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5》怎么有勇气活在这世上。

第二天是周末,裴明珠说整天被模拟测验大考小考折腾得她快要喷鼻血,好不容易有一天假期,她必须要回归山林。她说要回归山林的时候,我脑子里跳出来的第一个画面,是只老虎在撒开丫子奔跑,而且还是只母的。基于诚实,我将这个一闪而过的画面告诉了裴明珠,结果惹得她恼羞成怒。

你才老虎!母老虎!

我不反驳,企图以不辨胜雄辩,然后当着她的面给许灼打电话,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四方块新开的那家娱乐城,裴明珠发善心请客。可是电话刚被接通,我话还没来得及出口,他已经率先用一句有正经事要办,随即果断掐掉了电话。

当我对明珠转告了许灼的恶行之后,她立马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从鼻孔里重重地哼出一声道。

我说什么来着夏平安?开始被冷落了吧?被漠视了吧?被放在低等的位置了吧?

闻言,我刚想发飙,又猛地反应过来,随即对着裴明珠绽开一个笑脸。

想激我失去理智让事实证明我的确是母老虎,我才不会上当!

裴明珠重重地扫了我一眼。

约许灼未果,于是我和裴明珠就两个人自得其乐去了。

四方块是整座城市最繁华的地段,什么大型商场商业中心CBDDBC都在,我和裴明珠打车到了门口,才发现那家娱乐城的名字叫哥俩好。因为这个名字,我和裴明珠很不道德地站在门口笑了半天的场,直到大厅里的服务员被我们的笑声成功吸引过来,我和裴明珠便佯装气派的跟着对方走了进去。结果路行一半,我肚子突然剧烈疼痛起来,我尴尬地向那个长得白白嫩嫩的小领班询问,洗手间在哪里?得到答案,立马溜一烟儿奔走了,忽略掉裴明珠鄙视的眼光。

再出来,已经是十分钟以后的事。

以前,我也知道浪费时间可耻,可是十分钟对我而言,简直不足一提豪无大碍。比如我妈叫我温习功课的时候,我经常就坐在电视机前嚷着再看一会儿,就十分钟。而那一刻,我才知道,十分钟,可以改变的事情,真的太多了。它的力量,超出我的想象。

当时,我从那富丽堂皇的洗手间走出来,一边感叹着钱的好处,一边思考着要不要再给许灼打一个电话。其实,许灼随意挂掉我电话的行为,真的让我心跳了一下,就是那种被人一闷棒打晕,半晌才恢复神志的状态。

正当我挣扎于打或不打之间,那张在我脑子里走来走去的脸,却活生生地出现在我面前。

不同的是,我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许灼。一身灰色小西装,扣得平整的衣袖,以及明显经过专业造型师拨弄过的头发。他发梢细长,安眉秀目,只往那里一站,周边所有的风景都失了颜色。

我几乎就要飞奔过去,然后迅速地在许灼身上贴一个标签,告诉全世界的人,此人为我所有。但是最后,我没有那么做。因为,在那样帅气的脸上,明显有着一个红色的五指印,而我确定自己没有看错,那个五指印的始作俑者,是刚刚还在对我投以鄙视眼神的裴明珠。那一刹那,我心底闪过了无数个念头,每一个念头,都让我的心汹涌跳动起来。

虽然搞不清楚状况,但我怕许灼在遭遇明珠暴行后会失去理智的还手,所以我很迅猛地冲了过去。而当许灼看清楚,突然出现在他们身边的人是我,他眼底明显地有几丝心虚泄漏了出来。见状,我一时嘴贱地脱口而出。

你又做了什么惹我们明珠姐不高兴了?你该不会说你一直瞒着我,在俱乐部里做鸭吧?!

我承认,很多时候我都会口不择言,而我从来不去考虑说出一句话之后,会产生什么后果。相比许灼放得出狠话就身体力行的性子,我虽然是要逊色很多,但到某些临界点的时刻,我也是不管三七二十一。

此言方出,我等着着许灼犀利的反驳,岂料我身后的裴明珠却有了反应。她似乎是很冷的笑了一下,然后用近乎轻描淡写,但是带着鄙夷的口吻说话。

平安,你太小看人了。做鸭?还是比做鸭要高级一些的,起码他只需要陪一个人,是不是,许灼?

虽然平常和裴明珠两人斗嘴惯了,但在重要时刻,对于她的话,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这次也不例外。况且,能够让明珠当场就克制不住地动了手,那么,她必定是亲眼看见了某些事实。

意料之外地,裴明珠的那句话一落音,我的表现却出奇柔顺。大概三分钟的沉默过后,我只单看了许灼一眼,接着转身轻飘飘的走掉,就好像前一秒,有人横空出世在我眼前,拿着消除记忆棒告诉我,忘记。

原本我还能克制自己,继续保持冷静潇洒离开,但许灼不该,不该在我转身离开的时候,狗血地来拉住我的手。他更错的一件事情是,在这样应该将狗血进行到底的时刻,应该说亲爱的原谅我的时刻,他竟给我来了一个剧情大反转,他居然理直气壮地对我说教。

我并不觉得有什么龌蹉的夏平安,你真的以为,像我这样一没学历二没家世整天冲动闹事的混账,每月什么都不用做却有固定收入是件巧合而幸运的事吗?上帝没有这么慈悲的,平安。

忘了告诉你们,那时的许灼已经有了正式工作,在一家大型修理厂上班,每月拿一份过得去的收入,整天却无所事事。好几次,我话问到嘴边,他的回答永远是运气问题。

彼时,我脑子里没有想太多,除了想扇对方的冲动,唯一的感受,只有从内心处升腾起来,并不停翻滚着的恶寒。终于,许灼的脸上,完整有了十个鲜红的手指印,左右两边极其对称,好像还未回归的香港,隔着珠江与祖国遥相挥应。

恰好,娱乐城的大厅里放着一首不算耳熟能详的歌,歌词却句句敲打我心。

我们那么聪明问题还解不开,何不笨一点哭出来。像电影场面那么澎湃,等清醒过后一切会好起来。

那是我第一次听杨千嬅,从此便爱上这个笑容晃眼的女子,听她一针见血的歌,看她明快中带着眼泪的影。

只是,在当时那样煽情的场景,我最终也没能在许灼面前哭出来,因为裴明珠雷厉风行的将我拉离了现场,帮我将所有的悲伤脆弱都隐藏掉。直到上了出租车,她才狠狠掐了我大腿一把,然后凶恶地说夏平安!哭给老娘看!

于是我果真嘴一扁,瞬间便极其委屈地扑在裴明珠大腿上哭出声来,一边哭一边骂。

***啊裴明珠,真的被你乌鸦嘴说中了……我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打人呢?呜呜呜……原来我真的不是小家碧玉我是母老虎啊!原来不是许灼带小三儿回来供我消遣,是我被他们彻底玩儿了一圈啊!要是现在我面前有辆车的话,我就开去撞死他俩!就算撞不死也要缺胳膊断条腿,来个玉石俱焚啊!

我话一说完,原本那个时常回头看我和裴明珠的出租车司机立马头也不回了,眼睛只盯着前方,将油门儿踩到了底,直往前飙去。我想,他大概是被我说出来的话吓到了,怕我一时情绪不稳定,真的蹦上去抢了他的驾驶位,然后开去和许灼玉石俱焚,所以想尽快把我这个威胁生命的女青年送下车比较好。

可是,原本应该同我一起愤慨的裴明珠,却突然安静了下来,她抚着我的头发,一遍一遍。在那刻,她仿若就是我此生最大的避风港。我听见她说话,声音细细。

平安,生活就是这样的,随时都可能给你一团熊火,所以我们都要学着习惯。否则,当它再来一场洪水的时候,我们还怎么有勇气活在这世上?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林桑榆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