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章 重生之初

昊子见女子正巧笑倩兮的看着自己,一时之间直接呆了。他哪见过这么美的女人,当下直接不知道如何说是好了。

女子见他这样,扑哧一声就笑了,说道:“小哥哥,你就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吧?我真的很好奇呢。”

昊子见女子一直在问自己的名字,更加不好意思了。也难怪,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女人,自然很难不被他吸引。

看见男人看着自己那赤果果的眼光,女子眼中闪过一丝讽剌。以前,记得那个人也曾这么看过自己,可是,现在呢……

想着,她笑了起来。昊子突然见她笑,当下呆了一呆。可下一秒,他就听见那女人说道:“好了,你既然不愿意说,那就别说吧,好了,你去忙吧,我要休息了。”

“……”昊子直接呆住了。不是吧?这女子之前不是还想知道他的名字吗?现在怎么就……

可是,更让他震惊的还在后面。因为没一会儿,他便从刘哥嘴里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消息……

“你说什么?你说里面那女人要被砍头了?”说这话的时候,昊子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正坐着的一脸平静的刘哥,满脸的不敢相信。

也难怪,之前这女子自从进来后,就一直好好的在这里,而且住得也好,所以昊子一直觉得,也许这一辈子他就这样看着女子也好,至少他心里明白,他不可能再遇上一个像女子这么美的女人了……

故现在突然听到这女人要去死了,他心里又怎么可能舍得呢?

刘哥鄙视的看了他一眼才道:“喂,我说,你该不会是爱上那女人了吧?我告诉你,你看上谁都没问题,可是她,你还是免了吧。毕竟那可不是你看得上的女人,别忘了人家是谁……”说着,严厉的瞪了昊子一眼后,刘哥继续喝着酒,吃着东西。就像之前说那么凶的话的人不是他一样。

听见这话,昊子一呆。是啊,这女子本来是皇上的妃子,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失宠,又被扔到牢里来。他本来是知道但愿这样的女子下场都不好,可是因为女子进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都没受到什么苦,更不可能有鞭打什么的,所以自然就忘记了她的身份了。

现在想起,他才明白,是呵,有些女人就像天上的明月一样,不是他能看得起的。可是,要他就这么放弃,他又不太甘心。因为怎么看怎么想,他都是第一次为一个女人动心呢。

想着,他心里郁闷了起来,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是好了。毕竟这样的话,他能怎么做呢?

就在他琢磨的时候,刘哥突然又说话了:“好了,你也别想太多了。有些人既然不属于你,你想太多也没有用。而且她的命更不是你救得起的,所以就这样吧。好了,赶紧来喝酒,喝完了酒,有些事情也就过去了……”说着,刘哥若有所思的看了昊子一眼。

接收到刘哥带有警告的眼神,昊子一瞬间警醒了。是啊,既然那女人不可能属于他,他想再多也没有用了。毕竟不是他的女人,他想了又有何用?想到这,他突然明白了过来,于是点点头道:“是,刘哥你放心,我明白了。”

见昊子终于明白,刘哥点了点头。之后,或者是为了安慰昊子,刘哥狠狠的陪他喝了好多酒,直到把昊子灌醉才罢休……

而他们的话,都被牢里的女子听入耳中。也是,这地方就这么一点大,想不听到对方说话,估计都不太可能。故一听自己就要死掉,女子脸上没有丝毫害怕的样子,相反,她淡定如初,因为她早知道自己不会有太好的下场了……

想着,她一声轻笑,心想自己会变成如今这样,都要拜那男人所赐,可是他……

想着那人现在可能左拥右抱时,女人突然大笑了起来。呵呵,现在居然还想着他?可是他怕是早已经忘记你了吧……

第二天,当昊子还沉浸在梦中的时候,女子已经被拖去砍头了。而临死的时候,她在心里祈祷,如果还有来生,她一定不要再像今生这样活……

……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你快醒醒啊?”

丞相府,某处别院。

正当何诗姗睡得香甜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这么一个声音。她有些郁闷的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的贴身丫头正焦急的推着她,要把她推醒。见状,她郁闷的问道:“又怎么了?我正在睡觉你也吵醒我,你这丫头是活得不耐烦了?”

听见大小姐发飙,丫环双儿第一个反应不是害怕,而是惊呆了。老天,她没听错吧?自家这个一向最温柔的小姐居然在发脾气?天啊地啊,她没发疯吧?

故她看着小姐,问得那叫一个小心翼翼:“小姐,你在发脾气吗?”

废话,她不是发脾气她是在说话吗?拜托,谁在睡觉睡得好好的时候突然被吵醒,都不会有好气好吧?现在这丫头居然一脸怀疑的问她是不是在发脾气?这货活腻了吧?

想着,何诗姗一怒,直接道:“怎么了?你还怕我对你发脾气?”

这话一出,何诗姗突然发现不对。不对不对,太不对了。

可是什么地方不对呢?

她想到这,突然眼睛睁大,脸色也跟着一变。不对,她终于想起那里不对了。是了,她之前不是还被送上断头台被砍了头吗?可是现在她怎么在家里?而且,双儿怎么还在?她不是早在自己被送入牢里的时候,就被活活打死了吗?现在怎么还活着?

想到这,何诗姗看着双儿的眼神就没有之前的凶狠了,而变得疑惑了起来。而双儿见到自家小姐这样子,直接呆住了。她小心的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说着,双儿也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小姐。也是,自从小姐被二小姐推落水后,再被救上来时,就一直没有醒来。她虽然找来了医生,也确定大小姐没事,可是之后大小姐就一直睡着,怎么叫也不醒。本来欢儿想着小姐可能太累,就让她多睡了一会,可是哪知道,小姐睡了一天还没醒来,双儿这就急了,故有了现在这一幕。

可是,她现在却感觉,自己叫的还真是小姐吗?要知道小姐以前别说发什么脾气了,就连大声音说话都不曾,可以说是标准的大家小姐的作派,故突然看见小姐这么凶,双儿才感觉好生疑惑呀。

故她看着自家小姐,自然满满的不解了。

而何诗姗却没有双儿那么闲。只见她坐着想了一会,才起身到处看了看,双儿正在发呆,突然发现小姐起身,也忙跟在了小姐后面。结果她就看见自家小姐像看什么稀奇物似的,围着这里走了一遍又一遍,当下双儿糊涂了,自家小姐这是想干什么呢?

正当她想着的时候,冷不防听见何诗姗一声惊呼。她忙看向自家小姐,就见小姐径直从房间内走到院子里,看着一颗树发起呆来了……

她忙问道:“小姐,你怎么了?”说着,也跟着疑惑的看向那树。可是她怎么看,也没看见这树有什么异样,可小姐为什么就这么看呢?这下,双儿更确定自家小姐变了。

可是,好好的,怎么就变了呢?双儿疑惑……

而这时,何诗姗的脑子已经快被她的惊奇给弄爆炸了……有没有搞错?她明明记得她进宫前,这颗树就已经被拔了,可是怎么还在?还有,她明明记得她昨天才被砍头,今天怎么就在丞相府了呢?

不对,这一切太不对了……

想着,她突然问欢欢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双儿被大小姐突然其来的问题给问蒙了,她看着大小姐,一时不知道要怎么说。而何诗姗一看双儿这样子,知道她被自己吓到,于是放缓了口气,又温柔的问道:“好了,双儿别怕了,我不是没有凶你吗?乖,告诉我,今天什么日子……?”说完,她期待的看着双儿。

双儿一听,下意识的报了一个日期。下一秒,何诗姗一听便瞪大了眼睛,心想不是吧?她不但没有死还不说,她还回到了过去,而且她回到的时间,正是她进宫前的一年……而那一年,她因为是嫡女,爹爹常年在朝里忙,加上母亲过世,所以家里的二姨娘成了继室后,就对自己加倍的亏待,再加上自己在没入宫之前,根本是个温软的Xing子,平常的时候别说发脾气,就连大声说话都不敢,更别说别的了,故也难怪欢欢一听她发脾气,就睁大了眼睛,像看怪物似的看着她了……

这下,何诗姗什么都明白了……搞半天,原来是这样,她居然重生了……

好吧,既然这样,那有些事情就该好好算算了……想着自己临死之前许下的愿望,何诗姗心里满满的都是恨意。她不会忘记,自己爱上了怎么样一个人渣,更不会忘记,正因为他,自己死于非命。也不会忘记,她正是因为他,才从原本温柔的Xing子,变成了后来的火爆脾气。曾经他说最喜欢看她发飙的样子,可后来,却说那根本是在骗她的……

呵呵……

想着,她突然大笑了起来。这可吓坏了一旁的双儿。她愣愣的看着自家大小姐大笑的样子,一时又不知所措了。

好在,这次何诗姗很快便收拾了笑意。正当她看着双儿想要解释的时候,却突然听道:“哟,大姐,你这是在干什么呢?是不是想着明年就可以进宫,所以在这里开心啊?不过我说,你这样也没用,因为只要有我在,你能不能进宫还真不一定呢!”

说话间,一个美貌的少女已经走进了这里。只见她长得妩媚异常,服饰也异常华美,头饰更是一等的华丽。而相对于她,何诗姗的打扮却只能说是稀疏平常。也是,因为她不受宠的关系,所以她的用度都被有心人克扣了不少,自然衣着方面不能和声音的主人,也就是何诗韵相比了……

一听这阴阳怪气的声音,何诗姗便知道,这声音正是自己那讨厌的二妹,也是二姨娘所生的女儿,何诗韵。想着自己当初就是因为她而失宠,继而死去非命的时候,何诗姗眼里飞快的闪过一丝恨意。

可她明白,现在自己什么也没有,连爹爹受二姨娘吹枕边风的影响,对她也有意见,故想也知道,她现在如果和何诗韵翻脸的话,自己会有多惨了……

想着自己那个表面温柔,可内心狠毒的二姨娘,何诗姗脸上闪过一丝讽剌。之后她便换了一副柔弱的口气道:“妹妹怎么能这么说呢?做姐姐的也不过是因为想到高兴的事情才笑而己,妹妹可别误会。”说话的时候,何诗姗把头给弄得低低的,活脱脱就是昔日里那个害怕何诗韵的丞相府大小姐……

而一旁的欢儿更是从何诗韵一进来,就低着头,完全不敢说话了。她知道,在二小姐面前,她这个丫头是没有说话的份的,甚至连头都不能抬,不然的话,天知道二小姐会怎么对她……

可是一听旁边大小姐的话时,双儿就忍不住抽搐了。不是吧?之前大小姐不是还一脸凶狠的样子吗?怎么一遇到二小姐,又变得那个胆小的样子了?真是搞不懂……

不过一想到自家小姐以前就是这么对二小姐的时候,双儿又释然了。是啊,现在府里当家的正是二姨娘,而二小姐正是二姨娘的亲生女儿,是府里上下都要巴结的人,故谁敢得罪她呢?大小姐自然也不可能例外了。毕竟大小姐除了是嫡女的身份外,可什么也不是呀……

想着,她只能继续乖乖的低着头,同时把耳朵竖得高高的,就是为了能得着大小姐和二小姐的对话,以在必要的时候,保护自家小姐了。毕竟怎么说,到底还是个柔软的Xing子啊……

就在双儿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听见何诗韵恼羞成怒的说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一听二小姐这带着怒意的声音,正在胡思乱想的双儿一下子清醒了。她忙抬起头看向何诗韵,就见对方正一脸怒色的看着何诗姗,就像是她做了什么伤害何诗韵的事情一样……

“这是怎么了?”双儿看到这情况,心生不解,可又找不到人问,只好继续看着两人,在思量着是怎么回事了。

这时,就听何诗姗说道:“二妹妹别生气嘛。姐姐也知道,二妹妹一直想进宫,所以甘心把这个进宫的机会让给二妹妹,可二妹妹怎么就不高兴呢?”说完,何诗姗柔弱的看着何诗韵,可是只要细细一看,就会看见她眼睛底下正闪耀着一股狡黠。

一听这话,何诗韵的银牙都要咬碎了。这女人的话根本就是在故意气她嘛。要知道能有机会进宫的,都是各府的嫡女,什么时候轮到庶女了?故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就算是她娘亲现在是这个府里的正室,同时也是府里当家的,可也没办法让她进宫了。

是啊,她承认她真的想进宫,毕竟能进宫得到皇上的宠爱,那会是多么大的荣耀。可她只要一想到这个机会自己不能得到,却让样样不如自己的何诗姗得到时,她心里都恨得要死了。

可是,她除了恨外,也没有了别的办法。因为她清楚,能有机会进宫的,都必须是嫡出的,庶女是完全没有机会的。而除非是何诗姗死去,不然她是没法坐上嫡女的位置的……

想着,何诗韵心里暗恨,她心想着昨天晚上明明趁着双儿被自己找来的人支开,趁机对正在府里院子里湖旁的何诗姗下手,把她推入湖里,本以为不会游泳的她是死定了,可没想到,一个晚上过去后,她居然被救起来,还活了过来……

正是因为这样,何诗韵一个不淡定,冲到了何诗姗这儿。本来她是想着就算淹不死何诗姗,好歹自己也能说几句话气死她,可哪知道,她还没开什么口,自己已经被何诗姗一句话给气得内伤……

何诗韵瞪着何诗姗,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此时,就突然听见一个女声道:“你们在干什么?”

这话一出,何诗姗和何诗韵同时向说话的人看去。当看清来人时,何诗韵脸上出现喜色,忙道:“娘亲!”

何诗姗看见这女人出现的时候,脸上闪过了一丝厌恶,原因正是因为这女人正是何诗韵的母亲,也正是一向看自己不顺眼的二姨娘。

故这一看,估计二姨娘正坐着没事,听说自己的女儿在自己这里被碰了钉子,所以母女两一起欺负到她头上来呢?

呵呵。这如果是以前,何诗姗可能就让自己被她们欺负了,可是现在,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任打任骂的何诗姗了。进宫的这几年,她学会最多的就是保护自己。虽然不敢说什么攻于心计,但是自保的心计,她还是有的……

故她马上恭敬的行礼道:“二娘好。”

这话一出,不仅是何诗韵,就连二娘,成莲心,也直接呆住了。她不敢置信的看着何诗姗,还真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不是吧?这女人居然和自己问好?有没有搞错?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筱岚岚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