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3章 金印保命严警告

第十三章 金印保命严警告

叶锦溪将他口中布条抽开。

刚刚拿走,便听到三皇子愤声说道:“叶锦溪,你不要得意,刚才是我疏忽,才让你有了翻身的机会,若是……”

“若是再来一次,我保证让你连我衣角都碰不到。”叶锦溪抢过他的话头,语气轻缓,却是夹杂着不容忽视的嘲讽,“三皇子莫不是贵人多忘事,忘记了刚才是怎么趁人之危点了我的穴道的?现在说这话,不觉得可笑吗?”

“我……”

三皇子理亏,即使心有不甘,却终究是说不出什么话来,只是侧头趴在床榻之上,倍感屈辱,心中暗暗的盘算着要如何找补此次的亏损。

瞥见他的神情,叶锦溪略微思索便明白他心中所想,不由得嗤笑一声,重新堵上他的嘴,素手微动,握着那根发簪,猛地拔出——

“唔!”

三皇子疼的冷汗都下来了,奈何口中塞着布,只能发出闷哼。

而在他刚要缓过来的时候,叶锦溪却是再次将发钗插进了他的肩中!

这一次,三皇子的身体都明显的僵硬了许多,额头上青筋暴起,眼眸中布满了红痕,触之倍感惊心。

见状叶锦溪勾着唇角,露出一抹冷酷的笑容,俯下身子,凑在他的耳边低语:“三皇子,怎么样,这个滋味不好受吧?虽然这些还不足以抵消我曾经的伤痛,就当是讨回了一点点的利息好了。”

三皇子闷哼出声,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

“我可以让你说话,但是你不许声张,不然我保证现在就要了你的命,大不了鱼死网破,我也不亏。”

见三皇子疯狂的点着头,叶锦溪这才将他口中的布条抽出,丢在了一旁,翻身坐在一旁,扬了扬下颌,示意他:“说吧。”

“叶锦溪,你真的是胆大妄为,你就不怕……”

“能不能不要说废话?”叶锦溪揉了揉额角,皱着眉,一副发愁的模样,“我不是要听你说废话的。”

如此轻慢的态度,使得三皇子脸颊都在发热,咬紧了牙关,忍了又忍,终究是忍住了汹涌的怒火,沉声说道:“你要怎么才肯放了我?”

叶锦溪放下手,轻笑一声:“总算是不说废话了。放了你……当然没问题,但是前提是你拿的出足够的诚意,否则若是你再对我出手,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岂不是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了。”

闻言三皇子顿时瞪圆了眼睛,面露惊恐:“弱女子?!你怎么好意思开口……”

在叶锦溪冰冷的眼神下,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归于平淡。

片刻的沉默之后,三皇子垂着眼眸闷声说道:“我将身上的金印交于你,那个相当于三次免死金牌,不管是什么样的罪责都可以脱罪,这样你是否满意了?”

听到这话,叶锦溪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语调都变得明亮了许多:“此话当真?”

说话间,已经将他翻了过来,伸手在他的腰间翻找了一番,果然摸到了一枚金印。

将金印置于掌中,叶锦溪仔细的端详了一番,在上面看到了皇室的专属刻印,心中这才安定。

伸手在三皇子的肩处点了两下,随即退回到座椅上,语气慢条斯理:“好了,你可以走了,希望你记住今天的事情。”

三皇子翻身而起,结果不小心扯到肩膀处的伤口,顿时脸色一白,咬着牙恨声说道:“把伤口给我处理好。”

原本叶锦溪并不打算搭理他,只是又想到若是他这么离开,只怕会引来更多的非议,于是只能不情不愿的将他的伤口处理了一下,确定不再出血之后,再次赶人:“现在可以走了吧?”

“叶锦溪,我倒是之前看错了你,”三皇子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面露冷笑,“我们走着瞧!”

言毕,他起身离开,没有再走正门,直接运功离开。

待到他的身影消失不见,叶锦溪突然感到身子一软,陡然瘫在了座椅上。

刚才的镇定,不过是她一直在强撑着,现在危机解除,她悬在心口的气也散开了。

“奶娘,奶娘……”

“大小姐,老奴在,你……你这里怎么了!”

奶娘带着丫鬟走进来,见到叶锦溪如此模样,顿时大惊失色,连忙上前将她扶起来,却是见到她的手上身上都有血迹,心中更是赫然:“你是受伤了吗,怎么回事,怎么弄得?”

“奶娘,不是我。”叶锦溪恢复了一些力气,连忙按住她上下查看的手,咬着牙简短截说,“受伤的是别人,今天的事情你们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个字都不要走漏出去,不然会有什么后果你们自己掂量着。如果还想要好好活命,就把嘴管严一些,听到没?”

奶娘什么时候见过她如此狠厉的模样,当即便吓得不敢说话,只会下意识的回答:“知,知道了。”

一旁的小丫鬟更是一副吓得半死的样子,随着奶娘一起。

见状叶锦溪点了点头,语气转缓,恢复了原本的柔和:“放心,只要你们忠心与我,我自然是不会亏待了你们,我们主仆之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好了,你们将这里收拾干净,再给我打些水来,我要沐浴更衣。”

“是,大小姐。”

不多时,浴桶准备妥当,叶锦溪独自沐浴。

浸泡在水中,一低头,看到自己胸前沾染的痕迹,顿时眉头狠狠地皱起,脸上满是厌恶之情。

她又想起三皇子俯身在她胸前欲行苟且之事,胃中再次不安分起来。

强行压下欲呕的感觉,叶锦溪拿着巾布,在身上狠狠地揉、搓。

皮肤本就细嫩,怎么经得住这般蛮力,当即便泛起了红。

直到感到隐隐地疼意,叶锦溪才终于停手,看着白皙的皮肤已然全都变得红彤彤的,不由得发出了一声苦笑。

沐浴的差不多了,她才唤来人,伺候她更衣。

丫鬟站在身后为她擦拭着湿润的长发,而叶锦溪在闭目养神。

片刻之后,她幽幽的睁开眼睛,唤来奶娘。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鸿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