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六章作贼心虚

看见管家那心虚的样子,何诗姗心里冷笑,心想定是管家有些害怕,故和自己让步了。但是可千万不要以为这样的话,何诗姗就会把前面的事情一笔勾消,那完全是不可能的。

可能连管家都不记得,她是怎么帮着二娘来欺负自己的。记得当初二娘恨她恨得要死,每次都想办法来找她麻烦。而每当这个时候,管家总是冲在最前面,想着办法来帮忙折磨自己了。

故她在想起这一切后,就发过誓,一定要让管家好看,但那是得等自己有能力以后,没能力的时候,就先忍着吧!

想着,她一笑。此时就听管家道:“大小姐请放心,奴才一定想办法在一个月内帮双儿姑娘搞定一切。大小姐就放心吧。”

见她说得肯定,何诗姗点了点头。之后不久一切总算搞定后,管家便带着下人准备走人了。

可哪知道,刚走没几步,就被追出来的双儿拦住了:“大小姐说,管家娘子你好象有什么东西掉在那儿了,希望你过去拿呢。”

一边说这话的时候,双儿一边就在心里责怪自己家的大小姐。大小姐明知道管家以前是如何欺负她的,现在还处处为管家着想,这都算是什么事情嘛?

可是,她只不过是个下人。虽然大小姐说把她当家人,但是主仆有别,是双儿早就知道的事情,故虽然心里腹诽着,双儿还是乖乖的过来了。

可是……她心里怎么就这么不舒服呢?

于是,等到管家离开了何诗姗那儿,双儿才郁闷着一张脸出现在何诗姗的面前。见到她这样,何诗姗笑了,说道:“你怎么了?”

这话一出,双儿竟大着胆子瞪了何诗姗一眼,才道:“小姐,你也太好欺负了。你忘了,以前管家是怎么同二姨娘还有二小姐一起欺负我们的?你还把那么多好东西送给她,真是……”说着,她不觉得委屈了起来。

是呵,她不会不知道,何诗姗把管家叫回来,就是为了给她东西的。所以双儿为了不给大小姐添堵,只好找地方躲了起来。可是这心里自然是难受至极了。

听到她这话,何诗姗知道双儿这是误会了。于是忙说道:“你别生气。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用意,你以后就会知道了。放心,我答应你,欺负过我们的,我都不会让她们好过,但是现在我们没能力去做什么,只能先忍耐,你明白了吗?”

一听原来是这样,双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她看着自家小姐认真的样子,突然多了一些信心。于是她马上说道:“小姐你别生气。双儿明白了,以后双儿再也不会这么任Xing,给你添堵了。”说完,双儿的眼泪都要落了下来……

见双儿如此,何诗姗无奈的笑了。

只听她道:“双儿,你放心,你为我好,我怎么会怪你呢?只是你要记得,以后我做什么事情都是有我的理由的,你如果不懂就直接问我就好,千万不要再这么生气了,明白没?”

双儿点头道:“小姐放心,我也不敢生小姐的气,只是替小姐不值了。”说完,她不好意思的笑了。

何诗姗摇头道:“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说,你如果不懂得收拾自己的情绪,是会吃亏的,明白吗?”

双儿见状摇头道:“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双儿不明白呢?”

见双儿不明白,何诗姗叹了一口气后解释了起来。之后双儿才明白,原来何诗姗是怕她不懂收拾情绪,万一被人利用的话,不仅是她自己,就连何诗姗也会跟着倒霉的!

一听原来是这样,双儿出了一身冷汗。她忙道:“小姐我知道了,抱歉,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何诗姗这才笑道:“这就对了。你放心,我会让她们付出代价的,不过不是现在,你慢慢等就好。”

双儿点点头,没有再问下去。本来她还不放心自家小姐,可现在看来,自家小姐竟是有办法多了。想着,她不禁有些佩服小姐起来……

看着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己的双儿,何诗姗笑了起来。可是她的心里却有些沉重了……

本来在前世的时候,因为和双儿的感情不深,加上她前生又刁蛮任Xing,没少欺负双儿,故当双儿死的时候,她也没多伤心。可现在不一样,现在她和双儿是互相关心,那样,就意味着她在报仇的时候就多了一项弱点,这可实在不是好事啊……

可是想着双儿对自己的一片心,何诗姗又坚定了心意。是了,她好不容易遇上双儿这么一个贴心的人儿,她求都来不及,又怎么可以赶走呢?想着,她对双儿就更加怜惜了起来……

于是,就这样,何诗姗坚定了报仇的心态之余,也想着要保护双儿。只是要怎么保护双儿,这对何诗姗来说,还真是一个难题了……

之后,因为丞相的保护,何诗姗的日子比以前好过多了。相反,倒是二姨娘,日子却没那么好过。她自从被丞相训过后,就不像以前那么受宠了。相反,丞相去三姨娘甚至四姨娘房里的日子反而更多了……

这就导致本就看不惯二姨娘作风的三姨娘与四姨娘都得瑟了起来。她们仗着自己得宠,曾经多次找二姨娘的麻烦。二姨娘表面上谦让,心里却恨得不行!

这天晚上,在自己房中时,二姨娘恨恨的打翻了自己房里的好多东西。幸好此时夜深人静,加上她的房子又是紧闭的,所以倒也没多少人知道她在发脾气。

可何诗韵却是除外。此时,她正在二姨娘的房里,和着二姨娘一样的表情。自然让她们变成这样的,除了何诗姗也没有别人了!

“娘,你看爹爹,今天有那么好的东西居然都让给那个臭女人,居然都不给我一份,娘,你可要给我做主啊!”何诗姗越想越气,故哭诉道。

她如果以为二姨娘这次会像之前一样哄着她的话,她就大错特错了。因为这话一出,二姨娘就瞪了她一眼,之后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二姨娘已经一个大嘴巴打了过来,当场把何诗韵给打蒙了。

何诗韵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满眼的不敢相信。是了,她什么时候见过二姨娘这样子,当下直接呆住了。过后才怯怯的问道:“娘,你这是怎么了?”

二姨娘犹自恨恨的看了何诗韵一眼。见她这样,何诗韵一缩脖子,有些纳闷了:“娘,你怎么了?”

二姨娘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才道:“还不是你给闹的?”

一听这话,何诗韵更是不解,于是问道:“怎么了?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说完这话她才意识不对,是了,平常的时候娘亲都不会这样子,她突然这样子,一定是因为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果然,这话一出,就听二姨娘道:“是啊。现在我们母女俩可真要学会夹着尾巴做人了,你懂不懂?所以现在你还和我哭诉,你以为我还像以前那样受宠吗?现在你爹已经不待见我,连你三姨娘四姨娘也敢骑到我头上来。你说,这种情况下,让我怎么帮你?”说完这话,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神情显得十分忧伤。

一听原来是这样,何诗韵呆住了。她才明白原来情况是这样,当下慌了起来。只听她道:“娘,那咱们怎么办啊?难道就这么被欺负吗?”说完,她想起自己对何诗姗所做的一切,心里有些怕怕的了。

她知道,就凭何诗姗现在受丞相的关注度,她完全都有可能借此机会来整她们。以前她娘是大夫人,她还可以借此狐假虎威一下,可现在连她娘亲都不受宠了,她再想借此来欺负何诗姗的话,怕就没那么容易喽!

所以想着,何诗韵又怎么可能不害怕呢?

而这时,就听二姨娘一声叹息道:“没怎么办,眼下这情况,已经是无可奈何了。你爹生我的气,又不待见你。咱们眼下,除了受些气外,还真没有别的办法。至于以后,以后再说吧!”

一听连娘亲都这么说,何诗韵有些绝望了起来。是了,她只要一想到自己有可能会被何诗姗欺负回来,她就有些怕怕的。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何诗姗已经今非昔比了吗……

想着,她郁闷了起来……

成莲心看着何诗韵,只能无奈的叹气。是呵,哪个做母亲的不心疼自己的女儿呢?可眼下这情况,她自身都难保了,又怎么可能保护她的女儿?所以除了让这丫头受一点欺负,长长心外,她又能如何?

可是看着自己女儿这样子,做母亲的到底也不忍心,于是又说道:“不过你放心,就算咱们被欺负,也不会太久。毕竟你爹还是你爹,只要你乖乖的,做些事情讨他欢心,咱们的日子就不会太糟糕,你明白了吗?”

一听这办法,何诗韵眼前一亮,赶紧点了点头。见这孩子明白,成莲心也无奈的笑了,心想眼下除了走一步看一步外,也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

而对于成莲心母子的情况,何诗姗自然是知道得一清二楚。这点都归功于双儿。双儿平常没事的时候就最喜欢打听各家长短,以说给自家小姐听,故当她听到这么一个消息,怎么可能不赶紧传给何诗姗听呢?

何诗姗听完后,只是淡淡的一笑,并不说话,见状,双儿急了,说道:“小姐,你看,眼下这么好的机会,咱们可不能错过啊,小姐,你看,咱们要怎么做呢?”说完,双儿急切的看着何诗姗。

听见双儿的话,何诗姗笑了笑,一副显得没有兴趣的样子。见状,双儿更急了,说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这么好的报仇机会你都不要了吗?小姐,你……”说着,双儿说不下去了,双眼委屈的看着何诗姗。

见她这样,何诗姗笑了笑才说道:“你以为你想到的办法,二娘她们想不到吗?”

听到何诗姗冒出这话,双儿有些不解了。她看着她道:“小姐,你这话的意思是?”

何诗姗一笑,道:“你要知道,现在正是二姨娘失宠,所以越是这样,反而越是威胁,明白了吗?”

双儿纳闷的摇摇头,老实说小姐说得太高深,都不是她能听懂的。所以她老实的摇头后又问道:“小姐的意思双儿都听不懂呢。”

因为已经知道双儿的笨,所以何诗姗倒也没有太大的失望。只听她道:“当然,你不明白也是正常的。其实越是这个时候,我们就越要小心。因为现在我们看似占了上风,可是,却不是一定的,因为二娘以前能有本事让爹爹一直宠着她,就自然有她的过人之处。所以她眼下看似失宠,可是焉知不会复宠呢?故当她复宠的话,第一个要整的大约就是我们。而我们现在怎么整她,她到时候就会怎么整我们,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双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道:“双儿明白了。可是双儿不懂,既然小姐怕二姨娘失宠害我们,那我们可以想办法不让她得宠啊?”说完,她不解的看着何诗姗。

何诗姗摇摇头道:“不,这个办法看似好,但是隐患颇多。一来她大可以借我们这话来向爹爹挑拔,说我们因为怕她得宠,所以处处针对她。你想,如果这话传到爹爹耳朵里,我们会怎么样?”

一听这话,双儿睁大了眼睛,说道:“小姐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们这么做了,丞相就会讨厌我们,对吗?”

何诗姗点头道:“是啊,这就是我的意思。所以我才说,越是这样,我们越不能轻举妄动,因为一个搞不好,我们没报成仇还不说,还反而被人给整了,你觉得这样划得来吗?”

双儿老实的摇头。见她如此,何诗姗才点头道:“这就对了。所以呢,我们现在静观其变就好。反正除了我们,也有的是人怕二姨娘复宠,所以与其我们急,倒不如静观其变,明白没?”

何诗姗这话一出,双儿立即恍然大悟。是啊,比起她们,三姨娘和四姨娘只怕更怕二姨娘复宠呢。毕竟二姨娘现在是府里的夫人,也是正室,本身就有管家之权,即使现在失宠了,可管家权还在她手里。只要她没失去这些,想再得到丞相的宠爱,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所以……

双儿马上点头道:“我明白了。小姐,那咱们就安静的看好戏吧。”说完这话,双儿狡黠的笑了起来。

何诗姗看着她笑,摇了摇头,心想还是双儿好,无忧无虑的,可她呢?唉……

想起过一段时间的宴会,何诗姗心里就不安。因为感觉告诉她,这个宴会很有可能会出什么事了……

而之后,果然就像何诗姗所说的那样,三姨娘和四姨娘为了防止二姨娘复宠,都想着办法讨好丞相。不仅如此,她们还联合起来找二姨娘的麻烦。因为丞相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故虽然成莲心被欺负得惨兮兮,她却也只能忍着了。

可她忍得了,有人可忍不了。这人自然就是何诗韵。也是,她什么时候见过自己的母亲被欺负成这样?所以这不,当她再一次过来看母亲,却正巧遇到三姨娘和四姨娘来找麻烦的时候,她直接怒了。

当下,她命人把三姨娘和四姨娘都打了一顿。而碍于何诗韵是二小姐,而她只是小小的姨娘的关系,三姨娘和四姨娘把这口气给忍了下来,可回头就告到丞相那儿去了……

对此,成莲心虽然也知道女儿是为了她好,可终究忍不住叹息。因为表面上看,何诗韵是为了自己的母亲出了口气,却不知道这口气一出,以后的麻烦会更大了……

当丞相找二姨娘的麻烦传到何诗姗的耳朵里时,她笑了笑,却没当回事。这让满心想去看热闹的双儿纠结了:“小姐,你怎么不去看看啊?那里想必现在很热闹呢。”说完,双儿只是想想,都觉得十分开心。

听到这话,何诗姗似笑非笑的看了双儿一眼才道:“你觉得很好笑是吗?”

双儿看见自家小姐一脸开心的样子都没有,有些疑惑了。只听她问道:“难道我不该开心吗?”

何诗姗摇了摇头道:“不,你继续看下去就会知道,这场热闹远没有你说的那么简单,毕竟你以为成莲心那女人是傻子吗?”

听见自家小姐居然直呼二姨娘的名字,双儿呆住了。她自然知道二姨娘的闺名,却从来没敢叫。现在这名字就这么从自家小姐嘴里冒出来,双儿却从最初的一呆后,很快便坦然的接受了。

只是她不过是小小丫环,自然不能直呼二姨娘的名字。于是她道:“那小姐的意思是……?”

何诗姗摇摇头道:“我也说不好。反正这次的事情不会如三四姨娘所愿的。她们还是太过年轻了!”说完,她叹了一口气,竟是再不说话。

见她如此,双儿识趣的退了出去。可她一想到二姨娘那边的热闹,又越发的忍不住。想了想,她觉得反正现在小姐也不会需要她打扰,再加上她也想看看后,就跑走了。

里面的何诗姗自然知道双儿离开的事情,她只是摇了摇头,也没有再多想,便继续自顾自的做起自己的事情来了……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筱岚岚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