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8章 找死

坐在院子里乘凉的红云嫂扇着鹅毛扇,湿漉漉的头发披在肩头:“得了吧,方子。人家就想自己藏着掖着偷吃,你跟着屁股后面起什么哄?八百年饿死鬼投胎似的,就她那寡妇相,有什么可藏得?”

刘云被她一番话呛得脸都红了,方子无趣的撇了撇唇,翻了个白眼,无端被红云嫂刺了一通,她也满心眼的不痛快。

虚掩着的门帘晃了晃,周雨霖端着好几小罐金灿灿的小瓶子走出来,瓶子顶上还栽了一小叶薄荷:“婶子,奶奶,这是我刚做的果酱,你们尝尝?”

她给方子递了一罐,一股浓郁的甜香还有苹果的清香瞬间夺走了方子的呼吸,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迫不及待的小小挖了一勺,入口棉砂的口感还有淡淡的温热,裹挟着甜腻的香气直通胃里。

这年头糖还是稀罕物,尤其是这样的甜酱,更是少见。方子几口就吃完了,连张奶奶也赞不绝口。红云嫂瞧着眼红,她不是因为没吃到馋的,而是周雨霖所有人都给了一份,就偏偏漏了她!

红云嫂心里老大不痛快:“破落户就是破落户,抠门劲儿!”她故作不屑的嗤笑着看着方子的吃相,嘲讽道:“没出息!别人家的屎都是香的!”

方子脸一红,刚要呛回去,便听到周雨霖笑眯眯道:“看来红云嫂吃过别人家的屎,不然怎么知道是香是臭?”

红云嫂“噌”地从凉椅上站起身,插着腰破口大骂:“小贱蹄子,你故意跟老娘过不去!老娘今个儿替你那婊子娘好好教育个小贱蹄子,满嘴喷粪,没个大小!”

她撸着袖子作势要冲过来,周雨霖眼神一冷,抽手夺过方子手中的空瓶,“哐啷”一声砸个粉碎,留着瓶口,满是尖利碎片的一端对着红云嫂,“嫂子,好狗不挡道!你一而再、再而三出口侮辱我妈,还想替她教育我?自己没本事下蛋,别整天眼红盯着别人家的种!”

她笑眯眯地看着红云嫂忽青忽白的面孔:“有功夫多烧烧香,积积口德,说不准老天瞎了眼,就让你老蚌怀珠,没绝了后!”

“噗嗤——”

一旁看热闹的方子失笑出声,难得看到无往不利的红云嫂吃瘪,满脸的幸灾乐祸。李林森慢吞吞的从屋子里走出来,有些不耐烦的拧紧眉头:“一天到晚吵吵个不停,能不能歇一会?”

他眼珠子下意识地瞥向刘云,红云嫂瞬间红了眼:“姓李的!你眼珠子往哪里看?老娘扣了你狗眼信不信!”

周雨霖懒得再看后面的闹剧,这个弄堂只不过是她们暂时歇脚的地方。若是之后有钱了,肯定是要先买个栖身的地方,最好还能买个门面房。

一想到几十年后令人仰为观止的房价,周雨霖心头一阵骚动。现在房价太便宜了,一平方才几十块钱,地段稍微繁华一点的也才要一百多。

只可惜她兜里没钱,不然砸下去好几套房产,坐等升值,分分钟成为千万富翁。

这厢刘云看着桌上摆了十几瓶小罐子,各个头顶着淡绿色的薄荷叶,金灿灿的棉纱果肉与绿油油的植物交相辉映,更为小巧。

她担忧的皱了皱眉:“这么点东西,能卖出去吗?”

“甜点贵精不贵多,就算不甜吃多了也会有点腻。”周雨霖快速的解释道,“能不能卖出去,明天试试就知道了。”

刘云面上明显不信,但见周雨霖格外坚持,也抱着让她吃吃苦头的想法,随她去了。

但没想到,第二天门口来了群不速之客。

周雨霖看到蹲在门口的穿的吊儿郎当的地痞,脸色逐渐沉了下来。领头的横六吐了口唾沫,冷笑道:“乐清百货?小丫头片子,敢骗你老子?活腻歪了!”

周雨霖没想到这群流氓竟然能查到自己住的地方,心一点点沉了下去:“你们要做什么?”

“做什么?”横六眯了眯眼,脸上的刀疤显得格外狰狞,“李老头的果园我横六要定了!识相的赶紧给我滚!不然——”

“这天干物燥的,烧死几个人也不是什么难事!”

周雨霖心头一凛,心思一点点沉了下去。

“呵。”她突然笑出声,原本还等着她求饶或者被吓哭的横六一愣,脸上刀疤直颤,“你笑什么?”

“你怎么就知道我跟乐清百货没有关系?”周雨霖背在身后的掌心开始出汗,但面上依旧一派镇定,“我告诉你,我今天就是去给乐清百货送东西的!要是耽误了我,你横六有几条命够赔的!”

她冷冷的眯起眼,不大的身形透露出浓郁的煞气:“你这是自己找死!”

周雨霖稚嫩的面容不见半点慌乱,横六一时也摸不准她话的真假,脸色一沉,竟被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给唬住了,脸上的杀意愈发浓郁了几分。

“怎么?不信?”他许久未曾有动作,周雨霖更是确定了自己的猜想,“我劝你们最好让开,耽误了时间,到时候乐清怪罪下来,你们可承担不起!”

横六眯了眯眼睛,乐清百货他们肯定是得罪不起的,但眼前的小丫头不过是一个初中生,怎么可能跟那位有关系?

“六哥,你别信她的,她肯定是骗我们的!”冯富啐了口唾沫,阴骘的眼神恨不得将她剥皮抽筋。

“骗你们?可要跟我走一趟?”周雨霖一副有恃无恐的姿态。

横六更加不敢放肆,唯恐一个不小心就惹到了那位。

冯富:“六哥,我们跟她去看看?万一她说的是真的……”

“谅她也不敢骗我们,去看看也行,要是发现她说的是假的,我们再动手也不迟!”

“对,反正她跑不了,要是骗我们就……”冯富说着,抬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看向周雨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乐清他们的确得罪不起,但是一个小丫头他们还是有办法让她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

“想好了?我的时间有限!”周雨霖手心一片汗渍,神色却没有丝毫不惧。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落月冰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