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九章 他怎么来了

“一时的痛苦,和一世的煎熬,你不认为,前者更值得吗?”

沈谦将资料放到她这一侧,说的认真。

“或许国内这块医疗领域还不够成熟,关注度也少。但我相信,如果更多的人有你一样的善心,其它都不是问题。只要能带动起社会关注度,那些毁容或是身上其他地方烧毁的患者,也能得到更多解除痛苦的机会。”

南湘陷入了思索,沈谦的意思她明白。

呼吁更多的人去关注毁容者,大范围大趋势的引起社会关注。才有可能迅速发展植皮技术,帮助患者脱离苦海。

可现在是快餐时代了,任何新闻来的快,下去的也快。

想要长久得到人们的关心和注意,不是易事。

“怎么了,我说的太枯燥了?”沈谦看她不说话了,问道。

“不是,没有。”南湘回过神,“沈医生,你的见解很实际,若真能成功,我想真的可以帮到很多人。不过你是怎么有这方面想法的,你不是骨科医生吗?”

沈谦拢唇一笑,“英雄所见略同,行医不分边界,我只是觉得,和有趣的人探讨感兴趣的事情,是一件乐事。”

他对南湘表现出直接的看好。

南湘一时又不知怎么回答好了,笑了笑,端起茶杯喝茶。

她真如沈谦眼中的那么优秀吗?

可是他们才刚刚认识不久,会否太亲近了些?

沈谦勾起唇角,服务员终于端了鱼上来。

“先吃饭吧。”

“好。”南湘松了口气,收起资料。

吃饭前,她看了眼周边。

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莫名的坐立不安。

鲜嫩的黑鱼肉装在一个透明的圆盆子里,可以清晰的看到盆底游动着莲花。

香气扑鼻的鱼肉上,也洒了一层花瓣。

荷花花瓣,用莲美称,美感极佳。

轻吸口气,一股清雅的花香伴着酸辣的鱼肉香气。

光是闻,口水就馋出来了了。

南湘正要动筷子,盆里的烟雾飘到她的脸上。

沈谦看到了,细心的拿出纸巾给南湘。

顺着视线看到南湘的发带,他好奇的张口。

“你有戴发带的习惯?现在小姑娘,好像不太喜欢戴发带了,我看她们,都爱把刘海分的很开,叫做中分?”

南湘拿纸巾的手一滞,她低下头,“我不是小姑娘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哎,小心!”盆比较高,南湘头一低,几缕发丝就要沾到。

沈谦眼疾手快,伸手去护她脸边的发,虎口不小心碰到她柔软的脸颊。

亲昵的动作,竟落入那双冰冷的黑眸,隐忍的怒气一触即发!

另一个桌边,服务员刚端了菜上来,看江夜宸突然骤冷的眼色。

吓的抖了抖手,一盘莲花酥撒到了地上。

江湛被服务员动作一震,勺子上的奶糕掉了下来,弄到了裤子上,好在奶糕不烫。

“先生,对不起,我不小心没拿稳,对不起!”那服务员吓坏了,颤抖的上前,“我,我帮您的孩子擦一下衣服吧。”

“沈医生,谢谢,我自己来就好了。”

很多人往这边看去,南湘刚推开了沈谦的手,顺着声音看向了身后。

怎么回事?

怎么突然气氛好像很怪异?

南湘转过头,当她看到隔了三四桌的距离,那颜值超高气场超冷的男人时,她整个人震惊住了。

一度怀疑自己是眼花了。

……南湘心一下慌了。

江夜宸看到了她和男人一起吃饭,不去老宅,却和别人在一起吃饭。

他会不会误会她很轻浮?

一时之间,南湘紧张的不知所措。

“不需要!”江夜宸一口回绝了服务员。

服务员哪里敢多说一个字,捡起地上的莲花酥,大气不敢出的下去了。

小湛。

江夜宸怎么把他也带出来了。

南湘看到了坐在儿童椅上委屈的江湛,立即放下筷子站了起来。

“南医生?”沈谦自然也注意到了那对醒目的父子俩,他褐色的瞳孔微微缩起,和江夜宸眼神危险的碰撞在一起……

“抱歉,我有点事,你先吃吧,钱我会付给你。”

她说完,战战兢兢的走到江夜宸这一桌,每一步都像踩在荆棘上,说不出的心虚。

江夜宸为什么会来这的?

江湛看到了南湘,委屈的眼泪一下就流出来了,张开手要麻麻抱。

南湘愧疚极了,她走过去。

一眼也不敢看江夜宸,抱起儿童椅上的江湛。

而江夜宸只是站起来,视线略过她,看向沈谦的方向,眼神幽深,看不出喜怒。

“粑粑……”江湛似乎感觉到气氛不对,软糯唤了一声江夜宸,脑袋却还往南湘怀里钻。

江夜宸丢下两个字,转身就走,“回家。”

陌生的态度,好像一根软刺扎入了南湘的心中。

一众人就这么看电视剧似的,看着另一桌跑过来的南湘,抱起这桌椅子的孩子。

连玩具都没有回去拿,跟在江夜宸身后走出了馆子。

沈谦在一家三口走出餐馆后,饮完了手里的茶。

眼睛盯着窗外低头在男人身后走路的南湘,嘴角的笑容凝固。

南湘,竟是江夜宸的妻子……

或许他早该猜到了,住在别墅里,却每天独自乘公交车的人……。

南湘抱着江湛心惊胆颤的上了江夜宸的车。

餐馆里今天生意更热闹,去旁边吃饭的也都换了方向,就想一睹门口两辆豪车的主人。

拉风的魅影开走后,沈谦那辆迈巴赫也随之开走。

很多拍照的人一下就放下了手机,八卦的聊了起来。

坐在车上,一路无言。

南湘心中酝酿出很多想解释的话,反反复复,一要说出口,又憋了回去。

感受着车里几乎零下的温度,一句话也没能说的出来。

到了家,江夜宸也不理会南湘。

她想到昨天叶凌姗在他书房,两人不知道做了什么。

突然也没了解释的心情,下车后。默默的抱着江湛回房去了。

晚饭时间,两人坐在一起吃饭,谁也不理睬谁。

一顿饭,南湘感觉吃了一个世纪之久,后背冒汗。

旁边喂江湛吃饭的徐妈,说了几句活跃气氛。

夫妻俩没一个肯软下来和对方说话的,徐妈这旁边喂饭的也委实压力不轻。

南湘没滋味的吃了一点饭。

她心中苦涩,自己不过是和同事出去吃个饭而已。

她不是故意不告诉他。

他找别的女人亲近也没问过她感受。

为什么一样的事情,在她这里好像就是她做错了?

呵呵,反正也要离婚了……

他不会再退步了。

这最后的一段时间,她想活的有尊严。

南湘熟若无睹的吃好了饭,就在她放下筷子要走时,男人阴霾的声音传来。

“南湘,你就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他的口气冷的像冰谭。

“小少爷的尿不湿该换了。”

徐妈知趣的抱着江湛退出餐厅。

南湘抿了抿唇,捏紧筷子“没有。”

江夜宸突然起身,高大的身影遮住餐桌一部分的面积,手直接的擒住了南湘的手腕。

隔着空气,感到男人身上跃跃而出的戾气。

南湘一个哆嗦,手里的筷子掉地“你干什么?”

江夜宸不说话,牵起她,突然径直拉到了他的房间里。

南湘敢怒不敢言,等被放开的时候,身子被抵在书桌上,不得动弹。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风油精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1)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