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章 救母

云夕洛想起来了,她重生了,她竟然重生到十六岁的时候,她仗着祖母祖父、父母的宠爱,一向我行我素,十六岁没有个规矩样,自己吃了亏,他们就罚她屋内的人。

可是等国公府落入二叔的手里,她金尊玉贵的嫡长女却成了拖油瓶,成了她二叔手中的筹码,利用的价值。

听话地上了床,翡翠心中疑窦丛生,小姐还是那个小姐,却让她觉得有丝不对劲。

“小姐,您先休息下,屋外雪大,一会儿奴婢去明静阁看看。”

“嗯……”依旧有些魂不附体,说话漫不经心,好半天她似乎才回过神来。

突然,她明眸一扬,声音不觉提高了几分,“明静阁,今天是几日了?”

翡翠顿住,明眸闪过一丝的差异,小姐刚才看向她的明眸为何如此锐利的吓人,根本不像平日里那个活泼开朗的小姐。

翡翠努力使自己镇定,脑子里似乎想说要不要给国公夫人说一下驱驱邪,嘴下意识地道,“今天小年呀!”

小年?云夕洛的俏脸一白,似乎想到了什么,猛然跳下了地,连鞋都没穿,整个人冲了出了屋子。

翡翠来不及反应,惊叫一声,“小姐。”

转眼云夕洛已经不见了人影。

屋内的两个丫头都挨了打,常嬷嬷亲自去煎药,她看小姐睡的很熟,就打发小翠跟小荷去看看明静阁的情况,却没想到小姐醒来之后,像是得了失心疯一样。

翡翠来不及多想,一把拿起地上的靴子,扯过大氅,瞬间也冲了出去。

屋外有两个粗使的杂役,也是没想到云夕洛会穿着单衣赤着脚冲出了屋子,瞪着眼睛望着那纤细的身影,似乎是痴了。

“赶紧追上。”

翡翠变了调的声音响起,被寒风扯的支离破碎,两个杂役似乎才清醒过来,向云夕洛的方向冲了过去。

一口口的寒风往云夕洛的嘴里灌,在她的头上身上铺上了一层雪白。

本是寒风凛冽,雪花肆虐,她却丝毫感觉不到一丝的寒冷,被胸口那团火烧的几乎要爆裂。

“大小姐。”

两个杂役终于将云夕洛撵上,也不管体统不体统,一把将云夕洛扯住。

翡翠终于也撵了上来,气喘吁吁,满脸通红,差异的说话都开始结巴,“小姐,您……您到底是怎么了?”

眼看翡翠似乎要哭了,云夕洛才将黑洞洞的大眼睛放在翡翠的脸上。

“我刚才做了个梦,母亲有危险,好翡翠,赶紧陪我过去一趟。”

云夕洛说的清楚有条理,脸上哪有还有刚才的恍惚,镇定地让人不得不相信她的话。

虽然小姐似乎还不太对,但是她跟夫人感情极深,现夫人得病,她因为着急做出这样的举动也不是不能理解。

翡翠闻言低声道,“小姐,先把鞋穿上,衣服穿上,奴婢这就带你过去。”

云夕洛点头,哪怕心里急出了火,她依旧叫自己镇定,要不自己没去成,反而得了个失心疯的下场,母亲也救不回来了。

把衣服跟鞋穿上,云夕洛无法忍住心头的急躁,“快,快点,我怕去晚了,我娘真会有事。”

翡翠点头,给云夕洛挡着风雪,扶着她往明静阁而去。

明静阁,云府世子妃徐氏,半倚在雕花大床上,伸手正要接过丫鬟双儿递给她的药碗。

她今年三十有三,清雅秀丽,清丽脱俗,因为这些日子的重病,她的脸上带有几分病态的憔悴。

没让人通报,云夕洛直接闯了进去,眼前的景象让她目眦尽裂。

“啪”几步上前,一把打掉欢儿递给徐氏的药碗,顺手一巴掌扇到欢儿的脸上,欢儿捂着脸有些懵, “大小姐?”

“洛儿,你,怎么了?”

冲进来的人影直接将徐氏弄懵了,她盯着地上的碎碗,女儿这是怎么了?

“翡翠,将这个贱婢绑了!”云夕洛怒斥道。

“大小姐,奴婢犯了什么事?”欢儿的脸比外面的大雪都要白上几分,咬牙反问道,身体却抖个不停,暴露了此刻紧张的心情。

不可能的,大小姐怎么会知道?她突然慌了神。

翡翠顿住,内心震惊无比,喊人将欢儿绑了个结实。

“洛儿,怎么了这是?欢儿她做错什么了?”徐氏整个人依旧有些懵,又问了一遍。

这孩子这是咋了,自己身体不好,这个冬天尤甚。

国公府的陆大夫给她开了药,还被女儿打翻了,她的表情太可怕了,冷峻的像变了一个人,这是自己认识十六年的女儿吗?

“娘,等下,女儿会跟你解释。”云洛夕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眼泪在眼圈打转,去了将近十年的娘,竟然又活生生地看到了,依旧宛如幽兰般素雅秀美,她怎么不激动。

但是她清楚,今天自己稍有差池,母亲的命说不上就真没了,她绝对不能激动。

上一世,就在今年的小年夜,母亲重病不治而亡。

不是临死前云夕颜为了打击自己给自己说了实话,知道娘是被胡姨娘下毒害死的,她到死都蒙在鼓里,还跟爹爹一样以为娘仅仅是重病而亡。

屋内空气密不透风,烧的地龙让人心烦意乱,压抑地气氛令人喘不过气来。

云洛夕眸子一缩,似乎想到了什么,几步上前将熏香掐灭。

“以后屋内不许点熏香,真要点的话也要陆大夫点头才行。”云洛夕俏脸一沉,声音染上了煞气。

徐氏屋内其她几个丫头半天才躬身说了个“是”,都是一副被雷劈的滑稽表情,这是平日那个软语低声的大小姐吗?

更震惊的还有徐氏,自己的女儿她是清楚,娇气的不得了,平日里只知道玩,总是欢天喜地的。

由于她长的过于俊美,说话糯软甘甜,深得国公爷、国公夫人还有自己丈夫世子爷的宠爱,大话都不会说她一句,今天她的行为太反常了,怎么这么气势!

她有些不认识自己的女儿了!

“洛儿,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徐氏的病还没好,低低咳嗽了一声。

云夕洛的眸子闪着晶莹,这次老天让她重生了,她绝对不要走上一辈子的老路,不走上一辈的老路,她就不能让娘离她而去。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卿火火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