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5章 身份破恶奴毙命

第十五章 身份破恶奴毙命

“那是……丞相府的嫡女叶锦溪?”

锦衣男子的言语中带着些许的不确定。

身旁侍卫观察了一番,躬身回禀:“回二皇子,那确实是一个女扮男装之人,但是是否是丞相府嫡女,还未可知。”

凤九轻轻笑一声:“那就是她了,本宫之前曾见过她,依稀还记得她的模样,虽然这次乔装打扮了,但是终究是手法生疏,若是亲近之人,一眼便可以看出来。”

眼睛盯着不远处的叶锦溪,他的嘴角的笑容变得更加的深刻。

“之前听闻叶锦溪和三弟的婚约解除了,解婚书却不是丞相的手笔,现在看来,应该是这位大小姐的杰作了。传闻她痴傻如幼儿,现在看样子,竟是同常人无异,莫不成她的疯病已经痊愈了不成?”

身旁侍卫皱着眉头,对此倒是不知情:“回二皇子,倒是没有听闻这个消息,需不需要奴才去查探一番?”

凤九轻沉吟片刻,缓缓的颔首:“去吧。”

侍卫领命,转身迅速消失在街头。

望着叶锦溪将已经包扎好伤口的小男孩扶起来,凤九轻的脸上浮现了浓浓的玩味的神情。

“原本还以为老三为了权势竟然能够如此的委屈自己,现在看来,竟非如此,若这一切都是三弟的谋划,那么现在的结果,只怕是让他恼怒的抓心挠肝了吧?”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画面,凤九轻唇际溢出一声轻笑,眼眸中满是意味深长。

叶锦溪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此刻她的注意力全都在眼前的小男孩身上。

“现在感觉好些了吗,还很疼吗?”

小男孩手捂着胸口,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脸上绽放出了明媚的笑容:“已经没什么感觉了,一点儿也不疼了。多谢公子仗义搭救,此等恩情,没齿难忘。”

说着他伸手作揖,缓缓下拜。

见状叶锦溪连忙拖住他的手臂,皱着眉,脸上满是不赞同:“你的伤还没有彻底好,动作不可过激,以免伤口再一次崩开。谢意我心领了,先养好伤再说。”

语毕,她扭头看着已经站起来,正瞪着眼珠子,一脸恶狠狠的看着自己的壮汉,冷笑一声,举着折扇指向他:“光天化日,纵马伤人,你等着狱卒来吧。”

“狱卒?我呸!”

熟料壮汉却是完全不以为然,一口啐在地上,全然没有惧怕,“你以为我会怕?你可知道我是谁,就算是府尹来了,也不敢对我怎么样,岂容你在这里吆五喝六!”

闻言叶锦溪眼眸微眯,看着他如此嚣张的模样,心中不免的起了打量。

京中权贵不知几何,说不定哪个就是其中的亲信,若是犯了事,确实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不了了之。

虽然都已经是心照不宣的事情,但是被他怎么大刺刺的说出来,还是令人倍感厌恶。

叶锦溪看着他身上的穿着,虽然整洁,但是却并不是什么名贵的料子,而且模样略显得沧桑,也不是养尊处优的样子。

如此看来,恐怕是哪家权贵的奴仆出来仗势欺人罢了。

想到这里,叶锦溪不由得轻呵一声,语气舒缓淡然:“口气这么大?难不成你身后的主子是当今圣上不成?饶是如此,既然犯了罪,也没有轻饶一说,你又是哪里来的胆子!”

“你——”

壮汉刚要呵斥,突然听到一阵马匹奔走的声音,当即脸色一变,也顾不上与叶锦溪多加纠缠,连忙转过身去。

一辆马车缓缓停下,壮汉小跑着走过去,卑躬屈膝,不见方才的嚣张模样。

“公子。”

“发生什么事了?”马车里面传来一个淡雅的声音。

叶锦溪听了,眉头微微一皱。

这个声音,听着有些熟悉。

“无事,公子不用担心,”壮汉双手抱拳,语气满不在乎,“不过是一个乞儿想要趁机讹诈奴才,但是都已经被摆平……”

正说着,一个清亮的声音陡然插了进来:“是讹诈还是你故意伤人,在场这么多人,可都是看在眼里的。”

闻言壮汉脸上的神情一下子变得十分的狠厉,扭头朝着出言的叶锦溪狠狠地瞪了一眼,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只是叶锦溪却是无所畏惧,将小男孩护在身后,上前一步,朗声说道:“这位公子,你的手下纵马在闹市伤人,还言辞狂妄,不将王法看在眼中,不知公子是否知情。”

“真有此事?”马车内再次传来清冷的声音。

这时壮汉却是不敢撒谎,只是让他承认,他更是胆怯,只能支支吾吾,却是连一句连贯的话语都说不出来。

结果已经昭然若揭。

“手下恶奴伤人,是我管教不严,来人,斩杀谢罪。”

话音刚落,马夫已经从一旁抽出一把剑,朝着壮汉狠狠地刺了过去。

“公子,饶——”

随着一道血剑喷出,声音戈然而止。

壮汉的身体在原地晃了晃,最终陡然倒地,却是再也起不来了。

目睹此等情况,围观的老百姓俱发出一阵唏嘘,夹杂着几声尖叫。

叶锦溪也没有想到,马车里之人竟然这么狠绝,直接要了他的命。

看着他瞪圆了双眼死不瞑目的模样,她的心中突然恐慌起来,庆幸那位公子没有偏信了壮汉的言辞,不然现在倒在地上的,很有可能就是她和那个孩子了。

抿了抿唇,叶锦溪刚想要说些什么,一阵风吹过,恰巧将马车的围帘吹起一角。

也是因着这个缘由,使得她看清了马车中人的模样,不由得一愣。

——竟然是那日在绣房中的那位龙公子。

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再次见到他,叶锦溪感到十分的惊讶。

只是在她犹豫着要不要上前去打声招呼的时候,龙公子却是已经吩咐马夫驱车离开,徒留滚滚烟尘,以及那具死尸。

闹剧已经告一段落,没有人愿意对着一具死尸,围观的人群逐渐散开。

不多时,两名捕快赶来,将地上的死尸抬走。

瞬间,街道上再次恢复了原本的喧嚣,仿佛之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鸿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