚才的对决中处于下风,妹妹恐惧的站在角落嚎啕大哭,周雨霖瞬间红了眼,端起还剩下的半锅粥,狠狠的泼向那几人:“滚出去!谁让你们来我家的?”

滚烫的粥烫的红云嫂狼狈尖叫,一见到始作俑者,掐着腰冷笑:“我说是谁家没教养的,原来是这婊子养的,我呸!什么样的婊子娘什么样的赔钱货!”

说完也不再搭理周雨霖,冷怒的瞪着无助搂着小女儿哭泣的刘云:“刘云,我警告你!离我男人远点,红云嫂狠狠往地上啐了一口,见刘云只是无能懦弱的搂着小女儿痛哭不已,堵在心头的那一口恶气彻底烟消云散。

一转身就见刚才跟饿狼一般的小崽子依旧死死地盯着自己,阴冷仇恨的眼神令她瞬间寒毛直竖,色厉内荏的咒骂道:“看什么看?有娘生没爹养的小野种!再看老娘今天就把你们这一家婊子赶出去!”

下次在发现你勾搭我男人,老娘扒了你那层皮!”

“就是,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家。什么离异,八成就是被人戳着脊梁骨赶出来的!瞧瞧她那副样子,整天哭哭啼啼,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黄花大闺女!”

“破鞋!真不要脸……”

红云嫂带过来壮势的几个中年妇女充满鄙夷的七嘴八舌的咒骂,红云嫂眼底闪过一丝快意。

刘云刚搬过来的时候,她就看她不顺眼。红云嫂以前吃过这种女人的亏,看起来柔柔弱弱,知书达理,但是一肚子的坏水,一门心思的勾搭别人家的男人。

要不是她当时盯得紧,说不准那只骚狐狸瞅准机会就登门入室,哪里还有她红云嫂的位置?

“砸!都给我狠狠地砸!”红云嫂捞起旁边的碗筷,用力往地下一摔,四下飞溅的碎玻璃差点飞进缩在刘云怀里的妹妹眼里,吓得她哭得更是撕心裂肺。

闹哄哄、尖利的叫声刺激的周雨霖太阳穴一阵阵胀痛,而门口围了一圈又一圈看热闹的人,就是没人敢出面说句公道话。

“我看谁敢动!”

略显稚嫩的童音带着浓烈的戾气,周雨霖冲进厨房,拿着菜刀“哐啷”一声劈断了长条凳子的一条腿!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落月冰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