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八章 各种算计

徐氏这一觉睡的有些多,睁开眼的时候,正撞进云铮深邃的黑眸中。

两个人靠的很近,似乎他身上凌冽的味道直往她的鼻子里钻,徐氏一慌,想躲开,却发现手还被云铮握着,低斥道,“放手。”

“嫚儿。”云铮不仅没有放手,还把她的柔荑放在自己的嘴边吻了一下。

徐氏脸发烧,不知道云铮发什么疯,额头似乎都急出了汗,“世子爷,您放手。”

云铮心头一涩,那个时候,她总是甜甜地叫自己夫君,现在却生疏地叫自己世子爷。

那样甜蜜的日子还能回来吗?想起洛儿刚才那么伤心,他突然信心百倍,活着才有希望不是,一切都还来的及。

今天如果她真的没了,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他不清楚,所以说这是老天的眷顾,给他的机会,他不能错过。

“刚才洛儿做恶梦了,一直哭,说我们两个都死了……”

徐氏脸色一变,“这孩子瞎说什么,我们不是好好的吗?她怎么样了?”

“昏倒了,像是受了很大的刺激,陆大夫说让她好好休养,外面的雪一直没停,就是用轿子为夫也不放心,索性就留她在这里休息了。”

“为妻去看看她。”徐氏心头一急,就想过去看看云夕洛。

云铮听着她的自称嘴角露笑,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徐氏。

徐氏才突觉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脸上染上红霞,刚才因为女儿,她甚至都忘记了还跟云铮置气呢?

因为不自在,徐氏突然要起身,却被云铮给摁下了,“你躺着,你还没好呢?洛儿倒是没事了,一会儿让她过来陪你。”

“也好。”徐氏垂眸,挡住眸中的情绪。

虽然还是有几分的别扭,但是她似乎没开始那么排斥自己,这是好的现象,云铮的心里越发有了信心。

将云夕洛扶了过来,云铮被云喜叫去做事,屋内剩下云夕洛娘俩。

徐氏看着她苍白的小脸,赶紧拉她上了榻,“你这个孩子,娘都担心死了,怎么了这是。”

娘的怀里就是温暖,此刻云夕洛觉得自己就像三两岁的孩童,依偎在母亲的怀里,幸福的找不到方向,

她还很年轻,比胡姨娘不知道好看多少倍,就是因为这段时间的生病,让的相貌憔悴了几分。

之前云夕洛从来没有担忧过自己,她是云府的嫡女,有祖父母、爹娘的疼爱,一直以为日子可以无忧无虑。

但是上一世她才知道,仅仅三十三的娘和仅仅三十五岁的爹,原来是可以这么年轻就离开自己的,从天上掉到地上的滋味她是体会了个彻底,现在她要她娘跟爹健健康康,就得让他俩幸福下去。

娘跟爹之间的小别扭,她也从不关心,现在才发现,这个才是关键,她得把娘心里的结解开。

“娘,您跟爹是怎么回事?”手握着徐氏的手,云夕洛低声道。

“什么跟你爹怎么回事?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别管。”徐氏微微有些不悦,今天一天,她有些被云铮烦到了,心里乱的很,她其实也是有苦说不出的。

作为女人,你得让丈夫纳妾,你不高兴,你不乐意就是不贤惠,不大度,你就是女人中的另类,自己已经尽量表现出大度,容忍,反倒是惹云铮不乐意了。

想起他怒摔自己的房门,留下一辈子不踏进自己屋子的狠话,心里就像针扎的一般难受。

现在两个人谁也拉不下脸,云铮是没有坡下,而自己就是不给他,这个别扭,她也难过,但是是他先绝情的,不是自己。

“娘,爹给您说女儿做梦的事情吗?”云夕洛扬起清亮的大眼,静静地看着徐氏。

徐氏低笑,手抚上她的头,“洛儿,梦都是反的,你看爹跟你娘不是都没事吗?”

“娘,可是您今天差点就出事了,人生真的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娘,您跟爹爹和好吧!”

“娘跟你爹挺好的,娘有些头疼,不说了。”

眼看徐氏不想谈的表情,云夕洛在心里叹了口气,自己过于着急反而让娘反感,还不如顺其自然,娘是喜欢爹的,所以说,来日方长。

云夕洛突然将徐氏搂紧,“娘,女儿也要在您的床上睡觉。”

“你,你这孩子像什么样子,去偏榻睡去。”

“不要,娘身上好香,洛儿哪也不去。”心里安稳,似乎总是紧绷的神经得以缓和,云夕洛瞬间进入梦乡。

徐氏哭笑不得,半天才摇头,纵容了云夕洛的要求。

半夜风声大盛,雪花依旧飞扬,胡姨娘看着熟睡的云夕颜眸中闪过算计,女儿已经十三了,也到了定亲的年纪,但是顶着庶女的名号,终究是不会有大的出息。

回到自己的寝室,胡姨娘低低叹了口气,如此天衣无缝的事情云夕洛是怎么知道的呢?

难道说这个丫头发现自己跟云容的事情了,她手足冰冷,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云容已经好几天不露面了,她心里突然愤恨起来,都说男人提上裤子翻脸无情,看样子自己谁也不能信。

上了榻,胡姨娘翻来覆去睡不着,也不知道设那么时候迷瞪过去,却感受到有双微凉的大手似乎在解她的褥衣。

胡姨娘头皮一麻,赶紧睁开了眼睛,眼前一黑影,她正要叫人,嘴被人捂住,耳边传来云府二爷云容轻笑的声音,“宝贝,是二爷我,想死我了!”

胡姨娘心下一松,却想起几天的事情来,瞬间没了兴致,握住云容的手,“二爷,妾正有要事找你呢?”

偷情总是格外的刺激,云容哪里还能忍的住,吻上了胡姨娘的唇,春风一度起来。

胡姨娘只能任他胡闹,半响结束,两个人平息着自己的气息。

“宝贝,怎么了?”云容心满意足问道。

“怎么了?欢儿死了,那个贱人还活着好好的,现在我怕云铮他怀疑我,二爷倒是逍遥。”胡姨娘怒气十足道。

主意是云容出的,担风险的却是自己。

云容抱着她,在她的耳边吹风道,“欢儿不是死了吗?你怕什么?大哥弄不好还会落个草菅人命的下场,现在风声紧,先不要轻举妄动,宝贝,放心吧!本二爷自有主意。”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卿火火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