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七章无可奈何

之后果然就如何诗姗所料的那样,三姨娘和四姨娘都没能成功的扳倒二姨娘。不但如此,她们还被丞相给骂了一顿,让她们好不容易得到的宠爱,就这么消失了。

两人自然都不甘心,可是经此一事,她们也都感觉到,这个二姨娘并不是她们想像中那么好对付的,遂都安静了下来。

而之后,二姨娘果然又复宠了。虽然谁都不知道她是用什么方式复宠,可是何诗姗却知道,只要二姨娘娘家在的一天,她就不太可能会倒的……

毕竟二姨娘的家族,可是一个名门旺族啊……

这天,二姨娘在自己房里见到了她的嫂嫂。成莲心还在闺中时,就和这个嫂子的关系十分好,甚至就连其家人都开玩笑说,她们像亲姐妹一样呢。

故当成莲心心里有委屈的时候,自然更偏向于向嫂子说了。故这不,当着嫂子的面,成莲心把自己是如何被何诗姗所算计,被丞相处罚以至于失宠的事情,都和嫂子说了一遍。

其嫂子何安媛闻言一呆,像是没想到成莲心会这样似的。她想了想才道:“那你决定怎么办呢?”

成莲心知道,虽然嫂子和自己关系好,但是她本Xing是个十分善良的人,所以倒也没希望她帮自己多大忙。闻言,她愣了一下才道:“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我只知道我快郁闷死了。就这么被那死丫头给压在我头上,你可知道我有多恨!”说完,可怜兮兮的看了何安媛一眼。

何安媛对此只能抱以同情。毕竟正如成莲心所想的那样,何安媛本身是不喜欢做这些的。在她看来,能好好的活着,活得开心就够了,争来争去干什么呢?

故她为此没少劝成莲心,可每每成莲心都是左耳进右耳进,于是时间长了,何安媛也懒得再劝了。可到底是她的妹妹,她又怎么能不管呢。

于是,听了成莲心一会唠叨后,何安媛好好的安慰了她几句,这才回了家。回家后,她把这事告诉了自己的丈夫,成莲心的哥哥,成奎安。

成奎安一听宝贝妹妹居然被欺负,肺都气炸了。成莲心毕竟是她的亲生妹妹,和她是一个母亲生的,自然感情十分要好。故当下,成奎安都想冲过去教训何诗姗了。

可是却被何安媛拦住了。只见她嗔了他一眼才道:“你这么大的人还和一个小女孩计较,你害羞不?”

坦白说,成奎安什么都不怕,就怕自己的老婆生气。所以一听这话,他什么火气都消了。他不安的看了何安媛一眼才道:“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能让我就这么看着我妹妹被欺负,我不管吧?”说完,他无辜的看了何安媛一眼。

何安媛看了看他,摇摇头道:“你啊,现在这事急什么?你想,何诗姗现在就快是要出嫁的人了。万一你欺负她了,被她记恨在心里,又万一她以后嫁的人家的势力比我们还大的话,你不是仇没报到,还惹得一身的骚?”

一听这话也对,成奎安当下无话。见状,何安媛这才叹了口气道:“好了,咱们先把这事给压下。反正如果那女人真的再过分,我也是不会放过她的,这总行了吧?”

成奎安一听这话,这才点了点头。是了,他知道何安媛自从嫁进来,就和成莲心的感情最好,怎么可能对她不管不顾呢,故他憨憨的笑了,惹得何安媛直摇头。

于是,何安媛过两天再去看成莲心的时候,就把自己心里所想都告诉了她。一听这话,成莲心心里一亮,当下另有了打算……

于是,之后的何诗姗倒是过了几天平静的日子。对此,何诗姗心里自然有些奇怪,可也没有多想。对她来说,只要能平静的过日子就够了,别的她是不想多想的。

可是她不多想,却不代表双儿不会多想。事实上,自上次的事情后,双儿心里就一直不安,总感觉会发生什么大事似的。

可是她又不敢把这话告诉何诗姗。如果万一小姐不相信她,她好心都没好报。所以这种情况,双儿华丽的纠结了,都不知道怎么办好……

而何诗姗自然见到双儿一脸纠结的样子,她也尝试过询问原因,可每每都被双儿摇头给打发掉。见双儿不肯说,何诗姗也懒得再问,心想有事这丫头自然会说的!

于是,时间慢慢的就到了举行宴会的那天。虽然这次的是家宴,但是小妾什么的一般是不能参加的。故去宴会的,除了丞相外,就是当家夫人成莲心和何诗姗了。

本来何诗韵是不能参加的,毕竟是庶女。可是因为成莲心的关系,最后何诗韵还是来了。对此,丞相虽然心里不舒服,可脸上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见状,本来还有些不安的何诗韵高兴坏了。她本来自从上次失宠后,整个人就在丞相面前乖巧多了。虽然心里仍然恨何诗姗恨得要死,可她知道,自己在一天没有能力扳倒何诗姗之前,她就一天都要小心了。

故这次的她,没有了之前的锐气,而变得乖巧无比。见她这样,何诗姗心里一阵冷笑,心想她就装吧,总有她泄底的一天。

而之后,宴会举行不久,便有人因为看腻了府里所请来的歌妓跳的舞,提议另选择人跳舞。何诗姗本来没当回事,却不曾想,居然有人指明她来跳舞……

听到这话的何诗姗直接呆住了。拜托,她还真不会跳舞啊,这下要怎么办好?她急了……

可是在看到二娘成莲心那得意的神色时,何诗姗却明白了一切。她知道,自己是被二娘给设计了。想着,她心里一怒,脸上却不动声色。

只见她略微对在座的客人一福后才道:“抱歉各位,小女子并不擅长歌舞,可能会让各位失望。所以就由我的妹妹,何诗韵来给各位献上一舞,大家看如何呢?”

这话一出,众人的脸色各异。

坦白说,早在有人提出由何诗姗来跳舞的时候,各人心里都有着期待了。只因为这何诗姗是传说中的才女,据说好多都会,包括跳舞,写字,还有什么琴琪书画,她样样精通,所以众人心里自然有所期待了。

此时一看这何诗姗居然拒绝跳舞,大家心里自然都有些不舒服。可是因为何诗姗拒绝得十分得体,各人自然不好强人所难。此时一听何诗韵也能跳后,大家纵然有些失望不是何诗姗,却也答应了。

可是何诗韵却直接愣住了。因为她也同样不会跳舞……

而且她还是真的不会跳。因为她的身体天生柔软度不足,所以没法学跳舞。而这一点,一直都是她一生的痛。

现在这一点居然被何诗姗这个臭女人给掀出来,何诗韵心里更是恨得要死。她瞪了何诗姗一眼,心想改天有机会,一定要把这个臭女人给整死。

而何诗姗只是好整以瑕的回视着她。对于何诗韵的反应,她根本是心里有数,自然也不会怕她。而她同样也清楚,就算没有今天的插曲,她也是迟早会被何诗韵给整的。

只是她已经今非昔比。以前她会被何诗韵整,现在还真不一定呢。

所以对于何诗韵的瞪视,何诗姗并不以为意。不仅如此,她还拿着酒杯,对着何诗韵遥遥一敬,更是把何诗韵给气得发疯!

但是,她自然不可能像何诗姗那样直接拒绝,因为本来今天的宴会她就没有份参加,是她母亲不想她错过什么如意郎君,这才让她抛头露面,为的就是如果能有人看上她,她以后的好日子也就不愁没有了。

故现在,何诗韵知道,自己就算再害怕,也是不可以拒绝的。因为这正是展现她才华的时候,而且重点是她一直都觉得自己没有什么比不上何诗姗,没理由让那女人专美于她前了!

故她一咬牙,还真点点头道:“如此,小女就献丑了!”

这话一出,旁人自是鼓掌以视鼓励。可是成莲心和丞相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了。只见丞相瞪了成莲心一眼,像是认定了这事情就是成莲心给弄出来的。

成莲心无辜的看了丞相一眼,心想她怎么知道会有这种情况?虽然她确实有想过要让何诗姗出糗,可是她更清楚,如果她这样做了,不管何诗姗能不能顺利过关,都瞒不过丞相。

而且她好不容易复宠了,才不会笨到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找什么事情呢。毕竟万一丞相怀疑的话,她还是会倒大霉。所以她看着丞相的眼光那叫一个无辜。

看着自己新上任的正室一脸无辜的样子,丞相心里的怀疑打消了大半。正如成莲心所料到的那样,在听到有人居然让何诗姗来跳舞的时候,丞相第一个反应是就这肯定是成莲心搞的鬼!

可是现在一看她这样子,他心里这个肯定消失了大半。可是一看目前的情况,他又急了。

毕竟两个女儿都不会跳舞,这可怎么办好?要知道现在这个宴会虽然看似是家宴,可是宴请的有好多都是在朝上的老臣。说穿了,今天这个宴会就是一种联谊的宴会,顺便把自己两个女儿给嫁出去的……

故一看这情况,他心里急得不行,却又无可奈何。

而就在这时,何诗姗却突然开口了。只听她道:“爹爹,不如这样吧,就让诗韵妹妹弹琴,我轻吟一首诗,给大家助助兴,爹爹看呢?”

这话一出,丞相脸上当下一喜。可正待他准备开口的时候,却又听之前那个提议何诗姗跳舞的声音道:“大小姐就甭客气了。谁不知道你好多才艺都会,跳舞更是难不倒你。现在何必放着这么好的机会不跳呢?毕竟这在场的,可都是你爹的贵客啊。”

这话一出,何诗姗和丞相对望了一眼,两人都听出,这人表面上是想看她跳舞,但其实是来找麻烦的。故何诗姗一笑,道:“不好意思,虽然我虽然会跳舞,但是我娘亲在世的时候也说过,这舞不是能随便跳给人看的。至少我是不可能跳的,故抱歉,我实在跳不了!”

这话一出,丞相点点头。确实,他也知道何诗姗的母亲有说过这话,记得他当时也在场,他也是答应的。故他不好意思的笑道:“是啊,诗姗确实不方便跳舞,大家就别勉强她了。”

这话一出,把之前听到那人的话,还为之一喜的众人又郁闷了下来。可是当着丞相的面,自然不好太拂他的面子,故众人虽然心有不甘,可也只得答应下来。

于是,就如何诗姗所说的那样,她和何诗韵一起合作了一下。而之后,因为她吟的诗是她自己所创作,这一点已经让人众人惊才了一把,又加上何诗姗念诗的时候,样子十分动人,故众人这才发现,何诗姗原来是个大美女呢。

对于众人的夸奖,何诗姗并不以为意。对她来说,美貌不过是外在。前世的时候,她不就是仗着自己貌美,所以对帝王十分娇纵。可那又如何?他宠她的时候是真的宠她,可一旦无情,她也不过就是一个宠物,说死就死了……

故这一世,何诗姗不再打算用自己的美貌来为自己谋求什么。毕竟对她来说,如果不能做到自己想要做的事,有没有美貌又有什么作用呢?

故就这样,在何诗姗不为所动,何诗姗却妒忌得要死的情况下,何诗姗的才名已经被人所周知。而这消息,当天晚上就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

当听到丞相府里的千金居然如此多才多艺,而且还号称只跳舞给一个人看的时候,当今皇上,章博延心动了……

只听他问道:“你说,这何诗姗的才艺当真如此了得?”

在皇上面前的,正是他的得力主管,也是宫里的太监主管,陆公公。他一听皇上如此问,马上说道:“当然是真的。听说那位丞相府的大小姐十分漂亮,很让人惊艳呢。相信皇上看了,也会喜欢的。”说到这里,陆公公小心的看了皇上的脸色一下,见对方没有怒色,这才放心下来。

章博延早把陆公公的样子看在眼里,他心里暗笑,脸上却说道:“原来是这样,如此,朕倒想去见见这位姑娘了。”

一句话,说得陆总管大惊。只听他忙道:“皇上切莫着急,要知道你可是一国之君,想见谁,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情。可千万别为了满足好奇心,而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啊!”说着,他冷汗都要下来了。

也是,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皇上如此任Xing,自然很难不担心了。

而对于陆公公的担心,章博延却不以为然。他虽然确实对何诗姗好奇,可也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做的。比喻冒着出事的风险出宫去看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子,可是,他这心里怎么就痒痒的呢?

想着,他叹了一口气,说道:“那你说怎么办?难道朕就这么放着佳人不看吗?那不是朕的作风啊!”

听到这话,陆公公的冷汗都要下来了。有没有搞错?皇上谁不好看上,却看上那位丞相府的千金。其实他有一句话还没来得及和皇上说,那就是那位千金小姐虽然多才多艺,可是为人却极不好亲近。皇上如果看中了她,怕是要给自己找气受了。

可是,这话他自然不可能当着皇上的面说出来。因为一来皇上未必会相信。二来,他也觉得不太可能,毕竟章博延再怎么样也是皇上,还有人敢不卖皇上的面了?坦白说他还真不信!

故他看着皇上,一时纠结了起来。看样子,就连这个经验丰富的陆公公,此时也纠结得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两人一时无语。良久,还是章博延先开口了。只听他叹了一口气道:“也罢,为了让太后不至于不高兴,朕还是不去看了。不过,今年的选秀,丞相府的大小姐一定要在,不然后果你知道的……”

听到皇上这略带威胁的话,陆公公心下了然。他知道,皇上这是看上了丞相府大小姐的节奏啊……

不过也罢,反正只要皇上愿意,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故没两天,丞相府就接到了何诗姗要入宫选秀的消息。当这消息传到成莲心和何诗韵的耳朵里时,两人都气疯了。凭什么?凭什么何诗姗可以参加选秀,她何诗韵却不可以?难道就因为一个是嫡女,一个是庶女吗?

为此,何诗韵在房里大发脾气。她把所有的东西都给砸了,嘴里还把何诗姗给骂了个遍。而成莲心意识到不对,赶到女儿房里时,看见的就是正在发飙的何诗韵了。

一看到她这样,成莲心心里直叹息,嘴上却把何诗韵给叫住了。何诗韵听到母亲的叫唤,才发现她已经过来,当下停止了手里的动作,不安的看向母亲。

成莲心见她看向自己,不由分说的就把她拉了过来,一巴掌打了过去。当下,直接把何诗韵给打蒙了。

她摸着自己被打痛的脸,带着不敢相信的眼神看向成莲心。她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被成莲心这么打呢?

看着女儿不敢相信的眼神,成莲心心里也很痛,可她知道,她必须要这么做了,不这样的话,万一让丞相知道何诗韵发飙的事情,她们母女俩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筱岚岚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