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9章 破口大骂被禁足

第十九章 破口大骂被禁足

只是叶语容是他最宠爱的女儿,他怎么忍心……

眼见着叶耀宗犹豫不决,叶锦溪心中一片冰冷,没有丝毫的情绪,开口也是漠然:“丞相大人怎么犹豫了,刚才我被指控为妖孽的时候,丞相大人不是还口口声声要大义灭亲吗?现在换成了二妹,您就不忍心了?只是您有没有想过,若是这个消息传出去了,以后咱们府中之人,会受到多少的指指点点。”

经她这么一提醒,叶耀宗恍然反应过来。

诚然,当初因为叶锦溪痴傻的事情,就使得他承受了不好的明讽暗损,现在若是再被旁人知道叶语容被妖孽上身,只怕御史台那帮老家伙们又要没完没了的去弹劾他了。

纵然叶语容是他最疼爱的女儿,但是和他的前途相比,却是微不足道。

于是叶耀宗也不再犹豫,对着一旁站立的仆人挥了挥手:“来人,将二小姐绑起来!”

原本见他迟迟没有动作,叶语容心中还在庆幸,以为自己能够全身而退。

甚至她都已经想好了一会儿要如何整治叶锦溪。

这个贱、人害得她当众出丑,这件事,绝对不跟这么轻易的算了!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叶锦溪不过短短两句话,竟动摇了叶耀宗的决心,害的自己被捆绑起来。

自打出生以来,叶语容何时受过这样的屈辱——除却那次叶锦溪的反抗。

眼看着仆人拿着绳索走来,叶语容吓得花容失色,眼泪都忍不住掉了出来,一边用力挣扎一边苦苦哭诉:“父亲,父亲!您不要听信他们的谗言,我没有被俯身,我就是叶语容!父亲,您是最疼女儿的,应该知道女儿原本是什么样的人,我一直都没有变,明明是叶锦溪,是她,都是她的诡计!”

“妹妹这话说的姐姐好生糊涂啊。”叶锦溪以手掩唇,笑的温柔多情,“我并不知道今日家中竟然有道士做法,更不知竟然有人传言我被妖孽附体,既然如此,我又怎么会去设计这些事情呢?而且这明显的就是有人已经准备好的,只是可惜的是,我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人了,你说的那些,都是假的。”

此时叶语容也不惊讶她看穿了自己,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求着叶耀宗放了她,不然的话,她还怎么去报复!

咬了咬牙,她阴沉着一张脸,怒气冲冲的破口大骂:“叶锦溪,你少在那里装腔作势!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现在心里肯定是已经乐开了花,十分的得意吧?

就你这种蛇蝎心肠的毒妇!因为嫉恨我的才情,就串通外人来陷害我,还蒙骗父亲,想要置我于死地!像你这样的疯婆子,怎么还活着,你就应该早早地死了,省的侮辱了我叶家的名声!”

看着她张牙舞爪,一副愤愤不平的狠厉模样,活脱脱一个从深渊之中爬出来的恶鬼,倒是将叶耀宗吓得倒退了两步,和她拉开了一段距离。

“语容!你在胡说什么,锦溪是你的长姐,你对她怎可如此的不敬重!”

虽然叶耀宗知道叶语容性情有些刁蛮,但是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如此模样,破口大骂,不顾形态,活脱脱一个乡野村妇,实在是有失体统,“看来果然是你被妖孽附身,不然怎么会变成如此模样,幸好道长法力高深,识破了你的诡计,不然我叶家满门都要被你所害!”

叶耀宗是文人,骨子里面有着文人独有的酸腐,此刻见叶语容如此目无尊长,又想到刚才道士所言,顿时坚定了心中的想法,冷声吩咐道:“来人,将二小姐送到城南庙中修身养性,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让她擅自离开!”

“希望有着佛祖的庇佑,能够早日祛除你身上的邪祟。”

听说要将自己送到庙中去,叶语容大惊失色,顿时便惊慌的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嘴里急忙的求饶:“父亲,父亲不要啊!女儿没有被俯身,真的没有!那个道士是个骗子,他根本就是在招摇撞骗,信口开河!”

“可这个道士,是你找来的。”叶耀宗语气冷漠的没有丝毫的情感。

无端端的生出来一股寒意。

顿时叶语容便哑口无言,瞪着眼睛神情惊慌失措。

没错,这个道士确实是她找来的,之前明明说好了要指认叶锦溪是妖孽,可是却没想到他竟然临阵倒戈,这样的事情完全超出了她的预算范围。

“父亲,这个,我……”

叶语容还想要挣扎着解释一番,只是叶耀宗已经被眼前的闹剧搅得心烦意乱,无瑕再去顾及其他。

摆了摆手,示意仆人将她的嘴直接堵上,不管有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赶紧送走,切记不要闹出声响来,若是有人问起,便说是二小姐身染恶疾,送到庙中去治疗,今日之事,半个字都不许透出去,不然我要你们的命!”

闻言众人俱都精神一凛,当即应了一声,抓着叶语容的手臂,不顾她的拼死挣扎,拖着人便离开了。

叶锦溪望着叶语容临走时仍旧不甘心的狠毒的眼神,无声的勾起了唇角。

就你那个脑子还想要跟我斗?别做梦了!

“多谢大师今日搭救,挽救了我们丞相府众人的性命安全,小女在此谢过了。”

说着叶锦溪敛裙盈盈下拜,一副大家闺秀的得体模样。

见状叶耀宗心中顿时颇感不是滋味。

而道士却也是受宠若惊,加之对她的畏惧,连忙伸手回礼:“大小姐客气了,这是贫道的分内之事,幸好今日识破妖孽,免除了一场祸事,也算本道没有辜负了施主的委托。”

说话间,叶锦溪趁人不注意,悄声快速的对他耳语:“明日去城东巷南的仁心医馆。”

道士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一挥浮尘,对着叶耀宗虚行了一个礼:“施主,法事已经结束,贫道也该离开了。”

“今日多谢道长了,一会儿门童会带着道长出去,酬劳也已经备好,还请不要嫌弃。”对着道士,叶耀宗还是十分的客气的。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鸿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