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楔子

乾隆四十九年,和恭亲王王府的后院里,一个女人,正处于弥留之际。她就是和恭亲王弘昼的额娘,雍正皇帝的裕妃——耿默薇。

“你是个好的,跟了我一辈子,倒是委屈你了。”耿默薇看着眼前也早已是满头白发的绿琴,慢慢地说道。这丫头,跟了自己一辈子,即便是以前在王府中不受宠时也不曾背叛过自己。绿竹,绿珠竹也是个忠心的,只不过前几年便先自己一步去了……

“主子,奴婢不委屈。能伺候主子是奴婢的福分。”跪在床榻前替耿默薇掖了掖被子道:“主子别怕,奴婢很快就来陪着你了。伺候了主子一辈子,还真怕换了旁的人,会伺候的不如意。”耿默薇看着她笑了笑,没有说话。

屏风外跪了一群人,她们或真或假的都在哭着哽咽着。活了一辈子,耿默薇也知道这些人对自己的心有几分真有几分假。这些孙辈的或许还真伤心,但儿子的妻妾们,自从弘昼在乾隆三十五年去世后,她们对自己这个老太婆……罢了罢了

“叫她们都出去吧!”对着绿琴,耿默薇轻声说道。绿琴也知道自己的主子不待见这些人,擦了擦眼泪,站起身向外走去……

看着绿琴向外走去,耿默薇左手颤抖的抚上戴在脖颈间的玉坠喃喃道:“弘昼,儿子,额娘这辈子最对不住的就是你,到了地府,你可还认得额娘?”顿了顿,复而又笑了笑:“我儿最是孝顺了,又怎会不识得额娘呢!”摸着儿子一定要自己戴着的却又不太适合上了年纪的人佩戴的玉坠。耿默薇慢慢闭上眼,很是安详。

谁也没有看到那个玉坠发出了淡紫色的微光。却又瞬间恢复了平静。

待绿琴走进卧室后,看见主子安详的躺着,不由的捂住嘴无声的流着泪。待情绪稳定下来后,派人入宫告知皇帝后便服毒倒在耿默薇的床前。

乾隆皇帝下旨,封耿默薇为纯悫皇贵妃,葬泰陵妃园寝。位列诸妃之上。又念其丫鬟绿琴忠心,准其陪葬。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毛线球儿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