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3》难道他不明白,世上有诀别这个词吗?

自从许灼身体力行的向我表达了他对我的喜欢是真心后,我开始更沉溺于同他的这段关系,不过让我纠结的是,裴明珠同他的水火不容,有逐渐分明的趋势。

我们这一生最不可或缺的有那么两个人,一个是你在快乐时第一个想起并想与之分享的人,一个是你所有的悲伤时刻,都想对方陪你一起共度的人。而很不巧的,当时的许灼和裴明珠就分别担当了这样左右手的角色。而他们之间的不和谐,等同于要我自卸胳膊。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在痛苦和快乐中垂死挣扎。

说起他俩的恩怨,这又得兜兜转转回到《斗鱼》上。我一度觉得许灼给我的感觉很像里面的张勋杰,所以我固执地拉着唾弃偶像剧的他再次将《斗鱼》看了一遍,当时裴明珠也在旁边。屋外天光明朗,间或有几声蝉鸣传进房间,电视里在演红豆被人活活打死,阿奇回忆着和红豆在一起的日子,幡然醒悟痛苦不堪,誓要报仇。

虽然已经对情节甚至台词都倒背如流了,但那时我和裴明珠依然没有忍住,我矫情的潸然泪下,明珠比我抗击打能力强,只是红了眼睛,唯有许灼很淡定且莫名其妙的扫了我和裴明珠几眼,他看着我欲言又止,接着大概想了想,对我质问的话我会找他闹脾气,所以他最终又将头硬生生地转向了裴明珠,朝着她说话

人都死了,装什么B啊。

瞬间,我感觉裴明珠的小宇宙在熊熊燃烧,我说过,张勋杰是她的偶像,两个人立马开始厮杀。裴明珠反驳,你懂个屁!像那种情天恨海至死不渝的感情你永远都不会理解!

闻言,许灼惯性地呸了一声道。

情天恨海个屁!至死不渝个屁!我就奇了怪了,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喜欢玩失去后才懂得珍惜?难道他不知道说过的每一句话,都可能是今生的最后一句,难道他不知道,这世上有个叫诀别的词?!

我得承认,我从来没有听过许灼说那么有深意的句子,而且说得那么顺其自然。我忽然发觉自己真的喜欢对了人,我开始将他美好化,我觉得,能够说出这样道理的人必定痴情,所以我极有可能就是许灼的终身不遇。

后来,他俩吵了个谁输谁赢我没有印象,总之是从那次开始,他们碰面必互翻白眼。

其实我知道,除了许灼处处言语上不饶人以外,明珠容不了他的原因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一个,那就是我。

那已经是高二末尾,面对即将滚滚而来的高三,大家都开始收心,老师也变得草木皆兵。说实话,除了体育,我的成绩不算差,勉强能在年纪上维持在二十五名以内,明珠比我好。虽然我和裴明珠疯闹惯了,但是关于功课,我们一直没有落下。可自从许灼融入我的生活以后,我的名字就快速滑出了前五十,为此我还和裴明珠闹过别扭。她要我适当和许灼保持一点距离,不要经常在一起。她说这番话的时候十分严肃,所以我有些紧张,那感觉就像是我把决定要结婚的男朋友带回家,而父母言辞令色的告诉我绝对不可以和他在一起。于是我一下就委屈了,在她面前哭得眼泪鼻涕满脸,誓向琼瑶女子看齐。

在空荡荡的教室,最后一排,我拖着她的手说明珠啊,我做不到啊,没有他我就觉得生活中失去了氧气,一天见不到他我就活不了啊,你叫我远离他简直就是叫我去死,噢,不,是行尸走肉生不如死啊!

整个教室只听见我的嚎叫,至今似乎还有回音,萦绕在耳旁。

曾经我以为,失去一个人就是生不如死。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其实真正刺骨的悲伤,是道不出原因说不了始终,甚至是流不出眼泪的。我把生不如死这个词看得太轻微了,所以后来,它才在最适当的时机狠狠给了我一个耳光,来提醒我它该有的重量。

面对我的坚持,裴明珠好半晌没有接话,她的面庞隐在黄昏晚霞里,难得的温柔。看她久久不松口,我开始怕她最终非要我做出选择,所以我学会了先发制人。那个时候,我生日将近,所以我想到什么就逮着什么说。

大不了未来三年,我不需要生日礼物并且免费请你吃大餐!

好半晌,她才抬起眼睛看我,最后恨铁不成钢的回,成交!

其实我知道,她只不过是不想要我为难,所以才妥了协给我一个台阶下。意识到这一点,我呜呜呜哭得更厉害了,死抱着她就是不放。

我依稀记得,她的发尾软软地扫在我脖子上,海飞丝的味道扑鼻而来。自那以后,我也开始用海飞丝,永远用海飞丝,因为潜意识里,那味道,让我心安。

我18岁生日那天,许灼神神秘秘地送了件礼物给我,我打开来看,是一款蝴蝶怀表,长长的铜色链子,通体都带着复古的味道。我问他,为什么送我这个,他说,用时间把你拴住。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他说这句话的第一个反应,我不是感动,而是突然笑场了。大概是我觉得,这样浪漫文艺的话从他嘴巴里说出来,真的是有点不伦不类。想像一下,他蹲在小区的花坛旁,一边自认为帅气的眯着眼抽烟,一边说,我想用时间将你拴住。到底是要雷焦多少人。

所以最终我笑了,捂着嘴道,许灼,如果以后你一事无成的话,可以考虑将这句话的专利卖给钟表公司。

不过,当许灼拽模拽样地将那块怀表戴上我的脖子,我就再也没有将之取下。我怕它遇水会氧化,所以还特意跑去问了许灼这怀表是什么材质的,会不会生锈。他当时特别鄙视的睨我一眼。

夏平安,我要么不给,要给就给最好的。

但是对他的所有话,我一向只判断好不好听,不判断真假。因为许灼的家庭我知道,他妈在他5岁的时候就跟着别人跑了,他爸是那块片区出了名的大流氓,成天三五四群地打架闹事,但是这群人也有市场,比如哪家店面老板看不惯对面那家和自己抢生意,于是他爸那群人就派上用场了。所以许灼是被他爸这个大字不识几个的人,用真正的血汗钱养大的。

当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所以从小的教育就告诉许灼,暴力能解决许多问题,甚至是钱不能解决的问题。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林桑榆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