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2章 图谋不轨被反击

第十二章 图谋不轨被反击

自己竟然被打了?!

这一巴掌三皇子没有留情,用了不小的力气,叶锦溪只感觉自己的脸酥酥、麻麻的,疼意倒不是那么的明显。

咬紧了牙,她扭过头来,面对着他,怒目而视。

然后——

缓缓下拜。

“不知三皇子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无论如何,不能失了礼数,否则不一定又会引起什么样的麻烦。

至于这一巴掌,连同着身上的伤,总有机会还的!

三皇子刚才也是怒火攻心,情急之下动了手,此刻见到叶锦溪竟然还能如此淡定的给自己行礼,已是十分的诧异。

只是看到她眼中不加掩饰的厌恶的时候,怒火再次汹涌而至。

“不用揣着明白装糊涂,我为何前来你会不知?”

猛地一甩袖子,三皇子坐在一旁的石椅上,冷着一张脸,面带讥讽,“今天你父亲上早朝的时候,不小心掉落了一份退婚书,是你的手笔,是不是?”

闻言叶锦溪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心中冷笑一声。

这都能掉出来,真是愚蠢!

想不明白像是这样的性格的人,究竟是怎么一路升到丞相的位置上去的。

隐藏住心中的讥讽,叶锦溪面上不动声色,适时的露出些许的惊讶:“退婚?我倒是听父亲提起过这件事,却是不知道竟然已经退婚了,看来皇上他老人家还是心疼三皇子的,不忍心看着你受了委屈,此后你也大可不必再因此而郁郁寡欢了。”

听出她言语中的嘲弄,三皇子的眼睛又瞪得像是牛眼珠子一样,满是狠厉。

“叶锦溪,你少在这里装疯卖傻,已经有人告知我,那份解婚书上的字迹,和丞相的完全不同,明显就是你所为,你竟然还在这里狡辩,真是胆大妄为!”

“是我的主意,那又如何?”

事已至此,叶锦溪也不再装傻,索性大大方方的承认了,“你本来就对我诸多不满,既然如此,何不趁此一刀两断,免除了你我之间的烦恼,从此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三皇子,相信以你的身份地位,一定可以找到一个更合适做你妻子的……”

勾唇一笑,她幽幽的吐出来两个字——“傀儡。”

听到这里,三皇子心中赫然,感觉像是心事被人戳穿一般,面露惊恐。

随即他又反应过来,上一次见面,叶锦溪已经很不客气,想必是已经知道了些什么。

呵,就算是知道了又如何,不过是一个小小丞相之女,还真的以为自己高人一等?

既然你避我如蛇蝎,我偏偏不让你如意!

察觉到三皇子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叶锦溪下意识的后退一步,眼中满是戒备。

只是饶是如此,仍旧是没有躲过他的袭击。

眼前人影一闪,叶锦溪感觉自己肩胛处被点了两下,顿时便动弹不得。

被点穴了!

看着一动不动的叶锦溪,三皇子冷笑一声,上前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径直进了她的闺房,将房门踹上。

“咚”的一声,他手一扬,叶锦溪便被毫不留情的丢到了床上,撞的她浑身上下的骨头都是疼的。

还没等她缓过劲儿来,三皇子已经欺身上前,将她压在身下,伸手狠狠地捏着她的下颌,像是要把骨头捏碎一般。

“叶锦溪,倒是我之前小看你了,没想到你不仅没有传言的那般痴傻,竟然还有些小聪明,能够劝动叶耀宗那个老家伙去退婚。但是你还是太天真了,我怎么会任由事情超出我的掌控。既然现在退婚了,索性我就一不做二不休,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除了我,谁还会要你。只不过你婚前失贞,只怕嫁过来,也只能做个妾室,到时候,我看你还怎么嚣张!”

语毕,三皇子直接动手去撕扯她的衣衫。

虽然叶耀宗已经知道了叶锦溪受了委屈,原本属于她的份例也都归还给她了,但是衣裳制成还需些许时日,所以她现在身上穿的仍旧是之前的旧衣服。

避寒遮羞都没有问题,但只有一点——不结实。

三皇子完全都没有费什么力气,便将领口扯开,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肌肤。

原本是赛雪的凝脂,只是上面还有着陈旧的疤痕,看上去倒是显得触目惊心,使得人不由得失去了不少兴趣。

见状三皇子皱了皱眉,忍不住再次讥讽道:“就你这个身子,也就是我现在不嫌弃,不然的话,丢到大街上,连个乞丐都不会多看你一眼。”

叶锦溪承受着精神和身体上的双重刺激,心中又急又怒。

感受到三皇子的唇已经粗、暴的落在了自己的颈间,更是不由得生出了一种恶心的感觉。

难不成自己今天真的就要毁在他的手里了吗!

叶锦溪不愿意自己就这么被糟践,更不愿意让三皇子如意,咬紧了牙,暗自运功。

在三皇子的手已经摸到她的腰带,准备扯开的时候,她的穴道终于冲破——

“你找死!”

随着叶锦溪冰冷的声音响起,一根簪子毫不犹豫的插进了三皇子的肩膀!

“啊!贱、人,你想要行刺我!”

三皇子吃痛,刚要呼救,却是被叶锦溪不客气的抓过刚刚撕破的衣服碎片,径直堵住了他的嘴,随即握着他的肩膀,一个翻身,便将他制于身下。

当即形式便逆转过来。

看着三皇子趴在床上,手臂被别在身后,叶锦溪冷笑一声,握着簪子的手缓缓松开,伸手在他的身上点了两下。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俯下身子,压低嗓音,娓娓道来:“三皇子,你是真的不要命了吗?”

明明仍旧是轻柔的声音,但是传到三皇子的耳中,却是使得他不由得生出了一种惊悚的感觉,身体也不受控制的瑟瑟发抖。

感受到他的胆怯,叶锦溪嗤笑一声,嘲讽溢于言表:“原本我以为你也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虽然行事手段肮脏,但是终究还有着气魄,现在看来,倒是我眼拙了。”

听着她的奚落,三皇子羞愤难当,想要挣扎,奈何却是丝毫都动弹不得。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鸿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