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一章 我有好方法

而且她叫人叫得特别的迅速,身上一堆的烟雾弹,只要安宁受到了任何伤害,竹青利马就能放出所有的烟雾弹,这样他们就可以迅速的逃跑了,当然这也只是竹青内心的小想法而已。

安宁见竹青不愿意走,于是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说到最后口干舌燥,竹青终于被她半哄半骗的给弄走了。

竹青一走,安宁立马跑得飞快。

既然司空罂不在这里,那么就只有一个地方可以去见到他了,那就是之前晚上她去的地方,可是真的要去第二次了?

去就去吧,其实那里也不错的,安宁偷笑着。

她眼睛发亮,飞快的跑到门口,就撞上了一个宽厚的怀抱。

那人将自己直接抱在了怀里,紧紧的温暖的,胸膛紧贴着她的脸,她惊讶地抬起头,刚好对上了一副精致的面孔。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每次她看到司空罂的时候都在想这个问题。

好看的这么不真实,这么让人惊讶,真的是从来都没有看到过比他更好看的人了。

她心里发着花痴,脸上的动作和神态也愣住了。

毕竟美色是所有人都喜欢的东西,当然她这个将军府的大小姐也不例外。

她真的是被美色诱惑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之前找那个渣男的倒也就是因为他长得还不赖,现在和司空罂对比起来,简直就是已经卑微到尘土里了。

司空罂轻轻的皱着眉,慢慢的从旁边走过,想离她离得远远的,每次看到她这副呆愣的神情,自己就有一种莫名嫌弃的冲动。

林昱卿从后面看了一眼安宁,看到她这副样子,于是偷偷的笑了笑,一边笑一边打趣地说道:“哎哟,这不是,将军府的大小姐安大小姐吗?怎么今天有空又跑到我们来往府上来,怎么一日不见我们南王就如隔三秋了?”

安宁被这么一声打趣,给一下子回过了神,她转过头瞪了他一眼,说道:“谁说我一日不见他如隔三秋,我这边是有一个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说的。”

安宁将目光转向司空罂,司空罂依旧是冷淡的看着他,没有任何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漠还加一点嫌弃。

安宁从来都没有被人这么看过,毕竟自己家世强大,又是嫡长女,还有一个这么漂亮的脸蛋,从来都是别人捧她,怎么现在自己倒是像是反追他结果追不成功,还被他一脚踹开的感觉,这种感觉自己一想都浑身难受,不行不行。

等等……她什么时候说他要追司空罂来着?她这是为李若然做准备,李若兰可是她的好姐妹,她也想快点破案,所以她才会这么千里迢迢的又来找他,就算吃闭门羹也没关系。

安宁一直都在沉默,司空罂也不说话,可是到最后,扛不住的人好像是司空罂。

司空罂冷冷说道:“你怎么有空天天跑我南王府上来,不是说了叫你以后别来吗?而且我们好像不太熟吧。”

安宁听他这么冷冷淡淡的说当然是不生气的,虽然她心里有些不舒服,可是现在生气也没有用,确实是自己热脸贴冷屁股。

安宁咽了咽口水,说道:“我来这里,当然是要跟你说之前的那个案子的问题,你可别忘了,皇上让你10日之内破案,可是都过了三四日了,还没有任何消息,到时候说不定你还会挨罚,所以我才特地来帮你。”

司空罂听他这么一说,脸还是冷冰冰的,似乎一点都不准备感激她,他转过身冷冷的说道:“还是请安大小姐请回吧,这件事情我自己会处理,能不能完成,也和安大小姐没有任何关系吧。”

安宁深呼吸了一口气,有些不太服气的说道:“我这可是为你好,不过你就算不需要也没关系,因为我可不单单是为你,之前失踪的大小姐中有一个是我的朋友,我为了她来做这件事情,所以就算你拒绝我,也是没有道理的。”

安宁说完之后,林昱卿直接鼓起了手,一边鼓掌一边说道:“哎哟,安大小姐不错,没想到竟然能想出这么一个方法,不过你要知道,我们的王爷可是荤素不忌的,下次还是多想好一个理由吧。”

安宁双眸一真瞪了他一眼,说道:“我都说了,我不是因为他,你就别想那么多了。”

说着她转过头对着司空罂说道:“我这里有一个方法,我不管你愿不愿意用,反正我这个方法绝对可以帮助你。”

话音刚落所有的人都不在说话了,好像他们都在等司空罂的表态,因为这里他是领头羊,无论是怎么做都得看着他的意思来。

司空罂本来就是特别的冰冷,与他稍稍站上一会儿,都能感觉他的寒气把人冻得瑟瑟发抖,可是这一切安宁都不在意。

这种寒气根本就比不上前世的心冷,那种冷从骨子里面漫出来,可真的是能把自己冰封千年万年的。

于此相比司空罂身上的寒气,却能给自己带来一点温暖。

司空罂目视前方,与安宁对视着,四目相对之后,司空罂点了点头说道:“既然你说你有方法,那就说给我听,如果这个方法不好,以后你就不着再插手这个案子,也不要来这里找我,听不听得明白。”

安宁站在阳光下面对着阳光,身上穿的白色裙子,在光的照耀下感觉好像能看到虚影,她对着司空罂轻轻地笑了笑说道:“好啊,我答应你,如果你觉得这个方法不好,下次,我就再也不来找你了。”

眼前的佳人站在他的对面,可是司空罂却没有半点心动,他的心好像是石头做的硬邦邦的,没有任何人能撬的动。

就算眼前的是整个京城最有名的,大小姐又如何,反正在他司空罂面前,所有的女人都一样,都是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分别。

安宁左瞧右瞧,发现现在他们站在门口,门口的位置是最尴尬的,进来不是出去也不是,又要防备多心之人听到。

她本来是想等到司空罂邀请自己进去的,可是她又想了想,司空罂是什么人?他怎么会理自己?还不如她自己直接说出来这样更畅快一点。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清甜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