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Part 02 立夏 [1]

暑假一完,四人同行到了B市。

阮苏陌同顾安笙一起去Q大报到的时候,引起了不少女生的侧目。当然,她并不会认为是自己长得有多么的引人注目,完全是因为身边有那么一个活雕像在。当初调配的时候,两人都选的是同一个专业,物理材料。

原本阮苏陌是住学生寝室,但刚刚搬进去,立夏已经风风火火的找起来,控诉着自己学校寝室的环境不怎么样,收费还比Q大贵了三分之一,于是经一合算,也为了方便打工,便决定干脆出去合租。这么一想,两人下午便行动开来,运气还不错,找到间一室一厅的小房子,是个四合院,地段不算太偏,离两人的学校都不算太远,看起来年月已久,但内里不错,价钱也适中,于是当场便定了下来。

刚开始学校没有太多的课程,立夏已经找了份兼职,阮苏陌也在Q大学生食堂找到份兼职,两人除却支付一半的房租,剩下的做生活费也还勉强过得去。但不到一个月,立夏又急急忙忙请假回了趟C城,说是有东西忘了拿。再回来的时候,人瘦了一圈儿,原本圆润的脸也瘦得露出尖尖的下巴。

回来后,渐渐地形熟悉了,揽的工作便更多,五花八门。快餐店服务生,发传单……最后在一家酒吧里长做招待。阮苏陌不放心,说她太拼,小心身体受不了,现在还年轻,以后就知道了。立夏却总是不以为然的笑笑。

“以后的事交给以后呗,现在趁年轻不捞钱等老了去讨口啊。再不济,你还有个顾安笙呢,就算当不了顾太太,起码这妹子是当定了吧……”

每每都将阮苏陌说得哑口无言,最后惹得女生白她一眼,两人就这么打打闹闹过下去。

大一开学到现在已经一年多,在立夏的威逼利诱下,阮苏陌才第一次好好的出来逛这座不夜城。

这样的繁华都市,天生就是为了某一类特定人群量身打造,阮苏陌看着宽阔的马路和彩色霓虹下川流不息的车辆,更觉得自己与之格格不入。立夏却兴致高昂,拉着她的手,在一旁行人区的花园台上几步一个圈地跳跃行走,嘴里哼哼唱唱。

她侧过头,“这是我昨天在酒吧刚学会的歌,好不好听?”

阮苏陌想说好听,她本只想说这个,不料出口却成了——“他还没有给你联系?”

立夏装傻,“他?谁?刘铭义?”阮苏陌的眼睛便眨巴眨巴地地盯着她看,半响,立夏才终于收拾起满脸的不正经。

“苏陌,我怎么觉得此刻的等待,那么无望?”

最开始,立夏与周嘉言是有联系的,后来突然就断了,也许学业太忙呢,立夏想。

所以周嘉言在英国的电话包括地址,立夏有,却从不主动去联系,怕打扰了他的正常生活。她一直在等,等二人都毕业了,等周嘉言学成归来,她会第一个冲到他面前,给对方一个拥抱,说一句“周嘉言,好久不见。”

可尽管这样,立夏潜意识里任然抱着期望,她希望,在阳光明媚的晴天,或细雨绵绵的阴天,听到那熟悉的嗓音唤一句“立夏。”就算声音已经改变,变得陌生无比也无所谓,只要对象是他就好,可她一直没等到。

看见对方眼里有点点的泪影,阮苏陌本想安慰,却听见立夏用了那样决绝的一个词,无望。她想到了自己对顾安笙的感情,好像也显得漫长而无望。

结果立夏没哭,她倒委屈了。

两人抽风地跑去买啤酒来借酒消愁,巷口的小杂货店老板操着一口的方言说“下次再来”。完了还友善地直冲着阮苏陌和立夏笑,那露出来的被烟熏黄的几颗大牙,看得她俩浑身直发虚,于是一人提起几瓶啤酒就呼啦啦地往回跑,直到进了家门口,憋了好久的两人才哈哈哈地闹开。

那个不知今夕是何年的夜晚,啤酒瓶滚了一地,阮苏陌斜倒在立夏的肩头,朦胧中,好像听见对方大声地喊了句“周!嘉!言!”

她下意识地接了句“什么周嘉言?周嘉言死了”!不料立夏对着阮苏陌的背就是一阵噼里啪啦,边打边说“他没死!”

结果第二天醒来,阮苏陌觉得背部一阵火辣辣的疼,她抓过立夏的小胳膊道,“立夏,我知道醉酒会头痛,可是没听说过背也会痛的!”而同样忘记发生了什么事的立夏,很自然地一把捞开阮苏陌的睡衣查看,鲜红的掌印印入眼帘,她沉思,再沉思,最后才冒出一句,“苏陌,这里该不会闹鬼吧。”吓得阮苏陌一个激灵,差点从床上滚下去。

“你不要吓我!算命先生说我阳气低,就怕遇见那东西,要是真鬼上身了,第一个遭殃的可是你!”

立夏将她的衣服重新拉好,一边翻找等下出门要换的衣服,一边问“什么时候又有什么算命先生给你算了什么样的命了?”然后阮苏陌坐在一边,很小声地回了句“在梦里……”

惹来对方一个鄙视的眼神。

“阮苏陌,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上午没课,阮苏陌继续呆在床上,幸灾乐祸地看着立夏手忙脚乱地翻箱倒柜。

“诶诶,我那件白色竖条的T恤上哪儿去了?”

“左边第二格。”

“蓝白色牛仔裤?”

“视线沿着白色竖条T恤一路往上,看见那件V领的薄毛衣了吗?好,视线跟着往右转,下面第二件或者第三件。”

成功找到衣物的立夏,眼神由先前的鄙视恢复到了深深的崇拜,她准备朝阮苏陌飞一个吻,对方却突然冒出一句:“你说我们像不像历经患难生死相许的老夫老妻啊?”然后立夏的那个飞吻,就生生哽在喉咙。

“阮苏陌同学,原谅我还没有那么奔放,走不到潮流的尖端。”

“嘁,你倒想,就是我不乐意……当心半路你家刘公子突然出现秒杀你。”

阮苏陌后半句话够狠,让立夏行走的左脚差点把右脚绊倒,对方回过头来,面目狰狞,阮苏陌装作没看见,闭眼补眠。

说起刘铭义,面对那个热情过头的男生,不止立夏会打寒颤,连阮苏陌也是同样的感觉,所以她刚刚损立夏那一招同样把自己损到了。

对方是立夏的同班同学,初初进校就开始疯狂的追求立夏,长的不高不帅也不算丑,用立夏的话说就是没有特点,立夏从不拿好眼色给他看,不料刘铭义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撞南墙头不回。简直做足了功课,将立夏身边的事打听得七七八八,然后将心思动到了阮苏陌身上,想着和阮苏陌套近乎,走起了闺蜜路线。

刘铭义到Q大找阮苏陌的时候,顾安笙正约了她去图书馆借周末要用的资料参考,何熏也在,那是顾安笙与何熏每个星期固定见面的日子。刚到一个转弯口,便看见一个男生正拉住过路的行人问“知不知道有个叫阮苏陌的?大二,学的材料物理。”那时的阮苏陌想,如果名字是一种凑巧,那年级和专业呢?所以她很理所当然地走了过去,手指戳了戳刘铭义的背脊,然后指了指自己。

“阮苏陌,大二,物理材料。”

岂料下一秒,对方却一把将她抱住,兴高采烈地叫了声,“姐妹!我可把你找着了!”阮苏陌被吓一大跳,挣扎着弹开几米远,刘铭义还想上前,却被顾安笙挡了下来。

男生的表情有点冷,其实也没什么,顾安笙平常对陌生人就是那样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说好听点是温文尔雅,说难听点,就是难以接近。他挥开刘铭义伸上前来的手。

“你到底是谁?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

正处于兴奋状态的刘铭义,一看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也有些不悦。那时的刘铭义还不知道,顾安笙,也是同立夏走过了那段青葱时光的人。他学着之前阮苏陌的样子,多加了些傲慢,用手指去戳顾安笙的胸口反问道。

“你又是谁?我又没和你说话你着急个什么劲儿?”

语毕,只听一声惨叫,在场的何熏与阮苏陌都清晰听见“咔”的一声,清脆无比。阮苏陌捂眼,她忘了告诉刘铭义,顾安笙会擒拿手。整个事件发生在几秒之间,紧接着一句仿若宣誓般的话传入众人耳朵。

“我是她的男朋友。”

然后时间都停滞了,空气不会流动了,窒息,压抑。直到大家都反应过来,阮苏陌傻了,顾安笙也傻了,何熏被彻底震懵,余下刘铭义左手握住自己的右手食指,在原地活蹦乱跳。顾安笙没有想到自己会脱口而出这句话,只是看见那个男的拥抱阮苏陌,就感觉心底有成千上万的蚂蚁在啃噬他的心脏,自己并不是崇尚暴力的人,却在那一刻,突然有了想揍人的冲动。

何熏咬住嘴唇,眼里瞬间水汽横生,通红一片,她气得浑身发抖,仿佛积攒已久的怨气突然就爆发出来,再也顾不得形象,拽过顾安笙劈头盖脸就问,“她是你女朋友,那我又是你的谁?!”

此言一出,立即引起了周边行人的侧目,大家都一副看好戏的表情。顾安笙沉默,沉默,只有沉默。良久,见对方没有解释的意思,何熏终于彻底红了眼,像个怨妇般,用眼神凌迟了两人几百遍,才像电视剧里的悲惨女主角,转身跑出校门,招了辆出租车绝尘而去。

顾安笙没用多大的力,所以刘铭义伤势不重,就骨头错了一点位,缓过疼痛回过神来,见情势不对,他小心翼翼地偏过头问阮苏陌。

“你没事吧?”

原本阮苏陌是很讨厌这个自来熟的男人,还和她称兄道妹,可一见刘铭义推波又助澜地,帮她不费一兵一卒将何熏驱逐出境,心下大喜,刚准备给对方一个笑脸,顾安笙却正好回过头来,她立马将上翘的嘴角跨下来,故作嫌恶地问“你到底谁啊?!”刘铭义倒没怎么在意,只不紧不慢地道。

“自我介绍,本人姓刘字铭义,是立夏的同班同学,当然,还身兼她未来男朋友一职!”

这下,方才还很淡定的顾同学都“啊”地一声,阮苏陌也来来回回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刘铭义好几眼,紧接着吐句“你脑子出问题了吧!”语毕,生怕对方是精神错乱似的,拉过顾安笙就开跑。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林斐然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